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嫖娼與官員祼聊


和尚嫖娼與官員祼聊

鳳凰博報,有篇署名塗子方的文章,題目叫「和尚嫖娼官員祼聊」。文章說:國家宗教局聲稱,關於少林寺方丈釋永信和尚「嫖娼被抓」的傳言是造謠,事件給少林寺的形象造成惡劣影響,也給中國佛教聲譽造成嚴重損害,希望宗教界和網民們不信謠、不傳謠。一個和尚,政府部門如此高調為他闢謠,實屬罕見。

文章說,我對佛教沒有研究,只知道佛教徒有「 戒、定、慧」之說。一個真正的佛教徒應該是戒色戒貪的。政府闢謠說沒有「嫖娼被抓」,可是不等於沒有嫖娼,沒有嫖娼不等於沒有老婆,沒有老婆不等於沒有情人……,而國家宗教局只對「嫖娼被抓」闢謠,對其他的「謠言」並沒有辟。釋永信是中國第一個獲得 MBA學位的和尚,他推動少林寺商業化經營獲得成功,被稱之為少林寺的「CEO」。一個和尚,以盈利為目的,把千年古剎作為企業來經營,無疑犯了佛教戒律。對此,質問一聲國家宗教局:這是否對少林寺的形象造成惡劣影響?是否給中國佛教聲譽造成嚴重損害?無獨有偶,有和尚嫖娼,就有官員祼聊。近日網上曝出廣州一個街道辦事處主任劉寧祼聊的5張照片。只見照片中的劉主任雙眼直盯著攝像頭大笑,面部表情愉悅,極富活力,顯然比唱紅歌更能提高精氣神。事發後,劉主任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裸聊這件事兒,只能通過組織瞭解」。有網友說:難道裸聊是經過組織批准的,記者瞭解祼聊也得通過組織?文章說,官員是不是可以祼聊?這是新形勢下出現的新問題,法律沒有具體規定,黨紀也沒有具體規定。但網友所說的祼聊要經過組織批准,肯定是胡說八道,惡毒攻擊。建議中央組織部也出來嚴正闢謠。國家宗教局能為和尚嫖娼闢謠,中央組織部為什麼就不能為官員祼聊闢謠呢?和尚嫖娼,政府闢謠;官員祼聊,組織批准。此乃盛世中國之奇觀也。奇,就奇在信佛教的和尚和信馬列的官員,具有高度的相似性。

被放生的魚死在了運河裡,何殤?

「漁歌飄渺飛檐外,帆影參差玉浪中。」古人曾經這樣描寫京杭大運河的通州河段,可如今,卻是另外一番景象。據「新京報」報導,最近,從通州運河奧體公園,到下游的潞陽橋長約4公里的河面上,漂浮著眾多的死魚。通州區水務部門說,由於河水被污染,導致魚類大量死亡。  
                   
網上有一篇署名痴山的文章,評論說:充滿現代氣息的通州運河奧體公園的附近,有一個放生臺,經常有人來此「放生」,被放生的魚,一旦進入污染得沒法生存的千年古運河,立刻成了魚中「毒殍」。繼爾腐爛,惡臭瀰漫河道河岸,蒼蠅成群飛舞,人也就只能避而遠之。讀著《京杭運河北京通州段死魚綿延4公里長》,腦中閃現《貴州桐梓106名小學生因工廠排放氯氣中毒》的景象,這106名學生,因吸入企業超標排放的污染物中毒入院。孩子的痛苦與魚類的苦難交相映照,流水如此,空氣如此;放生的魚如此,我們的孩子如此!!!文章最後說,遙憐遠在貴州中毒的小學生,思繞始於春秋,形成於隋代的京杭大運河,2500個春夏秋冬的人文浸潤,一聲仰面長吁:河殤,何殤?

揮金如土--黨徽是這樣鑄成的

有網友發帖說:央視記錄片《旗幟》攝製組,為製作45秒鐘的片頭「鋼水澆鑄黨徽」,在鞍鋼鑄造車間,用三套高清攝像機實拍了兩次澆鑄中共黨徽的過程,耗費了兩爐鋼水共16噸,攝像器材也在高溫中受損。網友說: 敗家子兒央視,別把黨徽扔到廢鐵堆裡,應該把這個黨徽,掛在央視「大褲衩」的襠中央!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