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和毛的幽靈 北京真正害怕的是什麼


【看中國記者魏錦華編譯】(本文為Justin Raimondo於7月9日在AntiWar.com發表的題為「Bo Xilai and Mao’s Ghost(薄熙來與毛的幽靈)」的文章。以下是該篇文章的譯文,譯文有刪節。)

當(烏坎)騷亂震動廣東、經濟高速增長開始減速之時,薄熙來和其妻子谷開來的事件,與所有其它因素一起將中國帶入了危機,這些因素包括:官員腐敗、黨內權貴和普通人之間的收入差距日趨擴大、黨內派系林立,當然,還有毛澤東的幽靈。

薄熙來被解除了一切職務,並從公眾視線中消失,現在已經過去了14週,北京當局仍然沒有定論。薄熙來醜聞震動中國長達數週,並引發了政變傳聞,不過,政變傳聞很快被網際網路審查機制打壓了下去,黨的宣傳機器紛紛譴責薄熙來,然後,忽然之間,一片死寂。北京到底在發生什麼?

薄熙來的命運很可能正成為黨內高層激烈博弈的主題。顯然,在高層他有一些支持者,那些人希望找到一個可以繼承毛澤東傳統的人,而薄熙來推動的唱紅運動印證了毛思想。中國或許已經走了資本主義,但黨內仍然有一些老前輩把年輕時的意識形態口號很當回事。在北京有「改革」思想的官員們,手上掌握著黨的大權,但是各派四分五裂,可以想見,像薄熙來這樣的政客可能會挑戰世界歷史上規模最大的腐敗寡頭統治。

關於薄熙來的金融帝國的故事在流傳,該金融帝國由他恣意的妻子所統治。還有對薄熙來妻子試圖將60億美元轉移到海外的模糊指控,當海伍德威脅要揭露她時,她毒殺了他。

另一方面,如果我們看看中國每天正在發生的實際腐敗情況,中國自己的央行最近報告,腐敗官員已經將1230億美元轉移到了海外,薄熙來及家人被指控的罪行與之相比簡直是小巫見大巫。在中國真正的腐敗醜聞是,如果不賄賂官員就做不成生意,無論是國內生意,還是和外國人的生意都是如此。中共的太子黨是中國的特權階層,他們的錢抬高了從曼哈頓到馬里布(譯者註:馬里布是加州洛杉磯的海濱城市)的高端房地產市場。過去,中共黨內的派系是圍繞著意識形態展開的,有「左派」和「右派」,而現在派系因為爭奪金融資產而產生,當黨的官僚變賣「公共」財產給競價最高的人,這些派系演變成了新的「資本主義」階級。

當局現在,就在家門口,正面臨著巨大的經濟問題,其中一個最動盪的因素是數千萬的農村流動人口,佔全國人口的16%,他們為中國的出口型經濟提供了廉價的勞動力。社會和地區緊張局勢因為這個巨大的流動人口而加劇,他們生活在社會的最底層,最近廣東的騷亂只不過是之前無數個事件的重演。自從1990年代初,大規模騷亂和其他類型的公共騷亂的數量成指數增加。1990年代初,只有8300起,而2012年,數量超過9萬起。黨的官員強征土地通常是誘因。

薄熙來迎合了一些人日益增長的不滿,那些人目睹了中共蛻變成了黑手黨,並記得或自以為記得(毛時代)曾經更好的日子。他的打黑贏得了廣泛支持。他把所有黨中央最擔心的事情都火上澆油---毛思想、民族主義、日益加劇的經濟不平等。

薄熙來和其妻子的命運將顯示誰會在這場鬥爭中獲勝,而這件事件的時機,是至關重要的。

如果到18大召開時,薄熙來事件仍然懸而不決(看起來很可能,因為官方到目前仍然沉默),那麼中國或許會再次面臨有趣的情況。

(到現在)問題仍不能及時塵埃落定,意味著中共黨內鬥爭正酣—而此時正值中國開始感受到世界經濟衰退的影響之時,也是正值中共面臨國外的新的威脅之時。美國已經重新將他們整個的「防禦」策略重點轉移到了亞太地區,而南中國海的騷動已達到了沸點。

美國的頭號債權國,假設會成為將來超級大國的中國,是一隻紙老虎。北京當局花在國內警察上的錢超過了軍費,這應該讓我們看到他們真的害怕什麼。他們有擔心的理由。

中國的獨裁政權比敘利亞的復興黨政權更加脆弱,更不堪一擊:一個震顫就會動搖整個系統,並威脅其非常脆弱的根基。自從文革,中國領導人一直成功地摀住了湧動的民粹主義強大暗流,但以後他們不見得那麼容易做得到了。毛澤東的幽靈正在這個國家遊蕩,其不計後果又貪婪的統治者們過著豪華的生活,帶領著沒有人相信的「共產」黨。如果他們不小心,這些「太子黨們」可能會發現他們被罷黜的容易程度超過任何人的想像。薄熙來事件揭示了大廈出現的第一條裂縫,隨著(外界)對政權壓力的增加,更多的(裂縫)很可能會出現。

(譯文有刪節,點擊看原文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