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的功與過 嚇唬人也算功勞?

2012-07-07 15:40 作者: 列百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澤東認為:「凡事都有‘兩面性’,要一分為二看問題。」那毛澤東這人,是否也有兩面性,對他在為人處事方面,是否也可以一分為二地看待?他是否也有優點和缺點?在「毛林的時代」誰也不敢說和不准說。說了就叫「惡毒攻擊」(簡稱為:惡攻),那是死罪。這種「死罪」,在海外的民主國家裡是找不到例子的(所以叫他們為「資產階級民主」)。

中國大陸革文化命期間,郭沫若之子郭世英(北農大學生)在1968.4.22,就因為說了「毛澤東思想也應該一分為二」這句話,就被極左份子「依罪」關押起來,毆打至殘,加上他在戀愛上有人爭醋,就拚命湊集越來越的「罪狀」而「打到殘、迫到死」。類似這樣的人和事,是多到舉不勝舉的。

毛澤東死後,一本《中國共產黨的七十年》,從1990.5.寫到1991.8脫稿。其中,批評了毛澤東的許多過份明顯而嚴重的錯誤(未包括全面的錯誤和錯誤的根源)。

毛澤東生前最寵愛的秘書胡喬木先生,看了這本書的初稿都不能不承認:毛澤東自從在「八屆二中全會」上開始耍出了幾近老流的態度,強行凌駕於全黨之上去否定「八大」的正確路線和方針,因而很有點意見。於是,喬木先生對毛澤東統治的廿多年的評論說:

「八大以後的十年是曲折的。

文革的十年是悲慘的」。

可見,老毛浪費了中國二十年的前進步伐,此功?此過?在世道的天平上,如何衡量?

閣下,對這「功」、這過(罪過),用您做人的良心當作天平,自己去衡量衡量。

在下摘錄過「四千名老幹部,在討論‘黨的歷史問題決議’時,對毛澤東的個人評議」。也許這文章揭露的錯誤問題很多,一些從來無知的人,看了驚訝,不敢吃飯了,要求刪了。刪了也好,原來寫得不夠全面,重新改寫可以寫得更全面一些。

不過,刪了這篇博文,就表示不敢讓人家公開議論它嘛!

人家資本主義國家的人,可以公開評論活的在職的總統,而我們卻不許說死屍生前的事。

過去的奴隸制度社會,奴隸不得直視奴隸主。等到社會進步至封建制度時,朝廷裡就有「諫議大夫」而有人可以批評皇帝了。社會再進步到資本主義制度時,平民也可隨時批評總統了。

回溯毛林時代(主要是接近革文時期),誰批評正副主席都叫做「惡攻」(惡毒攻擊),那是「現行反革命」。

毛澤東死了以後,中國社會逐漸開始進步了,連毛澤東的衛士長都公開發表了「走下神壇的毛澤東」。

當然,還有一些報刊也開始刊登了毛的某些錯誤問題了。可是,「文革派的人」老是想阻止社會的進步,因而仍然想不准人家說話,可是,這禁不絕的。香港售價很貴的《爭鳴》、《動向》都敢說,更有不用買而贈閱的《大世紀》和專登「廣告」的許多報刊(難記其名),都刊登了一些老革命同志在回憶錄中批評老毛的事例。

且問,毛澤東的錯誤,能掩蓋得了嗎?比如,大躍進造成人為飢荒的事,本來是時久事淡的。如果忠忠實實地做出結論來,作為「治世之監」這類的東西,放下來也就算了。可是,由於某些掌權人失策於邏輯性錯誤,老是想去否定事實,結果是「紙難包火」越來越多「證據」被垣露出來,越來越被動地揭得讓更多的人都誠服了。

現在,仍是高級知識份子見識多,都說「功過‘三七開’是沒有根據的,要重新評議」。

統治廿多年,不算其他罪惡性的錯誤程度,僅僅就題意上,這廿年的時間被浪費,就已經是「建國後過大於功」了。其實,他的「左」傾錯誤,應當是從1953年合作化運動算起:他採用了「批判鄧子恢」的「政治壓力手段」去辦合作社,這就是錯後的更錯。我們回溯一下:這次的「改革」,就是從解散合作社而「分田到戶」開始的嘛。不過,當年誰也不敢正式說「分田到戶」。因為以前說分田到戶就是走回頭路、會有千百萬人頭落地。這話(謠言)嚇到誰都不敢要求「分田到戶」。現在已經分田到戶了,有「資產階級」在讓千百萬人關落地嗎?

如果嚇唬人也算功勞,那就你自己去評說吧!。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