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家族」只是一頂政治帽子?!(組圖)

2012-06-23 12:30 作者: 信力建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所謂「四大家族」,即蔣中正家族、宋子文家族、孔祥熙家族和陳果夫、陳立夫家族。圖為蔣介石和宋美齡的結婚照(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所謂「四大家族」,即蔣宋孔陳四大家族,指20世紀上半葉控制中國政治,經濟命脈的四個家族,即蔣中正家族、宋子文家族、孔祥熙家族和陳果夫、陳立夫家族。有道是:蔣家的天下陳家的黨,宋家的姐妹孔家的財。蔣介石是「四大家族」毋庸置疑的領軍人物,有了蔣中正的才能和野心才有了曾經煊赫無比的「四大家族」——「蔣宋孔陳」。四大家族一說最早是由中共領導人瞿秋白在1920年代提出的,後來陳伯達在國共內戰中寫《中國四大家族》一文中指稱四大家族借抗戰為名聚斂民財,獲得了多達200億美元的財富。
   
我們應該注意的是:這種說法較多出現在1980年代前的國共對峙以及改革開放之前的中國大陸,帶有敵視意義,是意識形態宣傳的需要。事實上,無論從財富的數量,還是從財富的性質,我們都無法認定歷史上存在這麼一個聚資斂財禍國殃民的「四大家族」。


1945年陳立夫全家福(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先看數量。
   
整整60年以前,即1947—48年,陳伯達(1904—1989)在《中國四大家族》一書中,首次把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陳果夫陳立夫兄弟並列為中國的「四大家族」也即四大財政金融寡頭。他提出蔣宋孔陳為首的國民黨官僚買辦資本借抗戰名義中飽私囊,並估算這「四大家族」侵佔的資產高達200多億美元。但有人提出疑問:整個二戰期間美國向中國提供的租借物資總計16億美元,那麼這「200多億美元」從何而來?顯然說不過去。陳伯達的著述並非學術研究,而是政治宣傳品,數據是靠不住的。而且,從這些人身後的蕭條來看,也足以看出他們根本沒有這麼多財產。
   
先看宋美齡。據其外甥女孔令儀說,宋美齡一生不問金錢事,宋美齡在臺灣也沒有任何房地產。惟一擁有的一棟房子在上海,是宋美齡1927年在上海與蔣介石結婚時的陪嫁。這幢房子當時在法租界霞飛路(即如今的南京路)附近,現由祖國大陸方面保存。這是宋美齡生前惟一的房產。孔令儀指出,宋美齡一生不會賺錢、更不管錢,身後僅留下12萬美元銀行存款,由孔令儀代管,此外別無其它資產;宋美齡晚年在紐約,住的、吃的、用的,包括昂貴的醫藥費用,均由孔家出錢。再看陳果夫,陳果夫1892∼1951,浙江吳興人。原名祖燾,字果夫。曾與其弟陳立夫一起把持國民黨黨務,組織CC系,長期與蔣介石、宋子文、孔祥熙同為官僚資產階級的代表,合稱四大家族。去臺後,蔣介石為了改組國民黨,並給蔣經國掃清政治道路,"二陳"即被開刀,重權盡失。陳果夫久有肺病,又歷來清廉,在陳立夫去美國後,家庭經濟發生危機,無錢治療加重的肺結核,導致病情難於控制。後雖得蔣介石特批5000銀元接濟,但已對病情無濟於事。於l951年8月28日死去,終年只有60歲。其弟陳立夫1900∼2001,曾任國民黨中央組織部部長、中央政治委員會秘書長,與其兄陳果夫同為CC系的首領。1949年12月去臺灣,1950年,蔣介石"改造"國民黨,整肅CC系,陳知大勢已去,寫信給蔣請求出國,離開了臺灣,在美國辦了一個小型養雞場。與其妻過起了清苦恬淡的田園生活。1967年,陳立夫偕夫人返臺定居,但除讀書自娛,就是推動中醫之學,不過問政治。晚年陳立夫積極提倡"中國文化統一中國",並提出對大陸經援方案,期望為統一事業做出貢獻,被評為"反共老人要做聯共先鋒",曾震動臺灣朝野。2001年2月8日,新華社發布新聞:"陳立夫先生今晚在臺中病逝,享年101歲。至於四大家族之一蔣家的蔣方良女士,其晚年更是窮困潦倒:蔣經國逝世以後,蔣方良晚年只靠撫恤金過日子,生活感到壓力,連出門旅行都不寬裕,更別提回俄羅斯探望親人。蔣方良晚年只靠其夫的補發二十個月撫恤金生活。據瞭解,近年來,因為罹患肺氣腫,蔣方良必須帶呼吸器過活,身體每況愈下,1992年和來自故鄉的白俄羅斯首都明司克市長見面的時候,市長邀請其回故鄉看看。蔣方良當場就鬱鬱的說:「我沒錢,怎麼回去?」讓市長大為吃驚。想回俄羅斯,但竟然因為沒有經費而作罷,這位回不了故鄉的所謂「第一夫人」,看著蔣家從顯赫走向凋零,晚景淒涼令人不勝唏噓。
   
要之,從事實上看,當初攻擊所謂「四大家族」是中國最大的貪污集團,侵佔的資產高達200多億美元之說,顯然是不實之詞,應該推翻。再

看性質。


宋子文(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當然,我們也得承認,這「四大家族」確實曾經掌握了了大量國家財富,但這些財富是不是他們的私有財富呢?又能不能算是他們貪污所得呢? 也就是說,這些財富屬於什麼性質的財富呢?
   
對此問題,我們應該首先把「大家族」私有的產業,跟 「公家」(國營或官營)的產業區分開來;把國民黨政府名下的國有資產、跟各個家族私人的資產區分開來。譬如,1928年11月1日,中央銀行成立。自1928年至1935年,宋子文、孔祥熙先後擔任南京國民政府財政部長、中央銀行總裁。這並不是說:中央銀行就等於是宋子文或孔祥熙兩家的財產。又如:交通銀行創建於1908年,是中國早期的四大銀行之一,也是中國早期的發鈔行之一,在近代中國金融史上佔有重要的地位。交通銀行在籌建過程中,採取了官商合辦的形式,為股份有限公司性質的商業銀行。交通銀行成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負責借款贖回京漢鐵路的經營權。經過努力,京漢鐵路的路權於1908年12月收回。交通銀行初期為經營輪船、貼路、電信、郵政四種往來的專業銀行,以後逐步發展成為經營一般銀行業務的商業銀行。交通銀行較早地借鑒了國外商業銀行的經營管理方法,是我國最早在海外設立分支機構的銀行,對促進我國早期銀行業的發展起到了一定作用。1928年,國民政府頒發了《交通銀行條例》,特許交通銀行為「發展全國實業之銀行」,交通銀行成為當時第二家最大的官商合辦銀行。1935年,國民政府形成了中央銀行、中國銀行、交通銀行、中國農民銀行、中央信託局、郵政儲金匯業局,即「四行兩局」的金融體系,為發展中國近代工業做出了貢獻。實事求是地說,交通銀行並不是孔家或宋家的私有財產。再如:抗戰勝利後國民黨政府的中央銀行接收敵產,據國民黨政府財政部統計,偽中央儲備銀行庫存黃金為55.3492萬兩、白銀763.9323萬兩、銀元37.1783萬枚、美金550萬元,以及偽中國聯合銀行庫存黃金17萬兩、美金1020.1460萬元並2.6544萬英鎊。經過接收,財政部握有外匯9億美元,黃金600萬兩,接收敵偽資產約合10至20億美元。這些金融資產,是歸國民政府所有、歸財政部管理,而不能認為是「四大家族」個人的私有資產。


何應欽為孔祥熙祝壽(資料圖片/看中國配圖)

要之,以前所謂「四大家族」的「官僚資本」實際上都不過是經由他們管理的「國家資本」——或者用現在的話來說,叫「國有資產」,不能算在他們私有財產中去,當然更不能因此斷定他們是貪污集團。
   
總而言之,蔣宋孔陳雖有些家產,但從經濟上考察微不足道。孔陳是大財團,雖在財富積累的過程中較多的挖了國有資產的牆角,但仍屬於個人資本主義經濟的範疇,和國家資本主義是不同——戴在他們頭上所謂「控制中國政治,經濟命脈」的「四大家族」的帽子,可以休矣。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