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日寇聞風喪膽的「民國武松」(圖)

2012-02-22 13:10 作者: 劉繼興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發生,駐守北平的國軍第29軍奮起抵抗。抗日戰爭全面爆發。7月28日,132師中將師長趙登禹和他的老上級29軍中將副軍長佟麟閣在永定門外大紅門一帶的對日作戰中,相繼戰死,壯烈殉國。

令日寇聞風喪膽的趙登禹將軍身高1米9,勇猛異常,馮玉祥在《公祭徵文啟》中說他「軀幹修偉,負膂力,精技擊」。趙登禹將軍率領的29軍大刀隊所向披靡,讓日本人吃盡了苦頭。他還曾隻身打死一隻猛虎,被譽為「民國武松」。

zhaodengyu
趙登禹

趙登禹生於1899年5月16日,山東省菏澤縣趙樓村人。趙登禹13歲時拜本縣武術高手朱鳳軍為師,後來精於拳術,善使大刀,能與十餘人對陣,可舉數百斤石磙。1914年16歲時,聽曾在馮玉祥部當過兵的鄉親說,馮玉祥參加過辛亥革命,帶兵紀律嚴明,不擾百姓,遂與同村少年結伴,千里步行去陝西投奔馮軍。當時馮軍兵額已滿,趙登禹被安排在佟麟閣任連長的連隊裡當了一名「只管飯,不發餉」的副兵。

馮玉祥帶兵注重武功訓練和文化學習。有武術功底又讀過兩年私塾的趙登禹不久即脫穎而出。兩年後,馮玉祥在閱視操練時,一眼看中卓而不凡的趙登禹。那時趙登禹已長成身高1.9米的大漢,腳蹬1尺2寸長的大鞋。馮玉祥將他叫出隊列,問他會不會摔跤,敢不敢與自己比試。趙登禹連勝三跤,嚇得同伴們怪他得罪了大官。不料第二天馮玉祥將趙登禹調到身邊,當了「馬弁」,即警衛員。

1921年,馮玉祥在陝西剿匪時,擺下了「鴻門宴」,要在酒席上擒拿當地匪首郭堅。不料尚未「摔杯為號」,伏兵竟擠倒了屏風,暴露了計謀。就在雙方行將火拼之際,趙登禹擒賊擒王,出手制服了郭堅。因下手迅猛,擰斷了郭堅的脖子。其膂力之大,技擊之精,由此可見一斑。

1918年,馮玉祥駐軍湖南常德時,郊外的德山有猛虎傷人。一次,趙登禹奉命送信,路遇猛虎,他竟像武松那樣將猛虎打死。事後馮玉祥請城裡的照相館為趙登禹照了一張騎在虎背揮拳的照片。1937年7月28日趙登禹在北平抗戰犧牲後,7月31日馮玉祥在南京找出這張照片,題寫了「民國七年(1918年)的打虎將軍」,以為紀念。

1933年1月初,日軍侵佔山海關,熱河吃緊,平津危急。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北平分會佈防,第三軍團29軍擔任喜峰口至馬蘭峪方面的作戰。3月10凌晨,以宋哲元為總指揮的29軍的三十七師趙登禹、王治邦、佟澤光三個旅趕到,趙登禹率隊在喜峰口附近與日軍展開肉搏戰,他們手提大刀,殺聲震天,幾處高地失而復得。

喜峰口位於河北遷西縣與寬城縣接壤處。是燕山山脈東段的隘口,古稱盧龍塞,路通南北。漢代曾在此設松亭關,歷史悠久。東漢末曹操與遼西烏桓作戰,東晉時前燕慕容儁進兵中原,都經由此塞。後易名喜逢口。相傳昔有人久戍不歸,其父四處詢問,千里來會,父子相逢於山下,相抱大笑,喜極而死,葬於此處,因有此稱。

3月12日凌晨開始,趙登禹、佟光澤兩個旅分兩路包抄敵營,拂曉前趙登禹到達日軍特種兵宿營地,大刀隊如神兵天降,痛殲睡夢中的日軍。取得了自「九一八」事變以來的首次大勝,史稱「喜峰口大捷」。 

據記載,從3月9日至3月13日的喜峰口血戰中,殲滅日軍4000餘人。以趙登禹為首的29軍大刀隊的神勇使得全國振奮,也震驚了日本,日本國內媒體驚呼「明治大帝練兵以來皇軍名譽,均在喜峰口外被宋哲元剝削淨盡也。」著名音樂家麥新受喜峰口血戰鼓舞,創作了《大刀進行曲》:「大刀向鬼子們的頭上砍去,二十九軍的弟兄們,抗戰的一天來到了!抗戰的一天來到了!前面有東北的義勇軍,後面有全國的老百姓……」1937年8月,這首歌在上海浦東大廈首演,麥新親自指揮。現場群情激奮,很快就在全國傳唱開來,至今長唱不衰。

此役中,趙登禹腿部中彈,卻未受重傷。原來,戰前發餉時,一名士兵領到的銀元中混有一枚假幣,趙登禹即為他調換,並將假幣隨手放入褲袋。正是這枚假幣擋住了子彈。事後,趙登禹還向那位士兵道謝。戰後,趙登禹因功升為132師師長,又於次年提升為中將。

1935年8月,第29軍被調到北平地區駐防。1937年7月7日,盧溝橋事變爆發,日軍進攻宛平城,第29軍奮起反擊。盧溝橋抗戰開始時,趙登禹正率132師在河北省河間縣一帶駐防。29軍軍長宋哲元任命趙登禹為南苑指揮官,坐鎮南苑,與副軍長佟麟閣一起負責指揮南苑的所有軍事力量。7月28日,日軍調集重兵並動用30多架飛機向29軍陣地發起猛攻,由於敵我力量相差懸殊,我方傷亡較大,日軍從東、西兩側攻入南苑,雙方陷入肉搏戰。此時,趙登禹臨危不懼,親自率衛士30餘人,指揮29軍衛隊旅和軍訓團學生隊與日軍進行激烈的廝殺。這時,突然接到上級命令,要趙登禹指揮部隊後撤到大紅門一帶。日軍窺出趙登禹準備退到大紅門的意圖,搶先一步在南苑到大紅門的公路兩側架起了機槍,以火力封鎖道路。為激勵將士,趙登禹乘坐車子指揮部隊向大紅門方向撤退,不幸的是在車子行到大紅門附近的御河橋時車子被炸毀,趙登禹身受重傷,警衛勸其立即撤退的安全地方,趙登禹不肯,反而帶領部隊向日軍反擊。這時,一枚炸彈飛來,炸斷了他的雙腿使其昏迷過去。趙登禹臨終時,他對流淚的衛兵說:「軍人戰死沙場原為本分,沒什麼可悲傷的。北平城還有我的老母,你去對老人說,忠孝不能兩全,兒子為國犧牲,也算對得起祖宗。」當時,趙登禹年僅39歲,長子趙學武只有4歲,長女趙學芬才2歲,次女趙學芳尚在母腹未出生。

崇敬抗日英烈的北京龍泉寺老方丈,帶領4名僧人,連夜出城在高粱地中尋得將軍遺體,抬回龍泉寺裝殮。為避開日寇耳目,將靈柩隱藏在寺中8年之久。

抗戰勝利後,南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副委員長馮玉祥及北平行營主任李宗仁等軍政官員,於1946年7月28日烈士犧牲9週年之際,在北平中山公園舉行公祭大會,並在會前向社會各界徵集誄文、輓聯。馮玉祥等人發出的《趙登禹將軍抗戰殉職九週年公祭徵文啟》,在列舉了趙登禹的抗日功績後,又說他「平生多軼事,人方之姜維斗膽雲。」

因趙登禹生前說過「軍人抗戰有死無生,盧溝橋就是我們的墳墓」這樣的誓言,1946年7月28日中山公園公祭大會之後,趙登禹將軍靈柩於次日由龍泉寺起靈,運至盧溝橋以東2公里處的西道口山坡上安葬。

1946年11月25日,當時的北平市長何思源(山東菏澤人)簽發了《府秘字第729號訓令》,將市區三條道路命名為趙登禹路、佟麟閣路、張自忠路,以紀念抗日英烈。中共建政後,保留了這三處地名,並一直沿用至今。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