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鰻魚蓋澆飯「壯陽」外的講究(圖)


日本鰻魚蓋澆飯「壯陽」外的講究

食色,性也。12月10日中午,我有機會進入日本名古屋的「蓬萊軒」。據說,這家餐館是明治六年(1872年)創業的。當第六代女主人為我講解這家「老鋪」的鰻魚蓋澆飯如何吃的時候,我立即用微博發出訊息,網友們給予最多的反饋是:今天中午是「美女加美餐」啊!

未進門時,看著店外高懸的「蓬萊軒」的招牌,我立即想起了司馬遷在《史記》中敘述期冀「萬歲、萬歲、萬萬歲」的秦始皇聽說蓬萊、方丈、瀛洲有長生不老藥以後,就派遣徐福率領童男童女三千人前往。最後,也不知道是秦始皇被徐福忽悠了,還是徐福主動忽悠了秦始皇,反正秦始皇是再也沒有見到徐福。而「蓬萊」呢,據說就是日本的前身,那三千名童男童女更成為日本高貴「華族」的祖先。如今,「蓬萊軒」前排隊等待,不知道與這種歷史有什麼關聯。

年輕漂亮的「蓬萊軒」第六代女主人伸出芊芊嫩手,用一柄木杓把我眼前一碗熱騰騰散發著焦香味道的鰻魚蓋澆飯縱橫十字切成四塊,告訴我應該一塊一塊地吃。瞬時間,我想起了中國北宋那位「酒入愁腸化作相思淚」的名將范仲淹,他幼年的時候家境貧寒,每天煮兩升粟米粥,冷凝後,切成四塊,早晚吃二塊。把蔬菜切碎,加半杯醋,少量鹽,燒熟下肚,這樣的生活有三年之多。沒有想到,今天日本也有這種「切成四塊」的吃法,當然,內容是不一樣的。

女主人輕聲慢語地講著:這碗鰻魚蓋澆飯,先後要有四種吃法。吃第一塊的時候,吃法最簡單,就是直接品嚐「原味」,把濃香豐腴的鰻魚蓋澆飯送進口中。吃第二塊的時候,要在鰻魚蓋澆飯內加入蔥末、芥末以及乾紫菜絲,攪拌一番後再吃,從中品嚐其泛發的絲絲「藥味」。吃第三塊的時候,要浸入已經備好的茶水,做成鰻魚蓋澆茶泡飯,從中品味一股淡淡的「茶味」。到了吃第四塊的時候,吃主對「原味」、「藥味」、「茶味」可以重新選擇一番,按照自己的喜好吃下去。我呢,呵呵,對人、對物、對餐,都是比較喜歡「原味」的。於是,也就再次選擇了「原味」的鰻魚蓋澆飯。

我知道有「一魚多吃」的,卻不曉得鰻魚蓋澆飯還可以「一飯多吃」。這種多元化的入口選擇,或許讓食客有了更多的比較。當然,整整一條鰻魚也就在這四種吃法中消失了。

香港美食家蔡瀾在《日本料理》一書中寫道:「日本人說鰻魚可以壯陽,吃完去風流,宵夜再吃馬肉,因為他們相信馬肉可以解毒也。」這個,我就不知道了。於是,轉身進入廚房,去看鰻魚蓋澆飯是怎麼出場的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