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源上將的尷尬(組圖)


最近,劉少奇的兒子,總後勤部政委、上將劉源寫的一篇文章《為什麼要改造我們的文化歷史觀》在網上流傳。劉源上將在此文中亮出了一個觀點:「永不投降的共產黨人」。

呵呵。

「永不投降」這四個字聽起來怪怪的,特別是從劉源上將的口裡說出來的時候。

凡投降者,必有戰鬥;凡戰鬥者,必有敵人。

那麼,在劉源上將的心目中,中國共產黨現在的敵人是誰呢?竊以為:在資本家都可以入黨的情況下,我黨是沒有敵人的。他老劉家倒是有敵人。

遙想當年,劉源的父親劉少奇與毛澤東為敵,或者是毛澤東以劉少奇為敵,由此引發了一場前無古人,後無來者,震驚世界,影響深遠的十年浩劫——文化大革命:中國人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將中國的赫魯曉夫、中國最大的黨內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叛徒、內奸、工賊劉少奇整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劉少奇都投降了一萬次了,只差沒有跪地求饒,毛澤東也還是將其置之死地而後快。

這段歷史劉源上將不會不知道。如果劉源上將忘記了,網上有一篇回憶文章《文革中劉少奇的政治待遇和醫療待遇》,劉源上將可以再讀讀,以下是描述劉少奇被批鬥時的情景:

這天,劉少奇、王光美被幾個彪形大漢架上批鬥臺,彎腰低頭,雙臂後伸,即所謂「坐噴氣式飛機」,達2小時20分鐘之久。造反派在審問時,劉少奇的每次回答,都免不掉被造反派用「語錄本」拍打臉和嘴巴,或被拳打腳踢。劉少奇年近7旬,難以忍受這種虐待。他掏出手絹想擦一下汗,被造反派狠狠一掌,將手絹打落在地。鬥畢,劉少奇己鼻青眼腫,腿被打傷,鞋被踩掉,只穿襪子,雙腿像灌了鉛似地一跛一跛走路。

liuyuan
批鬥劉少奇

liuyuan
批鬥劉少奇

liuyuan
批鬥王光美

liuyuan
挨批鬥的王光美及老年的王光美

liuyuan
劉少奇夫婦及文革中的漫畫

liuyuan
文革中打倒劉少奇的漫畫

以下是描述劉少奇被關押時的情景:

每天只能睡兩三個小時,有時徹夜不眠。這種折磨使劉少奇成天神志恍惚,常常陷入沉思而忘掉一切。劉少奇的手臂曾在革命戰爭年代受過傷,經過扭打,如今又發作了,穿一件衣服往往需要一兩個小時;到飯廳吃飯,短短的30米距離,竟要「走」上50分鐘,甚至兩個小時。前後跟著的看守戰士誰也不敢上去扶一把。最後根本不能走動了,只能由工作人員把飯打來吃。工作人員去飯堂打飯,被人罵作「保皇兵」,因此也不肯每餐去打飯,只好打一次,吃幾頓。劉少奇滿口只剩七顆殘存的牙齒,嚼不動窩頭、粗飯,又長期患有胃病,加上長期吃剩菜餿飯,常拉肚子,身體更虛弱了,手顫抖得不聽使喚,飯送不到嘴裡,弄得滿臉滿身都是。

以下是描述劉少奇死時的情景:

劉少奇躺在地下室的地板上,身上蓋著一個白床單。一尺多長的白髮蓬亂著,嘴和鼻子已經變形了,下頜一片瘀血……老李給劉少奇剪去白髮,刮去鬍子,穿上衣服和鞋子。深夜12點,六七個人把劉少奇的遺體抬上一輛吉普車,小腿和腳伸露在車外,拉到了火化場。火化場早已得到通知,說有一名「烈性傳染病人」要半夜火化,只准留下兩個工人。二十多個軍人把小小的火化場全部戒備。由中辦專案組的人在火化單上填寫———姓名:劉衛黃;職業:無業;死因:病死。並冒充死者的兒子劉源簽了名。火化後,專案組宣布紀律,要用黨籍和腦袋擔保,誰也不准透露出來。並舉行酒宴,宣布:「我們圓滿完成任務。」

平民百姓都知道「殺父之仇,不共戴天」,作為軍人的劉源,更應該知道這個道理吧?

可惜劉源文章中的「永不投降」並不是針對殺父之仇來的。

事實上,他隱忍了殺父之仇,選擇了重歸體制。因此,他本人就是一個投降者:他向殺害他父親的體制投降了。

作為對投降者的回報,體制讓劉源進入權力的頂峰。

當年劉少奇投降,最終難免一死;如今劉源投降,高官厚祿侍候,也算是中國歷史的一個進步吧。

投降者的兒子又投降了,卻寫文章奢談「永不投降」,令人好不尷尬!

建議劉源上將安享富貴榮華,當政委就好好當政委,不要再寫文章了,寫這種文章對於你這種身份的人不合適!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