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大揭薄一波:骯髒靈魂和糜爛生活


自薄熙來由王立軍事件牽出並被「雙規」後,網路上曝出從薄一波到薄熙來,再到薄瓜瓜這一紅色家庭中各種冷血、淫亂、貪婪的發家史。其中關於薄一波的眾多報料,來自1967年5月「中共中央工交政治部《古田兵團》」與「冶金部機關《捍衛毛主席革命路線聯合戰鬥團》」合編的《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薄一波罪行錄》的文獻。

這份被電子化的資料,原題目為《骯髒靈魂和糜爛生活》,該中共文獻稱,薄一波的靈魂十分骯髒。他喜歡看腐朽的英美黃色電影,愛讀黃色小說、喜愛的劇目有:《坐樓殺惜》、《三看御妹》、《王老虎搶親》之類。

糜爛生活

據薄一波的元配透露,隨著薄一波的官越升越高,其淫蕩的本性也就越來越表露出來。跟其他女人淫亂不表,單是和他的女秘書胡明,就不斷地懷孕打胎、打胎懷孕。薄向他的元配提出離婚,妻子不肯,到胡明打了第三個胎時,薄的結髮妻實在受不了,主動給薄寫了一張條子,同意離婚。

過了幾十年提起來她還是淚流滿面:「那時候真是豁出命去救他,什麼也沒想,我爸爸對他有救命之恩啊!他提出離婚實在是傷了老人家的心。可是有什麼辦法呢,我也是一個女人,他的女秘書已經打了三個胎,我不能置她的命於不顧啊!」

薄一波夫婦和兒女衣服無數,僅各式男女各種奇裝的大衣就有十四件之多。大飢荒年一九六○年,薄一波在出國前夕,他老婆為他化六百多元在估衣店購買金絲大龍衣料一件,由高級服裝店作成大龍袍式的睡衣。

當時,薄和他老婆利用每次出差機會,依仗權勢,大開後門,大搞特殊化。購買的東西,從布匹、呢料、毛線、鞋襪、手錶、油、糖、水果、餅乾、西瓜、花生米,甚至還有臭豆付,一直到碗筷、掃帚,應有盡有,滿載而歸,並常以家庭生活困難為名讓公家報銷。特別是一九六二年底在廣州某一次會議期間,薄一波親自從小汽車裡把一大卷衣料偽裝著抱下車來奔上樓去藏好。

在大飢荒年代,薄養了很多雞,到處要雞飼料,要糧食餵雞。有時還用小站米、饅頭餵雞。薄一波親自掌管雞房鑰匙,親自取蛋。雞下蛋少了,就查問,怪工作人員沒有把他的雞餵好。他家裡桃樹上結了桃子,都要數數,怕別人給吃了。

薄夫婦出門,只要人家那裡供應茶葉,就不喝自己帶的,有一次還偷了賓館工作人員的一包茶葉。他們夫婦本不吸菸,卻把賓館供應的煙拿回家來待客。薄一波還採用叫苦、賴賬、借款、養病吃貴重藥等等辦法,從一九六○年起到一九六六年共華用公款五千餘元。

薄利用出國之機,大發橫財,嫌北京的物品不好,派專人陪同他老婆往天津採購。薄把公家財產據為己有。把公家的窗簾作了被裡和孩子衣服.從廣播電臺借來一架錄音機,從釣魚臺借來一個石磨,從華北被服廠借來一臺縫紉機,都據為已有,有的已出賣了。

每次開會薄都指示辦公廳要把生活搞好點,他不顧國家財政制度,每次會議費都大大超過,特別是一九六二年冬廣州會議,薄帶頭大吃大喝,山珍海味,蛇、狗、貓肉,水裡、空中、陸地上珍禽走獸應有盡有。每次會議薄都利用職權在飯店私人請客,公家報銷,全家大小都來赴宴,吃了不算還得帶走一部分。

把在家工作的人當作奴隸

在薄家中工作的人,一年到頭只能是服服貼貼地給他們搞家務事,沒有禮拜天、假日,不管什麼時間得隨叫隨到。稍不順心,不是訓斥,就叫下放勞動。

薄一波進北京以後就把他的警衛人員、保姆當成佣人使用,除了給帶孩子外,還給洗衣服,連胡明的褲叉、月經帶也得給洗。他們對工作人員的態度很壞,動輒訓斥工作人員「腦子笨」、「不靈活」,「不會辦事。」薄的幾個孩子都已長大,工作人員還要侍候他們,飯菜稍為晚送一會,薄就訓斥「孩子身體不好,你們負責。」薄的小孩開口就罵工作人員是「笨蛋」、「混蛋」。

薄怕工作人員偷他的東西,曾規定工作人員出入宿舍要經檢查。有一次,薄把半導體收音機放在衣櫃裡忘記取出,他就猜疑是工作人員偷了,要查全宿舍工作人員,後經服務員發現取出才作罷。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