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中劍】結束內戰,中國才有希望

——正在揭開的最後一幕(四)

2012-02-21 14:00 作者: 存中劍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重慶「打黑英雄」王立軍進入美領館尋求政治庇護的事件發生之後,紅色太子黨薄熙來的浮沉與極左派「重慶模式」的興廢再次成為輿論關注的焦點。

中共黨內某派繫在香港的喉舌《太陽報》日前以《誰在薄熙來背後捅刀子?》為題,為薄熙來的所謂「重慶模式」、「唱紅打黑」辯護,以「既得利益者」影射反對薄熙來的胡溫當權派。該報導稱薄熙來推動的重慶模式,「動了既得利益階層的蛋糕」。並稱「一旦重慶模式在十八大後推廣到全國,那麼這些既得利益階層的財產與人身安全都可能面臨清算,」因此,「這些既得利益階層必然要反撲,阻止薄熙來上臺,阻止重慶模式蔓延。」

從中我們不難看出,在中共十八大後將重慶模式推廣到全國,將目前的胡溫當權派當作中共的替罪羊清算以平息日益高漲的民憤,同時沒收這些「既得利益者」的財產去繼續維持代價高昂的紅色恐怖是薄熙來及其幕後黑手的既定政治路線。玩弄這些花招的目的,在於將政治對手打黑的同時把自己唱紅,以圖延續中共暴政的壽命。然而人算不如天算,薄熙來的心腹打手王立軍與薄決裂並出逃這一事件讓薄熙來及其「重慶模式」大熱倒灶,面臨徹底歇菜的危機。於是薄熙來背後的大佬就坐不住了。

我們看到事後江澤民出來扮紅臉,聲稱要查辦薄熙來,試圖表面上與薄熙來劃清界線,讓習近平天真地以為薄熙來和江系干將周永康密謀推翻自己奪位的陰謀與老江無關,而周永康則繼續唱他的黑臉,頂著黨內外的巨大壓力就是不辦薄熙來,同時利用被收買的境外喉舌媒體放風力挺薄熙來和他的「重慶模式」。中共政客們耍弄的這套權術手法讓外界眼花繚亂。其實說穿了很簡單,從毛澤東到薄熙來,所有的政治權鬥都是圍繞著路線問題展開的,所有的政治權力也必須從路線鬥爭的勝利中得到。

「重慶模式」就是一條政治路線。前臺的薄熙來雖然是這條路線的旗手,而實際上「重慶模式」這條路線不是屬於薄熙來一個人的,而是屬於隱藏在他背後的整個龐大的政治勢力的,這也是在中共黨內外飽受爭議的「重慶模式」能夠在短時間內風生水起的主要原因,因為背後有一股龐大的政治勢力在推動它。然而即使是在背後推動「重慶模式」的這股勢力內部,真正明白這條路線的來龍去脈與最終目的的人也只限於少數。大多數人對「重慶模式」的理解,認為它無非就是權力鬥爭的工具而已,而事實上權力鬥爭才是政治路線的工具。

只有理解了當前這種「重慶模式」的實質,我們才能發現這條路線的來龍去脈,才能看清現實中正在上演的這場歷史大戲的主線,才能明白趨吉避凶之道。

「重慶模式」的實質就是戰時共產主義模式,是共產黨政權在面臨生死存亡的危機關頭所採用的最極端的極權模式,也是將黨所掌控的國家機器開足最大馬力,極儘可能去掠奪所有的社會資源,極儘可能去控制所有人的思想,極儘可能去殘酷打擊一切反對者的國家恐怖主義模式。這種國家恐怖主義模式最早出現在共產黨的鼻祖馬克思的憧憬中:

我將在上蒼建起我的王座,
寒冷與恐懼是其頂端,
迷信的戰慄是其基座,
而其主人,就是那最黑暗的極度痛苦。——《絕望者的魔咒》

而最先將這種冰冷血腥的紅色恐怖帶入現實的是蘇聯內戰時期的共產主義模式,最常見的表現是對共產黨及其黨魁無限度的肉麻吹捧與神化,集體無償勞動,武裝徵糧隊以及無處不在的契卡特務機構(克格勃的前身)。

對於中國人來說,離自己最近,也是最創巨痛深的戰時共產主義模式就是文化大革命。同樣是對共產黨及其黨魁無限度的肉麻吹捧與神化,同樣是對一切異議人士最殘酷無情的迫害,也同樣是無理智的集體癲狂。而薄熙來所搞的「唱紅打黑」、「重慶模式」就是要再來一次戰時共產主義,唱紅自己,打黑對手,對內清洗異己,對外掠奪財富,殺戮無辜,而這一切都在「唱紅打黑」這一被神聖化了的名義下進行。

戰時共產主義模式作為最極端的紅色恐怖,對社會,甚至對共產黨本身都會造成極大的傷害。即使在共產黨極權的統治下,一般也是在非常時期,在共產黨或其黨魁面臨重大危機時才會採用。前面提到的列寧與毛澤東都是在內戰的社會背景下採取這種極端模式的。文革就是老毛與劉少奇、鄧小平、周恩來為代表的紅色權貴之間的內戰。

明白了「重慶模式」的實質,以及這種極端的紅色恐怖所存在的社會背景,我們就會看清,其實當今中國正處於一場沒有硝煙,卻曠日持久,且日益激烈的內戰之中,而「重慶模式」就是薄熙來及其背後的政治勢力為應對這場讓他們已深陷於其中的內戰而不得不選擇的一條政治路線——戰時共產主義模式。

據中共內部統計,在對法輪功歷時十年以上的鎮壓中,中共耗費的財力相當於打一場中等規模以上的戰爭。在對法輪功迫害最嚴重的時候,中共甚至於動用整個國家四分之一的財力用於鎮壓這個信仰真善忍的修煉團體。據法輪大法明慧網統計,在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中,已經證實至少有3509名法輪功學員死於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據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與大衛•喬高共同提交的調查報告,數以萬計的法輪功學員在這場迫害中被中共軍方秘密活摘人體器官並販賣牟利。

所有已經發生的,並且正在發生的事告訴我們,這是一場戰爭,是一場針對中國社會善良無辜的民眾的內戰。

法輪功學員對真善忍的堅定信仰,以及這個修煉者群體在國內外的龐大人數與分布讓他們頂住了中共開足整部國家機器全力瘋狂的打壓,走過了最艱難,最險惡的時期。而且正如法輪功創始人李洪志先生2003年在《下塵》一詩中所寫的,「法輪轉時必有狂,國力傾盡為吾忙。」中共對這群善良的主流社會民眾不計後果的殘酷打壓,不僅傾盡了中國的國力,而且中共從中所表現出來的極端邪惡、虛假與殘暴也普遍激起了民憤,讓更多不同階層的中國人,包括中共黨政軍內部看清了這個惡黨的本質,也看到了它不可救藥,無可避免的最後下場。尤其是在《九評共產黨》發表之後,中共的所有畫皮都被揭開,其流氓黑幫加邪教的真實面目被一覽無餘,退黨大潮也隨之興起,如星火燎原般不可阻擋。中共已經深深陷入了它自己發動的這場針對中國社會善良民眾的內戰之中,不可自拔了。這就是中共內部經常說的「執政危機」的由來。

常言說「請神容易送神難」,結束一場戰爭往往比發動這場戰爭要難得多,遏制戰爭往往要比擴大戰爭要難得多。法輪功修煉者的堅韌讓迫害者騎虎難下。這場耗資巨大的針對民眾的內戰讓中共政權的財政捉襟見肘,尤其是擔負具體所謂「維穩」任務的地方政府,由於稅收大頭被中央拿走了,只能靠賣土地養財政,「圈地運動」因之氾濫,農村失地農民與城市拆遷戶的維權、上訪與抗爭也隨之風起雲湧。中共又藉助黑社會鎮壓民間維權抗爭,如此,黑社會又全面起來,難以遏制了。

尤其是中共為了迫害對真善忍的信仰,不惜自毀長城,大力提拔重用王立軍這樣的對人民心狠手辣的貪腐分子,縱容這些貪官酷吏勾結黑社會,殘害民眾,貪污腐敗,造成當今中國腐敗遍地,人心盡失,民怨沸騰,「維穩」開支浩繁。時至今日,中共已無法從這場注定要失敗的內戰中自拔了。權力雖暫時在暴政手裡,可時間總是在人民這一邊的。

薄熙來及其背後的政治勢力之所以要在重慶試驗「唱紅打黑」的戰時共產主義模式,並且試圖在中共十八大後將其推向全國,是因為這些在對法輪功的迫害中血債纍纍,已經無法償還了的民賊已經認識到,自己當初對法輪功發動的這場內戰,在過去的十二年間已經擴大並升級為中共與中國人民之間的全面內戰,而中共當前的「維穩」體制猶如滾滾而來的歷史洪流的巨浪拍打下千瘡百孔的堤防,崩潰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一旦「維穩」崩潰,中共政權垮臺,這些人就難逃血債血償的下場。因此冠以「重慶模式」改頭換面登場的戰時共產主義模式就是他們拋出政敵以平息民憤,同時搜刮更多財富以維持更極端,更血腥的紅色恐怖來拖延時日的最後一根稻草。

在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之初,不少人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認為只要自己不是法輪功,這場迫害就與自己無關。他們想不到,為了封鎖迫害真相,粉飾太平,中共既要對內花費巨資打造網路柏林牆,封鎖網路,又要對外大搞金錢外交,收買境外媒體與政客,砸錢「大外宣」去平息國際輿論的壓力;他們想不到,因為迫害真善忍這普世的價值,中共就要與普世價值對立,就要去與那些同樣迫害人權的流氓政權為伍,就要與美國為首的國際社會對抗,就要砸更多的錢去資助國際恐怖份子和流氓政權去對付美國;他們想不到,這場針對真善忍的迫害是一場曠日持久,耗資巨大的戰爭,可這一切費用都不是共產黨,而是自己這些納稅人來埋單;他們想不到,因為要維持打這場內戰的驚人開銷,中共不惜引狼入室,勾結國際資本賤賣國有資產,乃至操縱匯率,低價傾銷國際市場,造成世界貿易嚴重失衡,進而導致國際金融危機;他們更想不到,為了繼續這場難以為繼的戰爭,薄熙來及其背後的政治勢力不惜再次製造民族浩劫,在重慶試驗第二次文化大革命,並打算將這種極端的紅色恐怖強加給全中國,為此薄熙來與周永康還制定了密謀推翻習近平的完整計畫,而從胡、溫派系到民間企業家這些「既得利益者」都是薄熙來及其背後的政治勢力計畫中清算與剝奪的對象。

這是一場戰爭,是正與邪,善與惡在世間的最後決戰。不管願意與否,我們每一個人都被捲入其中。唯有傳說中神與魔的最後決戰,才會將所有人都捲入其中,無人可以置身事外。因為每個人都需要在正與邪,善與惡之間選擇,每個人都要根據自己的選擇去接受「最後的審判」。

這是現實中正在上演,而且已經接近尾聲的歷史大戲的主線。無論明白與否,世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都圍繞著這條主線轉。唯有歷史大戲的主線,才會讓歷史中古往今來的一切,乃至今天的全世界都圍繞著它而轉。因為在歷史這部劇本裡,一切都為此而來。

正義最終戰勝邪惡是歷史永恆不變的主題,問題只在於歷時多久,代價多大。面對當前這場對人民發動的血腥內戰,只有當更多的人認為必須止住中國正在流血的傷口,必須結束這場代價高昂的內戰,更多的人出來反迫害的時候,他們才能逾越這場大劫,中國才有希望,中國人才有未來。

中共已經欠下了太多無法償還的血債,這個邪黨乃至它的政權的滅亡是注定不可更改的。然而對於許多人,尤其身處中共體制中的人,王立軍事件對這些人來說都是為他們在幾乎是不可能中開了一條路,一條免於為中共陪葬的生路。路已經有了,是否願意逃出生天,那就取決於他們自己的選擇。在我看來,這是他們的一個難得的機會,可能也是最後一個機會。因為伴隨著這個事件,最後的一幕正在揭開。

點擊與作者交流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