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高智晟女兒格格:光天化日下的罪惡(圖)

2012-06-13 12:48 作者: 張正
手機版 简体 57個留言 列印 特大


高智晟的女兒格格

【看中國記者張正採訪報導】外界難以想像,中共當局對一個年僅十多歲的小女孩,也調動大批警力監控,光天化日,無所顧忌,殘酷到這種地步……

因中共當局迫害而逃往美國的知名律師高智晟的妻子耿和,女兒格格及兒子天昱,目前在美國生活。看中國記者專訪了高智晟的女兒格格,她談及了她自己和家人在中國時遭受的身體及精神上的種種迫害,包括大批警力日夜監視一舉一動、學校參與迫害、一名男同學因為借她手機從此消失……。

七名警察監控格格上學 學校參與迫害

格格回憶道:我在中國的時候,那時,我是一個十三、十四歲的小孩子,我受迫害的情況可能大家不是很瞭解,我爸爸是一條主線,然後連帶著我媽媽,因為大家都是有良心的人,所以都不會想像到警察會欺負一個小姑娘,所以大家都很容易把我受迫害的事帶過了,因為大家都覺得沒有人會就是昧著良心欺負一個小孩子。

我那時在北京和平街第一中學上學,那段時間大概有六、七個警察跟著我上學,我們坐著一輛商務車,然後前面有兩排,我坐在第三排,旁邊又是兩個警察,旁邊都是坐滿的,警察跟著我上學,我的前窗和後窗都是有玻璃的,四個人在我前窗,三個人在我後窗,這樣子監視我上學。

學校裡,我的老師也參與了迫害,我個子很高,我當時在班裡女生中算是個子最高的,可是我要坐在第一排,坐在班上最前面的最中間的一個座位,方便他們好監視我。

我們那個時候,學校大概有兩千多個學生,所以,我們有兩個教學樓,一個在左邊一個在右邊,平均是一個教學樓一千個學生。我們那個教學樓有三層樓,但是因為我的關係,只有我們初二年級可以在那邊上課,其他的學生全部搬到另一所教學樓,兩個教學樓之間大概有一個操場這麼大,隔一個操場這麼遠,所以我們那個教學樓二樓和三樓是完全荒廢的,我們那個時候都知道,二樓三樓是有警戒線的,一上去呢,桌椅是非常亂的,一片狼藉,是完全荒廢的,只有一樓是供我們初中初二年級使用。

借我手機的男同學從此消失了

女廁所的房門被警察把鎖去掉,他們如果想推門進去是完全可以看見女生在上廁所,因為隔間是沒有小門的。

因為之前發生過一次我找我們班一個同學借個手機,我躲在廁所裡打電話,這個被發現以後,廁所整個大門沒有鎖,小門全部沒有。當時,在警察和老師的高壓下,班上同學不敢跟我說話。那個借手機的同學,我就跟他說,我說我求你,你可不可以借我用一下手機,當時全班只有他一個人把手機借給我用,結果被老師發現了之後,這個男生再也沒有來上過學,這個男生從那一天開始到我初中畢業再也沒有出現過。

我還記得有一次,老師讓我從班裡出去說讓我幫她拿一個東西,幫老師取一個文件,取一個文件我就回來了,可是我提前回來了,我發現老師在給全班同學開一個會,這個會說的是什麼呢,這個會說的是,老師要全班同學明白這個厲害關係,我的家人是政治犯,大家跟我之間要保持一定距離,如果誰跟我說話,老師說誰是有可能進監獄的。老師說,你們看看,她身邊都是警察,跟她說話是要進監獄的,要大家全部小心。

老師還說:我們初二年級一共只有三個班,這番話不只是跟你們說,我還會跟另外兩個班說。我當時聽了心裏非常傷心,但是你沒有辦法,你還是要繼續上課。

我個人覺得這個老師沒有起碼的師德,沒有為人師表,他沒有覺得,我要心疼你這個學生,我知道你不得已受迫害,我要保護你,我覺得他並沒有,我覺得他並不是一個很有良心的老師。

打電話給胡佳叔叔 遭男警當眾毆打

那個時候,我不斷的想盡辦法跟胡佳叔叔還有滕彪叔叔他們聯繫,有一次,那天是中午,吃飯時間,所以全校學生,都在操場上玩,大概有兩千多人。我就跟我的同學說,我說你幫我看一下他們,我要用公用電話給胡佳叔叔打一個電話。因為這時警察都吃飯了。同學就給我看著,我正在給胡佳叔叔打,我同學跟我說,格格,把電話撂了,他們來了。但我那個時候剛給胡佳叔叔打通,這個機會我要把握住,於是我就抓緊時間,抓緊那幾秒鐘,給胡佳叔叔講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之後一個男警察過來了端著一個水壺衝我就是一巴掌,全校都在看,當時我同學也都嚇跑了。他們打完我之後又當沒事人就走了。

結果當天放學的時候,我非常餓,我說我可不可以去學校旁邊買一個零食,他們跟我說不可以,我就問他們為什麼不可以,他們就是一下把我推倒,推倒之後七八個警察上來拳打腳踢。就在學校門口,而且當時是放學時間,只要出去路過的同學都能看到我被他們拳打腳踢。

最後是把我像抹布一樣扔到他們車裡。我前排的一個警察故意把他們車上的保溫瓶,一個暖水瓶給碰倒,那個水就流了我一褲子,當時非常的燙,我的身上一些地方被打得青腫,痛,但是我心裏的痛更難受,他們沒有理由,當眾去打一個小姑娘,真的是沒有人性。

他們打我,一個有人性的人看到,都會覺得它是一個錯誤的事情,可是他們,卻可以當眾把這件事情做出來,就像野獸一樣,甚至比野獸也不如。

那時候我才十三四歲。這事我沒有跟我媽媽說,我不想讓她擔心。

家中住滿警察 洗澡要開著門

有一次我要洗澡,但是他們要開著門,因為他們都住在我們家裡,需要看著我們,我就聽見他們在罵我媽媽,當時我在洗澡,我聽的不真切,聽他們在罵我媽媽,我當時覺得太屈辱了,我一下就爆發了,很大聲的尖叫了一聲,我就覺得這過的都是什麼日子呀?

我們家整個都是空的,能被他們搬走的東西全被他們搬走了,我們家那個時候住的房子很小,卻住滿了警察。我們家室內有8個,樓道裡,我們三樓兩個,二樓兩個,一樓兩個,然後呢中間的那個隔斷也有兩個,樓道裡面就有八個人,室內有8個警察,樓下蓋了一個小房子,也住滿了警察,再往前500米就是一個派出所,那就不說了,成百個警察,我當時覺得太屈辱了。

他們每天寫監視我們的日記,我們家吃飯了,我們家幹什麼都要寫日記,我就覺得他們太不把我們當人看了,我媽媽在那邊哭,他們在那邊罵我媽媽,我在這邊洗著澡,我是一個小姑娘,我必須把門開著讓他們看我洗澡,我覺得太受不了了,我那個時候小,但是我那個時候心裏堅信著我爸爸做的事情是對的,我就覺得我們家不能受到這樣的待遇,這樣的侮辱。

中國知名律師高智晟,曾代理各種維權案件,其中包括為法輪功學員辯護,並公開向中共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但高智晟也因此遭到當局迫害,目前仍被關在監獄裡。

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