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牛賣票新花樣:「全程送客」到站給錢


花150元買一張從徐州到南京的高鐵車票,到了目的地後這張票還能通過「窗口」退給你142.5元,這樣一算,這趟高鐵之行,實際上只花了7.5元。近日一位讀者向揚子晚報記者講述了自己在黃牛帶領下的「神奇」遭遇。根據讀者提供的信息,上週日揚子晚報記者展開調查,跟隨這位讀者目睹了如何不刷票即可乘坐高鐵並順利出站的全過程。揚子晚報記者瞭解到,在一些短途線路中,一些黃牛用此招數月收入輕鬆過萬。

乘客爆料

「緊俏票」票販原價賣,太奇怪了

還是到站後付的「票款」,一分錢都沒加價

從徐州乘坐高鐵到南京的劉先生,近日發現了一件怪事,在徐州高鐵自動售票窗口,竟然有人向需要趕著回南京的乘客「兜售」自動售票機上顯示已經賣完的「緊俏票」,顯然劉先生知道這些人是「黃牛」。

但讓他感到驚訝的是,這些「黃牛」所銷售的「緊俏票」卻並不加價,而是按照票面本身的價值在銷售,劉先生覺得非常奇怪,以往在他的印象中,「黃牛」倒票的利潤都是從「低吸高拋」中賺取差價的,但這原價賣票的「黃牛」究竟在打什麼算盤呢?

看著劉先生在猶豫,他眼前的這位「黃牛」指著旁邊的一位乘客告訴他,這一位是他的老客戶了,他絕對不忽悠人,並且從包裡掏出了幾張高鐵票在劉先生的眼前晃了晃說,他是有票的,上車絕對不要擔心,到了南京後,出火車站再付錢。

劉先生告訴揚子晚報記者,雖然聽到「黃牛」說出的「出站再付錢」的保證,他心裏還是不放心,但眼瞅著自動售票機上兩個小時內的高鐵車票已經全部售罄,趕時間的劉先生決定還是冒一次險。

「黃牛並沒有把車票發給我,而是讓我在檢票時跟著前面的人一起過閘。」劉先生回憶說,在車站廣播通知檢票的時候,這位黃牛把他喊了過來,要求他走在前面,緊跟著其他刷卡過票閘的乘客過去。為了安慰有些不安的劉先生,黃牛告訴他,他的票在他手上不會有問題的。

於是劉先生便按照黃牛的「指示」,在沒有刷卡的情況下,跟著前面過閘的人順利進入站臺。

劉先生說,在他過閘之後,還特意回頭看了一下那位「黃牛」,只見這位「黃牛」從容不迫地跟在一位刷卡過閘的旅客後面,像他一般也進了站臺。

就這樣在十多秒的時間內,他們三人一起順利進入站臺。隨後便登上了從徐州開往南京的高鐵,在火車上這位熱情的「黃牛」還特意請他的兩位「客戶」喝了飲料。

在經歷1小時20多分鐘的旅途後,劉先生回到了南京,「黃牛」帶著他通過人工檢票的地方順利出站。按照「約定」劉先生按徐州至南京的高鐵二等座票價支付了150元。

劉先生對揚子晚報記者說,如果不是真的買不到高鐵票,他也不會跟著「黃牛」坐高鐵。他也希望揚子晚報記者調查一下,這些黃牛究竟是如何通過已經買到手的火車票賺錢的,讓這些神通廣大的「黃牛」們不要再攪亂高鐵售票秩序。

記者調查

黃牛全程「護送」順利闖過3道關

進站不刷票,車上混過查票,出站混過復檢

為了證實這種令人疑惑的新型倒票方式,瞭解「黃牛」如何斂財,劉先生決定在揚子晚報記者的見證下,再次到徐州高鐵站接觸「黃牛」。

上週六,揚子晚報記者提前購買了次日中午從徐州至南京的高鐵二等座票。上週日,劉先生與揚子晚報記者約好在徐州高鐵站見面。見面之後,劉先生便來到了徐州站的高鐵自動售票機前,此時售票機已經顯示揚子晚報記者所購買的同班次的高鐵票已經售罄,就在這個時候,一位三十多歲的「黃牛」出現了。

「黃牛」告訴劉先生,他這裡有一張劉先生所需要的高鐵票,如果不需要車票報銷的話,可以帶他進站上車,出站後再付款,價格則按照票面的面值來付款。

劉先生表示同意,並向「黃牛」介紹記者是他去南京的同伴。隨後發生的一切基本與劉先生此前的遭遇類似。

在徐州高鐵站,揚子晚報記者注意到,雖然這趟車次的上車旅客較多,但是票閘的監督人員卻並不多,檢票時間一到,人群便呼啦啦地從票閘前一擁而過,劉先生再次順利地沒有刷卡進閘,其間並沒有工作人員上前阻止。揚子晚報記者觀察到,沒有刷卡進閘的人員並非個例。

為了檢驗票閘的靈敏性,揚子晚報記者專門在刷票進閘的時候,估計了一下「閘門」關閉的時間:至少在2秒以上。如果有人緊跟在後,完全有充足時間跟著進來。

事後這位黃牛告訴揚子晚報記者,這種票閘,如果跟得緊的話,前面有人刷卡,後面可以跟兩個人進入。

記者一路跟隨發現,在上高鐵之後,「黃牛」和劉先生遇到列車員查票,儘管黃牛手上的高鐵票並不是用劉先生身份證購買的,但列車員檢查並未核對身份信息,「黃牛」和劉先生也就順利通過了列車員的審查。

1個多小時後,「黃牛」帶著劉先生順利抵達了南京站,在出口檢票處,「黃牛」特意沒有選擇從電子刷卡檢票口出閘,而是從一側的人工出口出去,此時檢票人員也只是簡單的看了一下車票後便准予出站。

【黃牛賺什麼】

150元的票,黃牛賺142.5元

沒刷的票退票要承擔5%的手續費,也就是7.5元

揚子晚報記者注意到,此次行程,「黃牛」自始至終都沒有將高鐵車票給劉先生。

見已經出站了,這位「黃牛」也鬆了一口氣,接過劉先生的錢,看了看時間後掏出香菸走出了室外。揚子晚報記者跟了上去。

「我朋友花了錢,你的票怎麼也不給人家拿一下呀?」揚子晚報記者詢問「黃牛」。

「黃牛」吐了一口煙圈後笑著說,他賺錢的法寳就是在這張票上面,如果沒了這張票或是廢了這張票,那麼他就虧本咯,抽完煙後他就會去把手上的高鐵票退掉。

「已經坐過了的高鐵票還能退掉?」揚子晚報記者表示不解,這位黃牛笑著問有沒有看見他的車票在刷卡機上刷過?

黃牛接著說,沒有刷過的「新票」怎麼就不能退呢?他降低了聲音告訴揚子晚報記者,他們賺得其實就是高鐵檢票和查票的漏洞。所瞄準的對象就是那些進站檢票管理比較松的站點,並要控制在2個小時內完成帶客上車到退票的全過程。

做他們這一生意的,先期會搶購符合上述要求並且非常緊俏的車票,然後在發車前半小時出動,吆喝那些買不到票的人,跟著自己上車。由於車票不加價,而且又能立即上車,因此百試不爽,生意還不錯。

而在有了客戶之後,他們需要做的就是教客戶如何無「票」進站,最終上車到了目的地後,他們就會在乘車兩小時內,將這張雖然「用過了」,卻沒有乘坐記錄的「新票」按照程序退掉。

「按照你這一趟,能賺多少錢呀?」面對揚子晚報記者的詢問,這位黃牛笑著算了一筆賬,以這趟從徐州到南京的高鐵票為例,劉先生給了他150元,扣除退票 5%的手續費,他的這趟高鐵帶客之行,一位客人就可以淨賺142.5元。這位黃牛坦言,本來他有三張票的,另外兩張給朋友拿走了,如果按照一次帶三個人來算的話,跑徐州到南京這一趟一個多小時的行程,他可以賺400多,輕輕鬆松月收入可以過萬。

不過這位黃牛也直言,他也不知道他們的秘密能守多久,這一漏洞被多數人知道了,做的人多了,鐵路方面肯定會加強管理,那時候這生意自然就泡湯了。

記者手記

堵上檢票漏洞,別給黃牛機會

花錢買票,憑票上車,這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道理無需多說。然而揚子晚報記者卻真實見識到了,實名制後的一些高鐵車次因為存在檢票漏洞而被黃牛鑽空子的尷尬現實。

在暗訪中,揚子晚報記者注意到實名制制度在某些環節上「名存實亡」,甚至使得「黃牛」可以有意囤積一批緊俏車票,這顯然讓真正想購票的旅客很受傷,最終不得不鋌而走險跟著「黃牛」坐高鐵。如果這些明顯的漏洞能被及時堵上,相信「黃牛」沒了機會,乘客也不至於犯險跟著「黃牛」走。

還有一點必須提醒廣大乘客,根據鐵道部的規定,沒有按照規定購買車票的旅客被發現後,將會被視為逃票,處以「補齊全程票款,並加罰票款50%」的處罰。另外如果逃票旅客在車站和列車上發生摔傷、碰傷等意外事故,也得不到任何賠償。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