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寒熊飛駿冬至聖誕夜的對話

2012-02-05 15:09 作者: 熊飛駿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韓寒在冬至夜寫的《談革命》和《論民主》兩文,就像嚴冬的寒流吹滅了良心國民好不容易點亮的午夜燭光,引起了嚴重的思維混亂,極大地誤導了青年一代。

韓寒談論革命、民主的新作並非一無是處,比如《論民主》結尾的那段文字就相當精彩:「文人需有自己的正義,但不能有自己的站位。越有影響力就越不能有立場,眼看一派強大了,就必須馬上轉向另一派,絕對不能相信任何的主張,不能跟隨任何的信仰,要把所有的革命者全都假想成騙子,不聽任何承諾,想盡辦法確保不能讓一方消滅其他方而獨大。所以未來的中國如果有革命,誰弱小,我就在那裡,它若強大了,我就去它對手那裡。我願犧牲自己的觀點而爭取各派的同存。只有這樣,才有你追求的一切。」

除此之外,韓寒對中國人劣根性的批評也相當中肯:「大部分中國人一副別人死絕不吭聲,只有吃虧到自己頭上才會嗷嗷叫的習性,一輩子都團結不起來。」

雖然有上述閃光的部件,兩文的總體價值卻是「反常識」和「反邏輯」的。韓寒也許在其他方面很有天賦,但對民主、自由和革命的領悟卻表現出本末倒置,明顯缺乏最基本的常識認知能力和邏輯思維能力。

飛駿一樣用問答的文體來提出本人的質證:

韓寒:革命的最終收穫者一定是心黑手辣者?

飛駿:美國獨立戰爭是反英革命,最終收穫者華盛頓心黑手辣嗎?美國南北戰爭被我國的歷史教科書譽為美國第二次資產階級革命,最終收穫者林肯心黑手辣嗎?

中國辛亥革命的最終收穫者是袁世凱,但歷史資料證明袁世凱並不心黑手辣,這從他自始至終優待滿清皇族沒有在權力穩固後背信棄義斬草除根可見一斑。

韓寒的「心黑手辣邏輯」也許是從紅色革命的基礎上推導出來的。紅色革命的最終收穫者確然是心黑手辣者,從斯大林到柬埔寨的波爾布特幾乎少有例外;但紅色革命是二十世紀的反常現象,在整個人類世界不具普遍性和代表性。縱觀整個人類革命史,普遍情形還是「得民心者收穫革命成果」。

韓寒:革命需要一個訴求,在中國是很難找到這樣一個集體訴求的?

飛駿:誰說當今中國沒有一個集體訴求?反貪反腐不是集體訴求嗎?反特權不是集體訴求嗎?雖然在專制統治貌似穩固時,多數公民自己也希望成為有機會貪腐特權的一員,但並不等於反貪反腐反特權就不是集體訴求。

韓寒:一人一張選票,最終的結果還是共產黨代表獲勝,誰能比黨更有錢?五百億就能買五億張選票?

飛駿:民主的終極目的不是要消滅某人或某個集團,而是每個公民和團體都有公平參與政治監督政府和管理國家社會事務的平等權利。中國民主一樣不是以打倒黨為終極目的,以此為目標的「民主」其實是專制的變種;而是黨與其它公民團體一樣公開透明競選國家領導人。在公開、透明、平等、自願和媒體自由監督的基礎上,如果中國人民投票選舉黨繼續執政,在公民自由選舉基礎上組成的黨政府一樣是民主政府,與此前槍桿子和暗箱操作產生的專制政府有本質的區別。但如果民意是解體中共,那麼中共也勢必將走出歷史舞臺。

專制國家一旦舉行公開透明平等的民主選舉,財大人眾者不一定能取勝。

上世紀八十年代紅色波蘭舉行首次自由選舉,波共是國內佔壓倒優勢的政黨,不但擁有總人口十分之一的黨員(黨員比例比我國高得多),還佔有全國的大部分財富。對手團結工會不但黨員少得可憐,財力更讓人聯想到「叫花子「。可最後的選舉結果居然是團結工會大獲全勝,擁有一百個議席中的九十九席,不但絕大多數國民投了「叫花子」的票;連多數波共也在選票上寫下了團結工會成員的名字。

只要開放政治權力,切實保障公民的自由選舉權,暫時取勝者不等於能長久壟斷政治權力。

臺灣開放黨禁報禁實行全民普選後,首屆被臺灣人民選上臺的依舊是先前的執政黨——國民黨;但後來人民又把民進黨推上了領導崗位,國民黨第一次在歷史上成為在野黨。

同樣一個領導人,人民選舉與上級任命其政治表現完全是兩回事。人民選舉上臺的領導人只對人民負責,只有為人民服務廉潔自律才能保住官位。上級任命的領導人只對上司負責,為了討好政治上司必然拍馬屁向上行賄,為了籌措巨額賄金必須以權謀私貪污受賄搜刮民脂民膏。

至於五百億買五億張選票之說更不合情理,中國人雖然有很多劣根性,但絕不會像韓寒想像的如此不值錢,區區一百元就給搞定了?如果我黨給你一百元,在不記名無恐懼的基礎上,你會投我黨內定的某候選人一票嗎?

本人曾在《我們不要對概率很低的民主賄選杯弓蛇影》一文中指出,容易被賄選操縱的選舉通常只限於選民在千人左右的村級政權。選民在10萬以上的縣級政權就沒有可操作性,就更不用說選民在千萬,億以上的省級和國家級層面了。

韓寒:現今中國是世界上最不可能有革命的國家,無論暴力革命還是非暴力革命都不可能發生。

飛駿:「革命」不等於殺別人的頭!「革命」的真正內涵是變革阻礙國家社會的文明進步、實現公平正義的落後體制;踢開或「轉化」維護落後體制的頑固勢力和守舊思想;代之以順應社會進步要求的新思維新隊伍和先進體制。而不是簡單意義上的「殺官」「推翻執政集團」和江山輪流轉今天歸我坐?單純停留在殺官推翻政府和奪江山層面的暴力運動不是「革命」而是「造反」,中國歷次改朝換代戰爭多停留在這一層面。「革命」和「造反」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韓寒理解的「革命」含義還停留在中國歷史上的改朝換代戰爭。傳統意義上的改朝換代戰爭確然難以在現代中國發生,但不等於「革命」不會發生。

如果說守舊勢力強大不易撼動,前蘇聯的政權機器夠強大了吧?僅核武器就可把地球毀滅N次,就更不用說對付國內手無寸鐵且無任何嚴密組織只限民主自由訴求的人民群眾了?可蘇聯卻在一個晚上取得了推翻專制獨裁革命的成功?總共只死了三個人。所以貌似強大的東西如果倒行逆施,時機一到就會脆弱得不堪一擊。

韓寒:韓寒說無論中國發生暴力革命或者非暴力革命,文人所處的地位和角色遠遠比他們想像的要低得多,更別說能作為領袖了。

飛駿:誰說文人推動革命的目標就是當「領袖」了?文人真正職能應該是及時發現問題,勇於揭露國家社會的陰暗面,堅守良知,捍衛公平正義,珍愛生命價值;永遠不歌功頌德,不對權錢屈服,不為五斗米折腰。在專制社會如此,在民主憲政社會一樣如此!而不是要爭什麼「領袖」。

韓寒:黨組織龐大到了一定的程度,它就是人民本身?

飛駿:前蘇聯的布爾什維克黨佔蘇聯國民總數的十分之一,比例比我國高得多,可前蘇聯的布爾什維克黨是蘇聯人民本身嗎?顯然不是!否則蘇聯人民也不會選擇拋棄它,不但拋棄得很成功,而且拋棄的輕而易舉,不但沒有戰爭對抗,連肯為之獻身的黨員一個也沒有?一切都顯得自然而然順理成章。

網友:熊飛駿先前曾著文力挺過韓寒,為何這次突然變臉呢?

飛駿:飛駿此前確然一直看好韓寒,把他譽為80後最傑出的思想者。汶川地震期間,韓寒因著文為沙朗.斯通說了幾句公道話遭國內左憤圍攻,飛駿就曾撰寫了《從韓寒事件看左憤的文革臉譜》一文高調聲援韓寒。以後也曾在很多文章中繼續盛讚韓寒……

飛駿不為此前多次聲援美譽過韓寒後悔!飛駿認同欣賞的是韓寒此前的見識思想,而不是韓寒這個人。人是最不可靠的,如果沒有反躬自省的智慧堅韌頑強的秉賦旁觀者的鞭策棒喝,再優秀的人也容易滑向自己的反面。

韓寒是80後的最傑出者;但不是中國人的最出眾者!和楊恆均、信力健、李劍芒、李悔之等仁人志士比起來,韓寒還需要多讀點書。拒絕讀教科書是先見之明;但不肯讀書容易江郎才盡。

這次就說到這裡,未盡之言留待後述:自由和民主是人民的權力,剝奪了人民的權力而說人民素質差,不配享有自由和民主的權力,不但不合邏輯,還有丟失良心的嫌疑。韓寒冬至撰文的用意也許是好的,只是想表達一下對國民劣根性的失望,但文章產生的效果負面遠遠大於正面。名人啊?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