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出版物揭薄一波全家人的糜爛生活


薄一波的骯髒靈魂和糜爛生活

糜爛生活

薄一波早就過著資產階級達官貴人的生活。薄在黨派他到閻錫山那兒搞統一戰線工作時,當上了閻的財政廳廳長,過著大官僚的豪華生活。薄在太岳當區黨委書記時,革命正處在艱苦時期,而他一次就用幾匹騾子馱了日用品和布匹等,生活極為奢侈。

薄一波的靈魂十分骯髒。他喜歡看腐朽的黃色電影,很欣賞香港大腿片。他愛讀黃色小說、封建小說,喜愛的劇目有:《坐樓殺惜》、《三看御妹》、《王老虎搶親》之類。不僅自己看,還要全家老小共欣賞。

薄一波幾年來借公家大量的錢收藏了不少古典書籍,其中有:《邯鄲記》、《隋唐演義》、《女仙外史》、《元朝名臣事略》、《昭明文選》等等。薄把這些書視為珍寶加以保藏。

薄經常在家裡大客廳裡,架起錄音機,請上琴師,和胡明坐在沙發上,聽他女兒唱舊京戲。他還叫廣播電台大批錄製已被禁演的舊京戲。

薄長期過著腐朽生活。他全家八口人,佔居著三個大套院。薄在東城住時,嫌住處附近馬路不平,命令北京市鋪柏油馬路,鋪好不久,又嫌東城住處對孩子上學不方便,又搬到西城。薄家裡住的房子本來已經夠好的了,但他還嫌不舒適。年年讓公家翻修,幾年來共花國家資金二十多萬元。薄還把他在北戴河暑期住的房子也修了。

薄看見有新的汽車就要換,已換了四次汽車.近幾年來出去不坐小飛機,一定要坐大飛機,沒有時就不滿意。去年薄在上海從北京調公務車到上海(車上有胡明坐著),在浦口過輪渡,為了使薄的車廂先渡,只好把另一節車廂甩下。

薄一波夫婦和兒女衣服無數,僅各式男女大衣就有十四件之多,各種奇裝異服使人看了作嘔。一九六○年,薄一波在出國前夕,他老婆為他化六百多元在估衣店購買金絲大龍衣料一件,由高級服裝店作成大龍袍式的睡衣。

薄夫婦、女兒經常喝人參湯,現在還存一木箱和一大瓷缸人參。

在經濟困難時期,薄和他老婆利用每次出差機會,依仗權勢,大開後門,大搞特殊化。購買的東西,從布匹、呢料、毛線、鞋襪、手錶、油、糖、水果、餅乾、西瓜、花生米,甚至還有臭豆腐,一直到碗筷、掃帚,應有盡有,滿載而歸,並常以家庭生活困難為名讓公家報銷。特別是一九六二年底在廣州某一次會議期間,薄一波親自從小汽車裡把一大卷衣料偽裝著抱下車來奔上樓去藏好,在群眾中留下極壞的影響。

在困難時期,薄養了很多雞,到處要雞飼料,要糧食餵雞。有時還用小站米、饅頭餵雞。薄一波親自掌管雞房鑰匙,親自取蛋。雞下蛋少了,就查問,怪工作人員沒有把他的雞餵好。他家裡桃樹上結了桃子,都要數數,怕別人給吃了。

薄夫婦出門,只要人家那裡供應茶葉,就不喝自己帶的,有一次還偷了賓館工作人員的一包茶葉。他們夫婦本不吸菸,卻把賓館供應的煙拿回家來待客。

薄一波還採用叫苦、賴賬、借款、養病吃貴重藥等等辦法,從一九六○年起到一九六六年共化用公款五千餘元。薄每月工資四百多元,胡明二百多元,機關事務管理局每月定期補助二百元,共八百多元,可謂高官厚祿,這還不箅,近幾年來,經委機關已給他補助了五千餘元。薄為了保養自己身體,不顧國家外匯緊張,在廣州用外匯購買貴重保養藥品達六百餘元,由機關報銷。

薄利用出國之機,大發橫財,嫌北京的物品不好,派專人陪同他老婆往天津採購。這次報銷大大超支,由機關報銷了一部分,其餘部分還是大大超過,最後還是由劉甯一同志被迫批報了。

薄把公家財產據為己有。把公家的窗簾作了被裡和孩子衣服.從廣播電臺借來一架錄音機,從釣魚臺借來一個石磨,從華北被服廠借來一臺縫紉機,都據為已有,有的已出賣了。

薄看了機關事務管理局轉發國務院關於私事坐車收費問題的通知後大發脾氣說:「中央這樣做,卡的我太嚴了,我洗澡看電影是公事、收我費我就不坐車」。國務院規定生活用具、洗沙發套要自己出錢,當秘書把國務院規定給他看時,他大罵說:「管理局全是他媽的混蛋!你局長來坐不坐我的沙發……?」薄還跳著腳喊:「你把候春懷局長給我叫來!」候局長來後,薄訓了一頓,從此薄家這方面的開支一律報銷。

經委召開全國性會議都必須在高級飯店開,否則甯可推遲會期或把別的單位攆走。每次開會薄都指示辦公廳要把生活搞好點,他不顧國家財政制度,每次會議費都大大超過,特別是一九六二年冬廣州會議,薄帶頭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蛇、狗、貓肉,水裡、空中、陸地上珍禽走獸應有盡有。每次會議薄都利用職權在飯店私人請客,公家報銷,全家大小都來赴宴,吃了不算還得帶走一部分。

㈡支持老婆胡明為非作歹

薄一波的老婆胡明自進城以來,依仗薄的權勢,以病為由長期不上班,反而扶搖直上。胡原在建工部時是十二級的付局長,一九六三年擬調經委時,反黨分子劉秀峰為了討好薄,給她提了一級,在經委還未上任就調到前手工業管理總局,又通過反黨分子安子文、喬明甫,一躍而為十級局長。二輕部成立時,徐運北通過他的老婆沙曉魯同胡明搞政治交易,結果徐當上了部長。徐為了向薄感恩報德,又把胡明提拔為部黨組成員。

她任局長以來,配備了三個秘書,派頭真是不小。在最近十年內,胡明曾先後出國五次,到過蘇、英、朝、日、法五個國家。有幾次出國是依靠薄的牌子,強行「走後門」去的。到了外國,不遵守外事紀律,違法亂紀,不按國家規定,亂花外匯.在法國時買了一輛轎車,至今還存在大使館裡。在法國期間同戴高樂夫人拉關係,一同拍照,不請示使館、黨委,擅自邀請戴高樂夫人吃飯(未成)。在日本期間,不顧民族尊嚴,穿上日本婦女的和服到處拍照,政治影響很壞。為了搞投機竟向一華僑借了日幣三千萬元,大買生活用品。回國後由二輕部用人民幣還給該華僑在山東的親屬。對此,山東人民銀行曾提出抗議,由於胡是副總理夫人就只好不了了之。

一九六五年十一月,薄隨中央其他領導同志去西南出差。當時胡明同二女兒在廣州養病,因薄不在身邊,給她母女的待遇只能按規定辦事,她很不滿意。為了達到提高自己的身價,她竟強要趙紫陽同志打電話給薄說:「你女兒病危(其實女兒病並不重)」。薄立即從西南趁飛機趕到廣州。

㈢培養修正主義的苗子

薄一波的孩子每人都有一套完整的房子,每屋還鋪著地毯,擺著沙發,每個小孩都有手錶,半導體收音機、進口自行車。薄的二女兒從不讀毛主席著作,遇到勞動和政治運動就想方設法逃避。有時要工作人員為她抄作業、做練習;稍有不滿,就大發脾氣。薄請畫家教她繪畫,請京戲教師教她唱京戲,請古詩教員教她作詩。她有病時要吃核桃大的饅頭,大一點也不行。平時小病大養,不上學,逛來逛去,拖著拖鞋,手拿捶背棰,邊走邊捶打著腰背,使人看了作嘔。每天飯來張口,衣來伸手,連手絹、月經帶都要保姆洗。他的第七個孩子不肯好好學習,他們要秘書幫這個孩子補課,幫他學英語。他的孩子睡在床上一邊吃糖一邊聽講。薄看了在一邊發笑。有時秘書批評他孩子幾句,薄就訓斥說:「不耐心,不會誘導」。薄的大男孩曾輕蔑地說:「為人民服務,我才不管呢!只要我念好書,將來上清華,以後做專家。做不做黨員無所謂……。」有人告訴薄,薄聽了一笑了之。

薄的孩子上學都用汽車接送,特別是多年來還叫宿舍的工作人員給孩子往學校送飯。孩子有病和薄一起休養,胡明也跟著去。薄為了給女兒治病,親自把衛生部錢信忠部長找到家裡,命錢部長從廣州調來林大夫(政治上有問題)。林大夫到京後,住在民族飯店,胡明告訴不許別人去看病,只准他一家看。廣州的很多病人因林大夫一走,治療中斷,有的找到北京要求繼續治療,但得不到薄家批准也不行。薄還專派大夫,隨同他的二女兒到上海、杭州、南京療養。

薄的大女兒大學畢業後,通過外交部「走後門」連同女婿一併分配到駐英代辦處工作,二女兒考上大學要轉學、轉系,通過教育部和黑幫分子陸平「走後門」,辦理了手續。

㈣封建主義的孝子賢孫

一九四九年,薄的母親死在北京,前華北局的有關負責人為薄忙得不亦樂乎,薄還不滿意。後來薄把其母的屍體運回老家山西。薄父死在陝西,進城後專門派人又把屍體運回老家與其母的屍體埋在一起。薄還到坆上痛哭燒紙。一九六五年,薄全家乘專車回家,上墳弔唁。薄真是個封建主義的孝子賢孫!

㈤把家中工作人員當作奴隸

在薄家中工作的同志一年到頭只能是服服貼貼地給他們搞家務事,沒有禮拜天、假日,不管什麼時間得隨叫隨到。稍不順心,不是訓斥,就叫下放勞動。

薄一波進北京以後就把他的警衛人員、保姆當成佣人使用,除了給帶孩子外,還給洗衣服,連胡明的褲叉、月經帶也得給洗。他們對工作人員的態度很壞,動輒訓斥工作人員「腦子笨」、「不靈活」,「不會辦事。」薄的幾個孩子都已長大,工作人員還要侍候他們,飯菜稍為晚送一會,薄就訓斥「孩子身體不好,你們負責。」薄的小孩開口就罵工作人員是「笨蛋」、「混蛋」。

薄的警衛秘書王俊池同志,從小參加革命,跟他一起十多年。雖然王存在某些缺點,但是個好同志。平時薄、胡經常厲聲責罵他。有一次王的孩子病了,王回家住了兩天。薄、胡極為不滿,馬上就把機關事務管理局的侯局長叫來,要他立即作出把王下放勞動的決定,王含淚而別。孫玉傑同志從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五年在薄一波家當管理員、警衛秘書,他的父親死了,向薄請假,竟遭到怒罵:「鬼催著你了,給我滾蛋」!工作人員李天金同志的母親死了,再三請假要求回家一趟,就是不准,結果李哭著給他們開飯。

經濟困難時期,他怕工作人員偷他的東西,曾規定工作人員出入宿舍要經檢查。有一次,薄把半導體收音機放在衣櫃裡忘記取出,他就猜疑是工作人員偷了,要查全宿舍工作人員,後經服務員發現取出才作罷。他有二塊手帕叫他老婆送了人,他硬賴工作人員偷去了。有一次叫工作人員買了十斤杏,回來他就親自過稱,看少了半斤,硬賴買杏的同志吃了,逼著檢討,後經查找,是因賣杏的未去包裝少給了半斤,補上才算了事。

原標題:《骯髒靈魂和糜爛生活》,是以1967年5月「中共中央工交政治部《古田兵團》」與「冶金部機關《捍衛毛主席革命路線聯合戰鬥團》」合編之《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薄一波罪行錄》。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