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C專訪艾未未 :網際網路的力量(圖)

2011-11-23 04:13 作者: 魏錦華

手機版 简体 69個留言 列印 特大


艾未未

【看中國記者魏錦華編譯報導】艾未未於週二在北京工作室和美國NBC電視臺Ed Flanagan一起回答讀者提問,以下是一些問答。

問:你認為中國十年後走向何方

艾:10年後,中國會是一個很不同的社會。因為80年代和90年代出生的人會成為社會的主力。他們的感覺,他們的知識都和以前不同。當然,他們會面臨任何其他地方同齡人同樣的挑戰,但是如果中國要繼續發展,生存,成功,變化是必須的,沒人能夠阻擋。這就意味著一個更開放,法制的社會,有更多尊重的社會,有更多司法公正的社會。否則中國不會存在下去。

我認為藝術的表現可以獨立存在於其他形式的抗爭。但也可以與其他社會抗爭同時進行。我認為(藝術)它是很重要的,因為它與我們的感情和我們的感覺息息相關。它總是可以被不同背景的人們明白,例如宗教或教育背景,或甚至政治傾向不同的人。

問:藝術和政治可以並存嗎?

艾:我認為藝術和政治在任何時候都是並存的。藝術家意識到或意識不到而已。甚至在藝術家們堅持說他的藝術只是為了藝術,它仍是一個政治的聲明。當然不同社會的政治情況不同。因此有些更明顯的與政治抗爭相關,有些則是一種道德選擇。

問:你被軟禁對你的作品產生了什麼影響

艾:作為一名藝術家,我認為我生活在一個社會裏,它的每個方面都對我的作品有影響。如果一個藝術家對在中國的經歷是誠實的和公開的,我的日常生活經歷都會被反映到我的作品中,否則我就沒有必要去創作新的作品。81天的關押對我的生活帶來了強烈的影響。我還沒有完全獲得自由,即使是今天的採訪也是不被允許的。如果我的藝術涉及到言論自由和我的感覺,過去經歷的一切對我的作品產生了深遠影響。

問:你在2006年對中國建築標準提出評論,稱它是「脆弱的」。2008年,地震中數以千計的孩子死亡。政府不想讓你把它曝光。你認為一個不承認錯誤改正錯誤的社會會走向何方?

艾:我認為如果一個社會或個人想要瞭解自己它就要尊重事實,基本事實。如果不這麼做,只會帶來更多問題或災難。中國今天發生的一切,我們可以很容易看到是因為這個社會有拒絕揭開事實、根本事實的歷史。過去幾十年,不僅因為他們沒有能力調整得更好,也因此讓人們失去了對這個社會的信任。

問:你的藝術似乎包含著批評社會的元素。如果像這樣的藝術在中國到處都是,那麼當局想要打壓單個的藝術家不是會很困難嗎?

艾:作為一位藝術家不是一定要這麼做,但如果一個藝術家已經意識到正在發生的事卻不去批評,就很差勁 了。這違背了他的藝術存在的哲學或倫理。因此我認為就是因為中國有太少的藝術家或作家或所謂的知識份子提出質疑,才使得個體聲音顯得很微弱,變得很危險。

問:謝謝你做的一切。希望你瞭解在美國你有很多支持者,在我們很多人眼裡你是英雄!我想知道,你是否還對中國的改變保持樂觀?

艾:謝謝。儘管沒有多少交流我們還是享有共同基本價值觀。我認為改變正在發生,不僅中國,到處都有。我們處在一個快速變化的時代,因為新技術和新技術帶來很多的可能性。我認為我們所處的階段是,舊有體製麵臨來自新的個體真正的挑戰,他們更自由的用新知識和信息與其他人溝通。中國經濟增長使得中國在未來幾年可能更強大。這就要求中國面臨一個不僅經濟改善,而且變成現代社會的挑戰。這意味著中國面對情況要更有效的應對。目前中國是權力專制的社會,犧牲了個體權利,犧牲了民主討論,犧牲了它僅有的環境和教育。這不會持久的。中國明白。改變是不可避免的。這不是選擇的問題,是生存的問題。他們必須成為當代社會的一部分,必須要接受普世價值,必須要學會法制,變成更開放的社會。只有那樣中國才能接受挑戰變得更有創造性,而不僅僅是廉價勞動力市場。

問: 你對那些支持者捐錢的愛心舉動如何反應?你很吃驚嗎?那些反對你的人對此如何反應?

艾:我留下了深刻印象,首先我對人們公開支持我的行動感到驚訝。在中國這樣一個權力就是法律的國家這從來沒有發生過。面對指控,人們真正能表達自己的想法。因為得天獨厚的條件,在過去幾年中我一直在使用網際網路,並創建了一個空間,一個權力體制鞭長莫及的地方。所以人們用錢來投票,來表達自己對當局試圖操縱司法系統、懲罰有不同意見的人的反感。在不到10天,我們收到了超過900萬人民幣(約140萬美元)的支持,這不僅讓我驚訝,也讓整個社會和當局驚訝不已。這將成為一個標誌性事件,這實際上宣布了人們從網際網路中得到的力量。

問:你認為什麼是使中國變得更開放,公平和法制社會的最重要的事情?

艾:我認為每個人,當想到中國的時候,或與中國打交道的時候,要尊重那些還沒有言論自由的人們,還沒有獨立司法系統的人們。我們永遠要想到這一點,我們永遠要提醒我們的政客去面對它。任何情況下,都沒有藉口為了短期利益犧牲人性。

問:你相信你可以打贏稅務案嗎?

艾:在目前情況下,我不認為我們可以改變稅務案的調查結果,因為我們沒有獨立的司法系統。我們甚至沒有獨立的稅務系統。中國的媒體,稅務局,法院都是在黨的控制下。不會出現奇蹟。但同時,我們已經在訴訟外贏得了這場訴訟。人們公開討論它,支持我。這已經是一個勝利。它也提醒當權者永遠不要使用司法作為報復的手段,否則,只會傷到他們自己,當人們不相信法律的時候,會把國家帶入陰影。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作品
神韵晚会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