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信力危機

2012-07-16 12:30 作者: 韓詠紅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在新加坡與酷愛新聞的中國「80後」年輕人聊天,突然問她:你在海外,看境外網站報導中國的負面新聞、不為人知的官場黑幕,你會相信嗎?

CH的雙眼突然閃過一絲掙扎,然後平靜地答說:「開始我是不相信的,後來當這種事情發生在我家人身上的時候,我就都信了。」

我內心一陣觸動,聽她娓娓道出:10年前她申請到海外獎學金出國唸書,才剛離家,正直的父親就因為拒絕受賄,堅持將市內某領導一個聚賭的親戚逮捕入獄,結果自己反而被雙規了半年。

家人設法瞞著她,但她能夠感覺到出事了,因為每次打長途電話回家,都聽不到爸爸的聲音。好不容易熬過了半年,學校放假時她焦慮地回國去,沒想到在家接到的第一個電話,就是爸爸打來的。爸爸叫她讓媽媽趕緊籌兩萬元(人民幣,約4000新元),來贖換自己的自由。

原來,被得罪的市領導反指CH的父親貪污,但紀律部門查了半年,什麼問題都沒發現,又不能白白把人放了,就讓他自繳兩萬塊,作為他招認收到的賄金,這才放人。

這還不止,CH的父親是刑警支隊隊長,他們全隊,連帶做文書的文員都被帶走。最終,所有人都交了數額不等的「罰金」,其中一些同事人就對CH父頗有微詞,怪他連累了所有人。

CH說:「我回家前其實做了心理準備,但是一接到爸爸的電話,就崩潰了。」聽她說,父親出來後,單位領導知道他的冤屈,就讓他辦理了提早退休。近年,父親將精神寄託於宗教。

出於職業本能,對於聽來的故事我不一定全信,但很清楚的,CH沒有編故事的必要。而且事實上,今時今日聽到這樣的故事,我已不再特別意外。

幾年前在丹東,我也認識過一個倒霉的警察。他喊冤說,2001年他作為當地打黑專案組副組長,逮捕了私藏槍械彈藥的涉黑商人。此人在看守期間猝死,雖然法醫最初鑑定犯人是膽囊炎感染中毒,但犯人有省內高官給他撐腰,兩年後,警察被控刑訊逼供,為此入獄一年。

那個警察大哥當時對我感嘆:不怕黑社會,只怕社會黑。

在欣賞中國經濟的增長,看中國航天技術一再攻關,城市面貌日新月異的同時,我們也總是不由得看到這類社會不公,公民受屈辱,權利被糟踐的故事。

它們的具體表現形態,可能是一個受屈的警察、被盜賣的土地,即將開建的污染工廠,被軟禁的山東盲人,或者是北京奧運期間、深圳大運會期間被「清出」城市的流動人口,等等。

可以想像,這些故事裡的是非曲直,很可能不像一方當事人所敘述的那樣黑白分明,其中可能有外人不理解的隱情,官員的為難或民眾的貪婪等等。但是,上層權力沒有邊界,官權與民權的高度不對等,卻也是中國「基本國情」。在這個前提下,人們相信什麼都可能發生,同情心也自然倒向弱者。

尤其是,不時有鮮活的例子,告訴人們懷疑是對的。像CH父親出事後,她就開始用另一種眼睛審視自己的祖國。

人們都說,中國政府面對著公信力危機,怎麼樣挽回公信力,答案也很簡單:踏踏實實給民眾辦好事,限制官員的權力。只要做到了,就不必怪責外界抹黑,不用怨自己不懂得宣傳,官媒也不用走出去,到時中國軟力量自然會與經濟實力齊飛。

反之,中國的發展道路將更舉步維艱。現在的90後、甚至00後都已懂得上街遊行,他們將親身體會到的不公與網上消息結合起來,反抗意識由此滋長。

當公信力危機與社會矛盾都在加劇,中國怎麼樣實現和平崛起,或者說,它怎麼說服外界,中國的「和平」與「崛起」能同時實現?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