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毒氣室首次被揭露時世界拒絕相信(圖)

2011-09-22 13:02 作者: 項甄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納粹毒氣室
納粹毒氣室

【看中國記者項甄綜合報導】二次大戰期間,納粹對猶太人的種族滅絕政策,曾一度被成功掩蓋,大部分人不相信逃出集中營的「第一證人」弗爾巴向全世界首次揭露納粹集中營罪行,致使數百萬猶太人慘遭毒害;諾貝爾和平奬候選人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周遊世界45個國家,指控中國大批法輪功學員被國家隔離並謀殺,很多人同樣不相信,現今法輪功學員仍處於嚴重迫害中。

弗爾巴揭露粹納屠殺猶太人罪行遭懷疑未重視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納粹德國對猶太人實行駭人聽聞的種族滅絕政策,成千上萬的猶太人被屠殺。1942年3月年僅18歲的弗爾巴被抓進了奧斯維辛-比克瑙集中營(Auschwitz-Birkenau),並隨時都可能被送入毒氣室。

1943年6月,弗爾巴在集中營裡獲得了一份負責記錄的工作。這項工作涉及到很多管理層的東西,比如記錄各種索引卡和登記卡。這讓他有機會看到陸續被送來的猶太人名單。這樣一來,他就能清楚地計算出有多少人被送進來,又有多少人被殺害。弗爾巴計算出截至1944年4月,有170萬猶太人死在集中營。另從黨衛軍士兵口中,他得知將有數百萬的匈牙利猶太人會被運送到這裡處死,於是冒著被抓後慘遭各種酷刑折磨的危險,他逃出來通風報信。

1944年6月,「第一證人」魯道夫.弗爾巴首次向全世界揭露納粹集中營罪行,並披露了奧斯維辛集中營的毒氣室和焚屍爐等駭人聽聞的大屠殺真相,同時向世人發出猶太人危在旦夕的警報。

這是粹納屠殺猶太人的罪行第一次向外界揭示,但因為事實過於殘酷血腥而遭懷疑,當時並未引起西方社會的重視,也未能傳達警報採取有效措施。之後的兩個月,計有43萬7千匈牙利猶太人被送入了集中營,他們順從的接受納粹的安排,不反抗,不躲藏,也不逃走。

納粹為「澄清傳聞」開放紅十字會訪問團「參觀」

1944年6月23日,納粹為了「澄清」有關滅絕營的傳聞,允許紅十字會訪問團首次參觀調查納粹在特萊西恩施塔特(Theresienstadt)的集中營。那裡一度住著許多猶太人,他們中有不少著名的藝術家、作家、科學家、記者、外交官、音樂家和學者。

為接待紅十字會訪問團停留八小時的訪問,納粹花了六個月時間搞美化運動。為減少該集中營的擁擠程度,很多猶太人被運往奧斯威辛處死;城裡建造了不少假的商店和咖啡屋,讓來訪者覺得猶太人在這生活得還很舒服。

清晨,一小隊一小隊衣衫破舊、骨瘦如柴的猶太婦女在晨曦中趴在地上擦洗街道,她們的身體發出陣陣惡臭,把活兒干好後她們就得躲開;灑了香水穿著花哨的美人就走出來了。

其中著名作家傑斯特羅的房間就被被設計成是一個參觀點。作家的臥室被佈置的趕得上歐洲著名旅館的上好房間;從丹麥被送進特萊西恩施塔特集中營的猶太人,每三個人住一間房;營房外滿是花朵兒的玫瑰花樹則是花匠們剛運來的。集中營的造假是如此的成功,參觀團的報導裡充滿著對集中營「極其令人滿意」的認可。一人說:「較為近似一個理想的郊區社會」還有人說,「根本不像集中營」。

據悉,紅十字會這次的調查報告,使人們質疑弗爾巴揭露納粹集中營罪行及其親身經歷的真實性。納粹利用此次紅十字會的調查報告達到了掩蓋真相的效果,就連當時身為美國聯邦最高法院大法官的猶太人菲歷克斯.富蘭佛特都不相信猶太人被毒殺的事。

當盟軍1945年1月進入奧斯維辛時,發現了堆積如山、來不及處理的屍體時,才意識到弗爾巴的報告是真實的。據國際社會公布的數據,至少有600萬猶太人死在所謂的「猶太樂園」的集中營裡。後世歷史學家評論說,假如當初人們相信了他們的報告,猶太人的命運就會大不相同,就不會再有幾百萬人慘遭屠殺了。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中國偽裝的勞教所是專供參觀的

自1999年7月20日以來,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在海外持續的揭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事實,引起國際社會關注中共勞教所的情況。特別是2001年傳出遼寧瀋陽馬三家教養院將18名女學員剝光衣服投入男牢的獸行曝光後,國際社會一再呼籲中共開放勞教所。

根據曾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2000年5月-2002年3月),後在愛爾蘭政府幫助下被營救出來的法輪功學員趙明回憶:團河勞教所可謂人間地獄,他曾被七、八根幾萬伏電壓的電棍同時電擊;還被摁在臉盆裡坐著,再塞到床底下,多人一起坐到床上壓;三個多月每天被逼蹲站20小時,十幾天連續不許睡覺等。

在國際壓力下,中共被迫做出回應,先後曾幾次邀請美聯社、紐約時報、美國之音,美國國家廣播公司,南華早報等中西方媒體參觀瀋陽馬三家和北京團河勞教所。2001年5月22日,北京當局讓美聯社等五家外國媒體參觀馬三家教養院3個小時。記者們看到勞教人員身著制服,有的在玩棒球,有的躺在床上,有的看錄像等。警察和勞教人員都矢口否認這裡有過刑求、電擊等不人道處罰。

然而同行的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記者內德.柯特(Ned Colt)卻有著不一樣的見解。柯特在報導的第一句話就說「這是一個超現實的景象」,因為他看到「兩排穿著蘭白相間運動服的婦女整齊地坐在塑料凳上凝視著前方的電視。電視中,一個美國解說員在談論太陽系中‘火星生命’的問題。」

一般電視觀眾一定會嘀咕,這是在勞教所呢還是在大學的電教室?當問到在這學到了什麼時,她們異口同聲地說:「科學」,並說是「接受愛國主義教育、科學和法律」的培訓,但問及具體內容時,所有人都「語焉不詳」。

在參觀飯廳、教室和圖書館和寢室的過程中,柯特還聞到新刷油漆的氣味,四個參觀的地方都剛剛用白漆粉刷過。寢室裡她們的床鋪如受過軍訓操練一般整齊。蘭白格子的床單平平整整地鋪在床上,每個床上的棉被都精確地放在同一個地方。

柯特在報導提到,我們經過外圍骯髒邋遢的磚式建築,那裡面上了年紀的男女都漠不關心地回頭看我們。嚮導告訴我們這就是勞教所。我們下了車,被領進了一個門,這是一個高牆圍起來的院落。……和剛才在外面看到的相比,這才是專供參觀的場所。

加拿大律師:5年調查,中共活摘器官販賣的指控是真實的

德國之聲在8月的報導中提到,加拿大律師大衛•麥塔斯在2006年接受了法輪功受迫害聯合調查團的委託,請求他調查在中國大批法輪功學員被隔離及謀殺,他們的器官被出售的指控。

其後,麥塔斯和加拿大前國務秘書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一起收集有關中國器官移植方面的資料。他們對在中國蹲過監獄或者進過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的陳述進行評估,並派人給中國醫院打電話,詢問移植器官的來源。

在報導中,麥塔斯律師回答德國之聲的記者說:「我們面對一個幾乎無法解決的證據問題。沒有屍體。受害者已經死亡,屍體被火化。沒有可能進行屍體解剖,沒有作案現場。現場是手術室,之後馬上被清理得一乾二淨。沒有證人,因為手術是在密閉的房間中進行的。在場的不是凶手就是受害者。」

「我們既收集能夠證明指責的證據,也收集駁回指責的證據。我們不是看一個證據,而是看所有的證據。只有證據數量充足才允許我們得出結論。但是,經過五年時間,在我們對更多線索進行調查後,我毫無懷疑地相信我們得出的結論是正確的。」

大衛•麥塔斯和大衛•喬高把調查事實情況整理成書——《血腥的活摘器官》。書中也提到:還有另外50種證據說明這件事情,對於很多人來說這個事情是沒有任何疑問的。我們只是沒有血淋淋的屍體而已,因為那些屍體在器官摘取後就被焚燒掉了,所以他們沒有辦法留下證據。你也許不相信,其中一種證據或另外兩種證據,但是有這麼多證據加在一起的話,其實是很難再問是不是真正發生了。

調查結論確立後,他們就開始到世界各地,告訴世人:中國正有大批法輪功學員被國家隔離及謀殺,甚至被販賣器官,而且這些難以置信的指控的確是真實存在的。

面對大衛•喬高及大衛•麥塔斯律師兩位提出的指控,中共則是憤怒地進行駁回。但對於他們希望到中國做進一步實地查證時,中共卻拒絕了他們的簽證,不准他們到中國進行調查及訪問。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