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能小看雷鋒在文革中的嚴重危害

2012-01-01 13:00 作者: lwscgl_4908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文革中的紅衛兵暴打地富反壞右分子,我不是親身經歷者,卻是親眼目睹者。那是一九六六年的七月末,天氣炎熱,黃昏時有四五個身穿舊軍裝,腰束武裝帶的男女紅衛兵突然闖進我家的院子裡,將我的鄰居抓走了。我的鄰居那時是個四十多歲的婦女,因其丈夫四九年後一直被關押,可能是舊政權的什麼人物,而她又性格粗暴,為了一點兒生活中的一點兒小事兒常常與鄰里爭吵,得罪人太多了,一向有母老虎的稱號,被人以反動派家屬的名義向紅衛兵舉報。我也是有資格當毛澤東的紅衛兵的,但我沒有興趣,毛澤東讓我們幹的這種壞事我不能幹,可能是愛看熱鬧的心裏起了點兒作用吧,我也跟著去了。

把她押到教室裡,裡面已經關著幾個人了,都是四五十歲的中老年人,全都跪在地下。接下去幾個紅衛兵什麼都不說,解下武裝帶,掄圓了胳臂一個一個的沒頭沒臉地正式開打,頓時鬼哭狼嚎般的慘叫,鮮血橫流,有一個紅衛兵居然把武裝帶上的鋁環給打碎了。唉,真他娘的嚇人吶,特別是那恐怖叫聲,不能再看下去了。

他們是毛澤東的紅衛兵不假,可是這些紅衛兵是人嗎?我看不出他們身上的人性來,無論怎樣看待他們,在我頭腦裡總是顯現出希特勒的黨衛軍和衝鋒隊的身影。當然,我想,要是毛澤東當時也在場的話,看到這血腥的場面,他老人家的臉上一定會露出滿意的笑容,而且是欣賞,面容一定是慈祥的。

人如果沒有人性,跟禽獸就沒有什麼區別,儘管他身上穿著禽獸做不出來的衣裳。網路的出現極大地展開了人們的視野,想一想文革中廣西不是個別現象的吃被打死的人,中國那些能直立行走的東西是人嗎?歷史將要記下這直立行走動物中最無人性的一筆,不管是發生在哪朝哪代,當政的最高領導都推脫不了責任。

四九年以後,中國的教育變成了黨的教育,而且是黨的事業中最重要的一環,階級鬥爭又成了教育中始終貫穿的一條主線。毛澤東通過向雷鋒學習的題字方式號召人民學習毛澤東著作,學習毛澤東著作又主要是學習毛澤東的階級鬥爭的理論,階級鬥爭可不是請客吃飯,不是繪畫繡花,是一個階級推翻一個階級的暴烈行動。加上猛烈批判反動的人性論,把人性徹底給顛覆了。

毛澤東題詞號召人民學習雷鋒,就是要學習他刻苦學習毛澤東著作,把死去的雷鋒恭敬地擺在了高高的神壇上。雷鋒語錄的效力一點也不比毛澤東的差,毛澤東所謂的階級鬥爭是暴烈行動,雷鋒則把它具體化了,告訴年輕的一代,階級鬥爭就是要奪過鞭子揍敵人,對待他們就是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殘酷無情。殘酷無情可不是什麼好聽的詞。那時的大中小學的學生都記住了雷鋒的話,文革的殘酷無情也的確充分表現出來了。雷鋒——毛澤東的好戰士、好學生,在到處充滿血腥氣味兒的文革打打殺殺的過程中,他的思想也閃現出凶猛殘暴之光,文革的罪惡也不能少了他的那一份兒。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