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原諒鄧小平李鵬 民運界反應強烈

2012-06-06 20:40 作者: 李小嫻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記者李小嫻綜合報導】身在美國的前六四學運領袖柴玲近日在公開信中表示:原諒當年血洗天安門廣場的軍人及當時下屠殺令的鄧小平和李鵬。消息一出,引發各界震驚。有基督教信仰的柴玲讓不少當時八九民運的參與者和見證人理解但不能認同。批評指出,正義是非尚未得到匡正,原諒之說將助長當前殘暴政權還未停止的屠刀。

柴玲稱原諒六四屠殺者引發憤慨

著名民運領袖、人權活動家唐柏橋表示憤慨:真的嗎?她腦子進水了?不敢相信一個人的智慧和品性會低到如此程度。竟然在全世界都在痛悼」六四「死難者和譴責劊子手的暴行時,她這個當年的所謂「天安門總指揮」居然說出如此有違天理人倫的蠢話來。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發聲,指中國人不但要記住那些英雄,也要記住那些劊子手和幫凶。「惡行得不到懲罰,善行也就得不到彰顯。一個社會如果不能夠懲罰作惡歹徒,惡人將會越來越多,作惡將會越來越沒有心理壓力。這個社會將會是道德淪喪,秩序混亂。」

兩年半前有了基督教信仰的柴玲說,過去每當想到領導人以毀滅方式處理民運,會感到痛苦及憤怒,直到近年有宗教信仰才改變想法。

但有相同信仰的柴玲前夫、前學運領袖封從德表示不理解:就目前瞭解,現在李鵬及鄧小平生前都沒有要求被原諒,因此這個原諒的意義何在?值得探究。外界人士相關人士更是批評柴,不管是從宗教還是世俗的角度,寬恕犯下暴行的人都說不過去。

吾爾開希針對柴玲公開信回應《我無法原諒》:我身為這場運動的一分子,至今仍深深對那些為理想,為中國的自由民主而犧牲的夥伴致感悲慟,對於屠殺者仍憤恨難消,同時也揹負著巨大的倖存者的負疚。文章強調,對於踐踏和平、正義及人類良知的殺人凶手鄧小平、李鵬,我無法原諒,我無法在正義是非得到匡正之前原諒,無法在被害人原諒他們之前原諒!也想善意提醒柴玲,我們如果認同自己八九民運一分子的身份,我們就無權原諒。

八九學生民主運動的學生領袖王丹隨後發表緊急聲明:在殺人者還沒有任何懺悔,道歉,甚至還在繼續殺人的時候,被害方的原諒是沒有根據的。這樣的原諒,對六四死難者是很大的不公平。我希望外界知道,柴玲的這番談話只代表她自己以及她的信仰,並不能代表廣大的八九同學。我也公開呼籲柴玲正確區分個人的信仰與是非價值判斷這兩件事。

中國經濟學家夏業良在推特上表示,假如說柴玲被歹徒輪姦,即使她本人願意寬恕和諒解,作為具有社會正義感和正常倫理觀的民眾不會寬恕,更何況成百上千被屠殺者之家屬及上百萬六四參與者?且不應以基督教為擋箭牌。

1989年六四事件的學生領袖之一瀋彤認為,關於六四罪魁的寬恕問題,可以區分宗教的寬恕和法律的赦免。前者可以是私領域的,後者一定是公領域的。

高瑜:用殺人「換來」的穩定不能原諒

曾在中新社工作,六四當年時任《經濟學週報》副總編的獨立記者高瑜因「六四」兩次入獄。她表示,六四屠殺這一國家罪錯之所以不能夠原諒,一是因為屠殺本身就是反人類罪。二是因為北京當局用殺人「換來」的穩定,只是使統治集團公然通過權力市場化,在這23年當中將中國的金木水土劫掠一空,斷了中國持續發展之路。基督徒豈能忘記上帝之語:「申冤在我,我必報應」。

魏京生:不要以為政治和自己無關

中國民主運動海外聯席會議主席魏京生呼籲:不要以為政治和自己無關,不要以為自己已經躲過了六四的屠殺。這個屠殺被容忍的後果,就是今天的百姓受壓迫剝削的現實;就是道德淪喪秩序混亂的現實。人們並沒有躲過這場災難。只有推翻一黨專政這個製造災難的體制,中國才能把六四大屠殺真正當作歷史。

許多正還在中國受到共產黨迫害的人們不禁要問,獨裁者到現在都還沒放過人民,原諒之說用意何在?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