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政改」騙局

2012-06-04 02:25 作者: 羅甫

手機版 简体 2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什麼樣的「政改」?

自胡溫上臺執政以來,從未停止過政治體制改革的呼籲,似乎政改一直在密鑼緊鼓地進行中。今年兩會結束的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寳再煞有介事地指出:現在的改革已到了攻堅階段,沒有政治體制改革,經濟改革的成果,還有可能得而復失,社會上新產生的問題,也不能從根本上去解決,文化大革命這樣的歷史悲劇還能重新發生……。說得言真意切。只是什麼是政治體制改革,提出這個問題別說鄧小平和江澤民當政的時間加起來,單是胡溫當政,就已十年之久了,終究沒有制定一個明確方向。更讓人摸不著頭腦的是,在重慶推行極左的薄熙來同樣也聲稱要政治體制改革。那到底什麼是政治體制改革呢?向多黨制過度,結束一黨專制,實行一人一票民主選舉,固然是一種人心所向的政改。但站在中共立場上講,維持現狀,加強一黨的執政能力,也不能不說是一種政改。而堅持馬克思主義,重走毛澤東制定的極左路線,同樣也是政改。在中共的眼裡,政治體制改革其實就是一個包羅萬有的口袋,只要能利用,什麼東西都可以塞進去。當然這種似是而非的「政治體制改革」對於明眼人來看,沒有一點意義。

熟練的戲法

然而中國的百姓卻很單純,當每出現一次領導人的更迭,總會有一番聯想,總以為送走了瘟神,一定能遇上明君,從此天下將得到大治了。可是隨著時間推移,漸漸發現,政制依然未變,送走了瘟神,代之的仍然是瘟神,甚至比瘟神更糟糕。文革結束後,誰會想到七九年又興起文字獄,逮捕魏京生;更不能料到八九年發生六四屠城。九二年鄧小平南巡,又給人一番聯想,以為政改真的要開始了,可是之後在經濟建設向右轉的同時,以江為首的中共政權又發動了席捲全國的鎮壓法輪功運動,其手法的卑劣與文革時候鎮壓反革命相比可說不相伯仲,被迫害、虐待,甚至被自焚的慘劇層出不窮。筆者不是法輪功學員,對法輪大法從來沒有感覺,更從未認識過法輪功人士,但住處就曾被保安聯同公安拍門查問,如同當年查戶口捉拿流亡「地富反壞右」一般,由此可見鎮壓法輪功時的肅殺氣氛。

江退下以後,人們又對胡溫政權寄予厚望,以為中共領導人已過去三代,舊的意識形態應該有所淡化,新政將脫穎而出。可是胡錦濤接任總書記後首先要做的就是去西柏坡等老紅區拜祭,表示效忠,還公開表示,意識形態管治要向朝鮮和古巴學習。雖然之後總能聽到溫家寳總理在國內或國際場合言之鑿鑿要實行政治體制改革,但同時胡溫政權又承接著前江總書記的維穩大業,繼續打壓異見人士,甚至比江時期更變本加厲。

江時期在實施「穩定壓倒一切」的暴政同時,為回應國際社會要求,亦為給國內高壓的政治氣氛減壓,還選擇適當時機釋放六四時期抓捕的重要民運人士,劉曉波、王丹等就是那個時期被釋放的。可是胡溫上臺後又重新抓捕這些人士了,連依照國家法律為他人維權的譚作人、陳光誠、趙連海等人也不放過,抓了放,放了再抓。一般人以為國家只要經濟發展達到一定的水準,政治環境自然會寬鬆,這實在是一種自作多情的幻想。恰恰相反,經濟的發展令中共施行暴政更無所顧忌,劉曉波就是在中國經濟總量躍升到世界第二位時候,被以煽動顛覆政權罪重判十一年徒刑的。出身紅色詩人家庭的藝術家艾未未,因為汶川地震引發的「豆腐渣工程」而仗義執言,也不容於片面追求高經濟增長的胡溫政權,被以經濟罪名拘壓了好長一段時間,在受到國內外一片譴責的情況下,才作賊心虛放人,但其人身自由仍然受到控制。各地被打壓、被迫害,甚至被押入瘋人院的上訪人士就不計其數。

胡溫政權打著「政改」旗號所做的一切,與大眾心目中的政改顯然是背道而馳的。既然政改的方向是向左轉,那麼站在維護一黨專制的立場上講,薄熙來從○七年起在重慶實行的「唱紅打黑」應該是做對了。可是就像林彪當年高舉毛澤東思想旗幟,充當「文革」造反先鋒,卻又不容於毛澤東一樣,薄亦不容於核心政權,由上任重慶書記起,中紀委便開始在其大連老巢蒐羅各方面罪證,結果迫使薄集團內部窩裡鬥,最終爆發其最得力干將王立軍逃入成都美領事館的事件,薄苦心經營的「唱紅打黑」亦隨之功敗垂成。

綜合三十多年來中共的所謂「政治體制改革」,從華國鋒的「兩個凡是」到鄧小平「改革開放」加「四個堅持」,從江澤民的「三個代表」到胡錦濤「科學發展觀」,其實就是機會主義和實用主義相互交替的變戲法。這種政改是沒有思想內核的,目的只有一個,就是維護一黨專制,及其一黨專制衍生的變相世襲制,最終讓其統治集團的各家族利益一代承接一代,源遠流長。

不可寄望第五代

眼下,十八大將至,以習近平為首的中共第五代政權亦呼之欲出,單純的人們或許又看到了政改的一線希望,但筆者對這個未來的政權仍持否定態度。首先這個新政權是集體世襲的,這個通過世襲上臺的集團從血緣及基因上已注定他們是民族的另類。儘管他們內部的權力鬥爭不斷,殘酷性更甚於戰場交戰,但相對於國民,他們卻有著共同的利益,任何一方絕不可能將他們世代積累的既得利益分拆於民。其次,習近平有別於蔣經國,蔣是父傳子繼,一步到位,有絕對的領導權力,其個人因素可以決定一個政權的變革;而習近平是集體世襲制上位的,他不單頭上有兩個「娘娘」將「垂廉聽政」,同僚中也山頭林立,各股勢力盤根錯節。在這種權力態勢之下,即使習具有蔣經國的變革的宏願,也不可能顛覆其周遭的政權格局。從某個意義上講,一對一的世襲比集體交叉世襲更有變革希望。再且,整個中共統治集團,不論是舊貴族或新興勢力,都牢牢控制著國家的主要經濟財源以及利益分配,別說核心階層各家族富可敵國,二、三代在國外消費可以出手過億,置業、購奢侈品如提菜籃子買菜,就是下面各省市、地區的中層權貴,有哪一個家族不經商?那一個家族不富得漏油?指望這個已完全蛻變為私人性質的政權實行真正的政治體制改革,無異於求黑社會轉化為慈善組織。

從近日維權盲人律師陳光誠被迫出走美國領事館後的中國政府的反應,以及其長期在山東臨沂家鄉所受的慘無人道的人身及政治迫害,就可以看到這個政權的血腥本質。將人迫得走投無路,向他國求救,卻指責救助者干涉內政,並要求道歉;還掩耳盜鈴地說什麼十三億中國人不是那麼好瞞哄的。完全不將自己打壓網際網路、禁制言論及新聞自由的事實放於眼內,無恥和無賴程度比黑社會更上一層樓。更借題發揮聲明:中國人有權選擇走不同於美國和西方社會制度的道路,任何人都不要指望中國人離開自己的道路!這不等於剝奪十三億中國人選擇走民主道路的權利嗎?中共一切的極端所為及其反普世價值的頑固立場,還有多少政治體制改革的餘地?其長期掛在嘴邊的「政治體制改革」,其實是不折不扣的大騙局,中國人應就此覺醒。

(文章有刪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