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成功封杀 外媒报道疆藏几乎不可能(图)



2012年2月29日周三,摄于新疆叶城。在街头站岗的武装特警。此前一天,当地发生暴力冲突,造成12人死亡。(图片:美联社)

【看中国记者李婉君编译】(基督教科学箴言报记者Peter Ford 3月2日周五报道)本周二,在遥远的新疆西部地区,12人死于暴力。但挥之不去的问题是:他们是谁?他们究竟是怎么死的?而且这也突显出,要在中国这些边远地区发掘出有关民族间的冲突真相有多难。

最近几个月,在穆斯林维吾尔少数民族聚居的新疆,及藏族人居住的中国西南部地区,均出现了暴力震憾。(北京)当局已基本上成功地向外界掩盖了那里究竟在发生什么。

有关新疆出现新麻烦的第一条新闻报道,来自中国政府的官方新华社。新华社采用短讯形式报道说,“暴徒”周二在喀什郊外砍死了十人,警察开枪击毙了两人。

当美国彭博社(Bloomberg)一名在北京的记者试图从喀什政府新闻办公室处发掘事件的细节时,一名官员称,有关动乱的说法“毫无根据”。当该名记者告诉他是新华社登出的这篇报道时,该官员挂断了电话。

新华社报道中没有任何一处提到袭击者及受害者的民族身份。

然而,在德国的维吾尔流亡人士有不同的故事。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Dilxat Raxit对美联社记者表示,袭击者杀害了七名中国的武装保安人员,有三人被枪杀。他说,还有另外两人已经死亡,但他没有解释那两人是怎么死的。

类似的冲突也笼罩着藏区。在过去一年中,四川接二连三地发生藏族僧尼的自焚事件。西藏流亡团体称,在抗议北京严苛的统治中,至少已发生了22起自焚事件。当局只承认其中的一​​半。

显然,外国记者要发掘出在新疆或是四川到底发生了什么,就应该到那里去,与那里的人交谈。但做起来并不像听起来那么容易。

我们被允许前往新疆。但当我来到新疆,我发现几乎没有维吾尔人敢于冒着遭受惩罚的危险与我说话。在30年的记者生涯中,我在五大洲做过报道,发现身为一名记者是如此困难。后来我回到了北京。我发现,便衣警察在那一周的行程中,一直在偷偷地跟踪我,盯着我的一举一动。

(北京)当局也允许记者去四川。但警方已在据说出现动荡的地区周边设置了路障,一旦发现有外国记者,警方就会让他们回去。

有几名记者,他们藏在毯子下面或用其他方式,曾成功地潜伏进去(包括英国卫报的Jon Watts,美国McClatchy报的Tom Lasseter,美联社的Gillian Wong,他们最近都成功地进入了那些被封锁的地区),但是他们在那里都呆不长,也不能与很多人交谈。他们必须牢记,一旦他们被当局逮住,当时在与他们交谈的人就会陷入莫名的麻烦当中。

因此,整个世界要获得新疆和藏区的新闻报道,严重依赖于受当局审批的中国官方新闻机构的报道。它们的报道看上去似乎是在混淆而不是澄清事件。依赖流亡团体的信息,无论他们多么出于善意,他们有自己明确的政治议程。

对于本周在新疆死亡的那12个人,他们究竟是谁,他们是怎么死的,可能只有他们的家人知道了。

点击看原文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神韻晚會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提供社交媒体功能并分析我们的流量。 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