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成功封殺 外媒報導疆藏幾乎不可能(圖)



2012年2月29日週三,攝於新疆葉城。在街頭站崗的武裝特警。此前一天,當地發生暴力衝突,造成12人死亡。(圖片:美聯社)

【看中國記者李婉君編譯】(基督教科學箴言報記者Peter Ford 3月2日週五報導)本週二,在遙遠的新疆西部地區,12人死於暴力。但揮之不去的問題是:他們是誰?他們究竟是怎麼死的?而且這也突顯出,要在中國這些邊遠地區發掘出有關民族間的衝突真相有多難。

最近幾個月,在穆斯林維吾爾少數民族聚居的新疆,及藏族人居住的中國西南部地區,均出現了暴力震憾。(北京)當局已基本上成功地向外界掩蓋了那裡究竟在發生什麼。

有關新疆出現新麻煩的第一條新聞報導,來自中國政府的官方新華社。新華社採用簡訊形式報導說,「暴徒」週二在喀什郊外砍死了十人,警察開槍擊斃了兩人。

當美國彭博社(Bloomberg)一名在北京的記者試圖從喀什政府新聞辦公室處發掘事件的細節時,一名官員稱,有關動亂的說法「毫無根據」。當該名記者告訴他是新華社登出的這篇報導時,該官員挂斷了電話。

新華社報導中沒有任何一處提到襲擊者及受害者的民族身份。

然而,在德國的維吾爾流亡人士有不同的故事。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發言人Dilxat Raxit對美聯社記者表示,襲擊者殺害了七名中國的武裝保安人員,有三人被槍殺。他說,還有另外兩人已經死亡,但他沒有解釋那兩人是怎麼死的。

類似的衝突也籠罩著藏區。在過去一年中,四川接二連三地發生藏族僧尼的自焚事件。西藏流亡團體稱,在抗議北京嚴苛的統治中,至少已發生了22起自焚事件。當局只承認其中的一​​半。

顯然,外國記者要發掘出在新疆或是四川到底發生了什麼,就應該到那裡去,與那裡的人交談。但做起來並不像聽起來那麼容易。

我們被允許前往新疆。但當我來到新疆,我發現幾乎沒有維吾爾人敢於冒著遭受懲罰的危險與我說話。在30年的記者生涯中,我在五大洲做過報導,發現身為一名記者是如此困難。後來我回到了北京。我發現,便衣警察在那一週的行程中,一直在偷偷地跟蹤我,盯著我的一舉一動。

(北京)當局也允許記者去四川。但警方已在據說出現動盪的地區周邊設置了路障,一旦發現有外國記者,警方就會讓他們回去。

有幾名記者,他們藏在毯子下面或用其他方式,曾成功地潛伏進去(包括英國衛報的Jon Watts,美國McClatchy報的Tom Lasseter,美聯社的Gillian Wong,他們最近都成功地進入了那些被封鎖的地區),但是他們在那裡都呆不長,也不能與很多人交談。他們必須牢記,一旦他們被當局逮住,當時在與他們交談的人就會陷入莫名的麻煩當中。

因此,整個世界要獲得新疆和藏區的新聞報導,嚴重依賴於受當局審批的中國官方新聞機構的報導。它們的報導看上去似乎是在混淆而不是澄清事件。依賴流亡團體的信息,無論他們多麼出於善意,他們有自己明確的政治議程。

對於本週在新疆死亡的那12個人,他們究竟是誰,他們是怎麼死的,可能只有他們的家人知道了。

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