【文化講堂】肝膽相照,譜寫「知己」(下)

中華五千神傳文化大系列之點睛傳統(5)

2011-06-16 23:28 作者: 千載雪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二,肝膽照「知己」

此時的他真的養成了「濟世之才」,學就了「安民之業」,那時候左伯桃已經快上五十年紀,因鑒於當時在所有的諸侯中行仁政者少,恃強霸者多,所以一直沒有做官的念頭,後來聽說楚元王慕仁為義,遍求賢士,乃攜書一囊,辭別鄉中鄰友,逕奔楚國而來,迤邐來到雍地,時值嚴冬,雨雪霏霏,再加一陣陣如刀如刺的狂風,左伯桃走了一天,衣裳都濕透了,勉強忍住寒冷前進,看看天色漸漸黑了下來,遠遠望見遠處竹林之中,有一間茅屋,窗中透出一點燈亮來,伯桃大喜,就跑到這茅屋前去叩門求宿,屋裡走出一個書生來,四十四五年紀,知道了左伯桃的來意,便一口歡迎他進屋去。左伯桃進得屋內,上下一看,只見屋中傢俱簡單,而且破陋不堪,一張床上滿堆了一些書卷,左伯桃請教那人姓名,知道是羊角哀,也是自小死了父母,平生只愛好讀書,想救國救民的人,二人三言兩語,便十分投機,大有「恨相見之太晚」的意思,萍水相逢的他們,便結拜做異姓骨肉。 願同苦,同達(做官的意思),守信,愛仁,一生,不悔。

左伯桃見羊角哀一表人材,學識又好,就勸他一同到楚國去謀事,羊角哀也正有這個心思。一日天剛放晴晴,兩人便帶了一點乾糧往楚國而去。

曉行夜宿,自非一日,看看乾糧將要用盡,而老天又降下大雪來,左伯桃兀自思量,這點乾糧,若供給一人受用,還能到得楚國,否則兩個人都要餓死。他自己知道學問沒有羊角哀的淵博,更何況,他心中銘記著隱士的那些話語。便情願犧牲自己,去成全羊角哀的功名。想罷便故意摔倒地下,叫羊角哀去搬塊大石來坐著休息。等羊角哀把大石搬來,左伯桃已經脫得精光,裸臥在雪地上,並在雪地上寫下:守信、愛仁。不一會而寒冷的天就把他凍得只剩了一口氣。羊角哀大慟而號。左伯桃叫他把自己的衣服穿上,把乾糧帶走,速去求取功名。言畢死去。

羊角哀到了楚國得由上大夫裴仲薦於元王,元王召見羊角哀時,羊角哀上陳十策,元王大喜,拜羊角哀做中大夫,賜黃金百兩,綢緞百匹。羊角哀棄官不做,要去尋左伯桃的屍首。

羊角哀把左伯桃的屍首尋著之後,給左伯桃香湯沐浴,擇一塊吉地安葬了。羊角哀便在這裡守墓。

左伯桃的墳和荊軻墓相隔不遠,相傳荊軻因刺秦王不中,死後精靈不散,見左伯桃葬在他的旁邊,鬼與鬼便起了糾紛。一夜:羊角哀夢見左伯桃遍體鱗傷而來。訴說荊軻的凶暴,羊角哀醒來之後:提劍到左伯桃墳前說道:「荊軻可惡,吾兄一人打不過他,讓小弟來幫你的忙罷。」說罷,自刎而死。是夜:狂風暴雨,雷電交作,隱隱聞喊殺之聲。天明:荊軻的墳爆開了。

這消息給楚元王知道之後,給他們建立了一座忠義祠,勒碑記其事,至今香火不絕。

後記:常言道:「士為知己者死。」也許兩個人萍水相逢,就是因為他們能是同道之人,相知、相依,他們的精神溶在了一起,誰也離不開誰。這就成為「知己」的最高境界。

今天,我們目睹了生活那一幕幕朋友之間的恩怨糾葛的時候,不能不感佩古人的風度和境界。如果我們都能有他們那種品行和境界,何愁自己的事業不興,何愁民族不旺呢?都談民族的復興,其實只有中華傳統文化的復興才能讓我們的民族真正的復興起來。我們才能真正的明白,我們的文化究竟是怎樣一回事。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