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革結束時中國的景象

2012-01-22 13:01 作者: lzm22522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全人類普享現代文明的二十一世紀,一個給中華文明帶來空前災難的反人類、反文明運動——文化大革命,居然在我國出現了死灰復燃的趨勢,這不能不說是國家的悲哀。作為一名文革全過程的親歷者,本博近來發表了一組關於文革真相的文章,今天,再介紹一下文革結束時中國的景象。

政治上。文化大革命在少數幾個人的倒行逆施下,踐踏國家的民主法制,混淆敵我矛盾,折騰了十年,到文革結束時,已經是封建專制昏天黑地,國民經濟頻臨崩潰,冤假錯案堆積如山,全國有一億人受到迫害和株連,佔幹部總數19·2%的幹部被立案審查;黨和政府的各級機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政協組織,仍然處於癱瘓和不正常狀態;公、檢、法等專政機關殘缺不全。文革結束後,在百廢待興的緊急情況下,黨中央不得不首先進行恢復工作,撥亂反正,平反冤假錯案。

經濟上。文化大革命對國民經濟造成了巨大破壞,損失慘重。1977年12月,李先念在全國計畫會議上說:文革十年國民收入損失5000億元。這個數字相當於建國30年全部基本建設投資的80%,超過了建國30年全國固定資產的總和;十年中有一半時間經濟增長率低於4%,其中3年是負增長:1967年-5.7%,1968年-4.1%,1976年-1.6%。1978年2月,華國鋒在五屆人大一次會議上作的《政府工作報告》中說:由於文革的破壞,僅1974年到1976年,全國就損失工業總產值1000億元,鋼產量2800萬噸,財政收入400億元,整個國民經濟幾乎到了崩潰的邊緣。

文化上。文革是由文化領域肇始的,對教科文的摧殘十分嚴重。無數文化遺產遭受浩劫,一大批學有專長的知識份子受到殘酷迫害。僅文革開始後的兩年多時間,中科院僅在北京的171位高級研究人員中,就有131位先後被列為打倒和審查對象。全院229人被迫害致死。上海科技界的一個特務案,株連了14個研究單位,1000多人,其中607受到拷打逼供,活活打死2人,6人自殺。文革期間的文字獄猖獗到無以復加的地步,建政以來幾乎所有文藝作品被封煞,僅剩下了「一部小說四個電影八個戲」(注)。從1966年到1976年,十年沒有組織正式高考,「知識越多越反動」、「讀書無用論」空前氾濫,甚至發生了交白捲上大學的荒唐事件。1982年人口普查表明,全國文盲半文盲已經多達2億3千多萬人。文化大革命還造成全民族空前的思想混亂,中國傳統文化給否定了,社會風氣毒化了,崇高理想和信仰破滅了,「領袖」的威望也被自己折騰的掃地了……現在的種種社會弊端,其根源多在文革。

文革結束時,老百姓的生活狀況如何呢?先看城市市民生活。在單一公有制經濟條件下,市民是靠工資生活的。然而,從1963年到1976年的13年間,除1971年調整了少量低工資職工的工資外,不但再沒有增加過工資,反而出現了下降。1963年全國職工年平均工資666元,到1976年下降到593元。幾乎所有生活必需品供給不足,需憑票購買,票證成了第二貨幣。「三轉一響」(自行車,手錶,縫紉機,收音機)市場價總共也不到500元,它成了城市家景較好家庭追求的最高理想,而對於多數家庭來說,擁有其中的一兩件就算不錯了,對於貧困家庭來說,則只能敬而遠之。服裝從顏色到樣式,單調劃一,藍、黑、綠、灰,是佔絕對統治地位的主色調。住房相當困難,以上海為例,180萬住戶中,按國家標準,有89.98萬戶為住房困難戶,佔了總戶數的一半,其中三代同室的119,499戶;父母與12週歲以上子女同室的316,079戶;12週歲以上兄妹同室的85,603戶;兩戶同居一室的44,332戶;人均居住2平米以下的268,650戶。住房大多沒有廳,進門就是臥室、廚房(實際上是做飯區,不能稱之為「廚房」),擁有獨立廚房和衛生間住戶極為稀少,馬桶成為家庭的必備之物,每天清晨,大街小巷一片刷馬桶聲。

再看農民的生活。安徽農村最有代表性(見《1977年,萬里在安徽看到了什麼》)。據原農業部人民公社管理局統計的數字:1978年,全國農民每人年均從集體分配到的收入(含口糧,下同)僅有74.67元,其中兩億農民的年均收入低於50元。有1.12億人每天能掙到一角一分錢,1.9億人每天能掙一角三分錢,有2.7億人每天能掙一角四分錢。相當多的農民辛辛苦苦幹一年不僅掙不到錢,還倒欠生產隊的口糧錢。我的家鄉在華北大平原,是歷朝歷代的糧倉棉倉,可是從1959年到1980年,人們再也沒吃過飽飯,過的是糠菜半年糧日子,來錢的唯一途徑是餵的那幾隻母雞,要是遇上生大病,就得扒屋賣房。青年人結婚,房子是首要條件,又無力蓋新房,老人只好搬進棚屋,把房子讓出來做新房。

最後來看看文革結束時,我國與世界的巨大差距。

二戰後,一場被稱為「第三次浪潮」的新技術革命從美國興起,很快播及全球。其主要特點是將二戰中積累的服務於戰爭的軍事技術轉移到民用上來,使得原子能技術、信息技術、生物技術、空間技術等尖端技術得到快速發展並廣泛應用。它使世界經濟結構發生了重大變化,極大地改變了世界的面貌和人們的思維方式、行為方式和生活方式,極大地推動了社會生產力的發展。

在新科技革命的推動下,美國經濟連續十年高速發展,到1975年,美國GDP總額比1957年增長3·2倍,達到了15265億美元。整個西歐也都在持續高速發展,其中西德到七十年代初GDP比二戰結束時增加了5倍多。我國周邊一些國家和地區,也出現了持續高速增長,如日本、韓國、新加坡、臺灣、香港等,其中日本成為世界發展最快的國家,彈丸之地的香港,1977年進出口總額達到196億美元,超過了中國內地。他們這種高速發展一直持續到1973年石油危機爆發才減緩下來。對於人家這種高速發展,就連我國省部級人士也蒙在鼓裡。

對中外經濟科技之間巨大差距的認知,是在粉碎四人幫之後通過出國考察實現的。從1978年起,幾個國家級的考察團分別考察了日本、東歐和西歐,他們看到的景象令他們十分吃驚。西德一個年產5000萬噸煤的露天礦只有2000工人,而中國生產相同數量的煤需要16萬工人,相差80倍。瑞士一個低水頭水力發電站,裝機容量2.5萬千瓦,只有12人;我國江口水電站,裝機2.6萬千瓦,卻有298人,高出20多倍。法國年產350萬噸鋼的煉鋼廠只需7000工人,而武鋼年產鋼230萬噸,卻需要67000工人,相差14.5倍。法國戴高樂機場,一分鐘起落一架飛機,一小時60架;而北京首都機場半小時起落一架,一小時起落兩架就搞得手忙腳亂。日本普通工人家庭一般有四五十平方米的住宅,全國平均每兩戶有一輛汽車,95%以上的人家有電視機、電冰箱、洗衣機等耐用消費品,服裝式樣多,農民都穿毛料子。日本東京的大型商店商品多達50萬種,而北京的王府井百貨大樓僅有2.2萬種。代表團成員之一的廣東省副省長的王全國後來提及這次出訪仍激動不已,他說:「那一個多月的考察,讓我們大開眼界,思想豁然開朗,所見所聞震撼每個人的心,可以說我們很受刺激!閉關自守,總以為自己是世界強國,動不動就支援第三世界,總認為資本主義腐朽沒落,可走出國門一看,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你中國才屬於世界上落後的那三分之二!」通過出國考察,各層級出訪者不約而同獲得的感受是:沒想到世界現代化發展程度如此之高,沒想到中國與發達國家之間的發展差距如此之大,沒想到西方發達國家老百姓的生活與中國相比高出如此之多!人們無不痛心疾首於這樣的現實:中國太落後了,這些年耽誤的時間太長了!我們再不另尋出路,奮起直追,真是愧對人民、愧對國家、愧對時代了!

註:「一部小說四個電影八個戲」:一部小說——艷陽天;四個電影——「三戰一隊」,即地道戰,地雷戰,南征北戰,平原游擊隊;八個戲——紅燈記,智取威虎山,奇襲白虎團,海港,白毛女,紅色娘子軍,沙家浜和交響樂沙家浜。1967年5月在北京匯演時就這八個,後來又多了幾個,由於「八個樣板戲」已經叫習慣了,就一直這樣叫了下來。再說,後來的除了《龍江頌》、《杜鵑山》外,其餘的影響都不大。其實,交響樂《沙家浜》影響也不大,有些人是用《杜鵑山》或《龍江頌》代替了交響樂《沙家浜》湊夠「八個」的。

(本文略有刪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