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用轟炸機大屠殺 中共口中的西藏平叛(圖)

2012-08-03 12:14 作者: 蕭雨, 杜林, 詩喬

手機版 简体 1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59:達賴喇嘛出走始末(一)

開場語:1950年,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西藏。第二年5月,中國中央政府和西藏當局在北京簽署了《中央人民政府和西藏地方政府關於和平解放西藏辦法的協議》,又稱《十七條協議》。中國官方說,這項協議的簽署宣告了西藏的和平解放。然而,在8年以後的1959年,當時的西藏領導人,貴為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的第十四世達賴喇嘛出走印度,開始了他長達半個多世紀的流亡生活。西藏首府拉薩隨後發生了一場傷亡慘重的事件。中國官史稱之為「西藏平叛」,流亡海外的藏人則將其稱之為「和平抗暴」。

達賴喇嘛為何出走?六十多年前的那場血雨腥風究竟真相如何?中國官方和流亡藏人各執一詞。美國華人學者李江琳查閱大量史料,走訪了在印度和尼泊爾的幾百名流亡藏人,並和這段歷史的關鍵見證人達賴喇嘛有過五個小時的談話。2010年,李江琳的《1959拉薩!》一書面世,力求重建那段歷史的原貌。美國之音《解密時刻》今天請李江琳,為您解開上個世紀50年代發生在西藏及周邊藏區的那些歷史謎團。

56年漢藏關係惡化解放軍拉薩備戰

畫外音:1950年解放軍進入西藏以後,達賴喇嘛仍然是西藏名義上的最高領導人,還先後擔任了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西藏自治區籌備委員會主任委員等職。1954年,達賴喇嘛赴北京參加第一次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受到毛澤東、周恩來等中國最高領導人的高規格接待。與此同時,他與中國派駐西藏的高級軍政官員也有頻繁的接觸。然而,1959年3月10日,當他準備去西藏軍區司令部觀看一場演出時,卻受到拉薩民眾的強烈阻撓。數以萬計的藏人包圍了達賴喇嘛的夏宮羅布林卡,懇求他不要前往軍區司令部。

李肅:達賴喇嘛當時跟西藏軍區也好,跟中共在西藏的工作委員會,應該有很多的聯繫。雙方應該有很多的交流。看一場演出應該不是一件不尋常的事情。同時,達賴喇嘛原來也去過北京。為什麼這一次看演出就說不行了,為什麼這一次就說要把他劫持到北京,以前到北京也沒說要劫持他啊?

李江琳:其實你的這個問題也是我開始對整個事情做詳細研究的一個切入點。因為它給我同樣的疑惑。為什麼54年他去北京的時候,拉薩市民沒有阻止他。他們很擔心,可是沒有阻止他。為什麼到了59年的時候玩兒了命地要阻止他。實際上後來我在訪談的時候也問過這些當事人。當時拉薩是怎麼樣的狀況?要理解它的背景和當時拉薩是處於什麼樣的狀態。實際上拉薩在56年的時候,兩方的關係已經非常緊張了。達賴本人告訴我,他57年的時候從印度回來,4月份回到拉薩的時候,他發現大昭寺對面的中方的機構,房頂上已經修了工事。他走的時候還沒有。修工事意味著什麼呢?意味著備戰。

李肅:準備打仗。

李江琳:昌都(位於西藏東部)在56年夏天開始有暴動,使得雙方的關係一下子就變得非常緊張。解放軍一下子就開始備戰了。

達賴56年訪印有意不歸

畫外音:從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初開始,在中國藏區以外的廣袤大地上,土改、鎮壓反革命運動、農業合作化運動、以及對農業、手工業以及資本主義工商業的社會主義改造,政治和經濟運動此起彼伏,一個接著一個。通過這些運動,共產黨完成了對土地和農業、社會、以及工業生產和經濟的控制。到了1956年,信心大漲的中國共產黨開始將這些政治、經濟政策向西藏周圍的青海、四川、雲南和甘肅四省藏區推廣,但是遇到藏人的激烈抵抗。儘管這些政策當時尚未在西藏實施,但是對西藏藏人的心理狀態不可能沒有影響。就是在這種形勢下,21歲的達賴喇嘛於1956年第一次踏出國門,訪問印度,參加佛祖釋加牟尼2500年誕辰慶典。就在達賴喇嘛動身前往印度的5天前,毛澤東在中共八屆二中全會上指示中共西藏工作委員會和西藏軍區說:「要估計到達賴喇嘛可能不回國」,並指示開始備戰。毛澤東說:「把堡壘修起來,把糧食、水多搞一點。」

李江琳:當時他在印度訪問的時候,根據印度方面的資料,印度尼赫魯的情報局長,他在70年代的時候出版過一套回憶錄。根據這裡面的資料,他就講到當時達賴喇嘛的二哥嘉樂頓珠,已經通過他本人達了一個意思,就說達賴喇嘛有意留在印度不回去。

李肅:發生了什麼事情使得達賴喇嘛56年的時候動了這個想法,不想從印度回來了?

李江琳:簡單地說是發生了戰爭。為什麼我說它是戰爭,而不是鎮壓,因為它不是用警察,而是用了正規軍,而且是野戰軍。我們現在能夠看到的這個資料,最早發生暴動的實際上是雲南,雲南迪慶,現在的香格里拉那一帶地區。但是有關的資料非常少,我只找到了德慶縣的一些資料。到了1956年2月在(四川)甘孜州的色達縣,也就是現在發生過藏人自焚的色達縣,它是一個純牧區,就發生了藏人的暴動。四川和雲南對藏民的反抗的鎮壓,轟炸寺廟等等,使得達賴喇嘛覺得似乎他呆在西藏已經無能為力了。

2012/08/03/20120803003001405.jpg
圖-4 遠程重型轟炸機

「民主改革」激起藏人暴動

李肅:為什麼藏民要暴動呢?是因為什麼樣的情況迫使他們來奮起反抗呢?

李江琳:這就談到「民主改革」是怎麼回事。我最早做研究的時候就注意到「民主改革」這是一個詞。它的內容是什麼?我就開始調查「民主改革」。我們不管它叫什麼,名項是什麼,我們去看看它的內容。

李肅:按說從字面上講,「民主改革」應該是好事嘛。

李江琳:對,字面上看上去是好事。因為我想不通,民主改革顯然是一件好事。為什麼大家會不顧性命地去反抗。因為當時藏人手裡有槍。然後我就去調查「民主改革」的內容和方式。發現它跟內地進行的土改、政反還有肅反、合作化其實全是一樣的。它沒有什麼區別。方法也一樣----批鬥。藏語裡面沒有「鬥爭會」這個詞。它只能設法用藏語來音譯一個漢語的「鬥爭」這個詞。鬥爭這種行為,開鬥爭會這種行為對藏人來講是完全不可接受的。

畫外音:李江琳在《1959拉薩!》中寫道:「就在所謂的‘民主改革’實行後不久,整個四川藏區農牧區的抗爭此起彼伏。僅1956年一年,當地少數民族地區暴動的參加者就達10萬餘人,波及43個縣,450多個鄉,數萬藏民逃往拉薩。」

李肅:毛澤東和其他的中共上層領導知不知道在藏區裡面進行的所謂「民主改革」激起了當地藏民的強烈反抗。他們知道這個情況嗎?

李江琳:知道,非常清楚。

李肅:他們很清楚?

李江琳:轟炸理塘、鄉城、巴塘寺院的飛機是當時中國最先進的秘密武器。1953年斯大林送給毛澤東的10架圖-4。

李肅:那是轟炸機了。

李江琳:對,而且是遠程重型轟炸機,因為別的轟炸機上不了高原,路途短。它必須是遠程,而且能夠攜帶大量的集束炸彈,才能到那個地方。圖-4這個轟炸機團不是由地方軍區控制的,是由中央軍委直接控制的。也就是說沒有中央軍委的命令,這個圖-4飛機是不能動用的。但是圖-4飛機第一次實彈的作戰就是在藏區,在四川,四川的甘孜地區。中央軍委下令不可能不經過中央決定。在什麼情況下動用這個飛機,中央不可能不知道。

畫外音:1956年,在印度的流亡藏人報紙《西藏鏡報》刊登了這樣一幅畫,描繪了四川理塘寺被轟炸的場面。英文和藏文說明寫道:他們使用現代化武器殺死了我們好幾千熱愛自由、勇敢、武器不足的康巴人,並且摧毀了寺院……。

「改造」西藏中共1950年的既定政策

李肅:中國官方,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共上層曾經有過的觀點是和平改造,和平土改也好,社會改造也好是可能的嗎?

李江琳:他們在公開的文件上是這麼說過。

李肅:那有沒有秘密的文件呢說另外的事情呢?

李江琳:我們知道的就是《範明回憶錄》裡面他是講到過,他得到過張國華從北京打來的秘密電話,是1955年下半年。那個時候毛澤東給西藏工委的指示是要開始在西藏實行民主改革,而且是建立在打的基礎上改。

李肅:在55年已經說了。

李江琳:對,55年下半年,大概11月左右吧,已經有了這樣的想法。

李肅:但是在周邊的省區做的民主改革激起了藏人的強烈反抗,對不對?

李江琳:對。

李肅:既然已經激起了這些反抗,為什麼還想著要在西藏繼續進行這些東西呢?

李江琳:這是它既定的方針。1950年1月毛澤東在莫斯科發出的一個電報,發給彭德懷等人的中央電報,裡面就講到西藏的人口雖然不多,但是國際地位非常重要。我們必須加以佔領,並且改造成人民民主的西藏。也就是說西藏不僅是佔領的問題,它還有改造的問題。這個改造是勢必要進行的,包括在《十七條協議》中也提到了社會改造的問題,只是沒有詳細地說怎麼改造,什麼時候開始改造。對西藏進行社會改造這一點,從開始決定要佔領西藏一直到59年,從來沒有改變過,從來沒有動搖過,只是說什麼時候改,用什麼樣的方式改的問題。但是後來有一個所謂的「六年不改」的推遲。這個「六年不改」有多重因素。其中有一重公開的因素,是為了爭取達賴喇嘛從印度回來。也就是說不是不做,而是延緩。

毛澤東保證「六年不改」周恩來親赴印度勸回達賴喇嘛

李肅:周恩來曾經到了印度,也去訪問的時候,跟達賴喇嘛面談了幾次,勸他回來。這個情況是什麼樣的?

李江琳:他其實還有一次不僅是跟達賴喇嘛談話,還跟他的哥哥、跟他的家人也談過話,這是達賴喇嘛的自傳裡寫到的。中方資料裡沒有提到過這些。達賴喇嘛的哥哥實際上是向周恩來有很多的抱怨,說你們這樣的做法是不對的,對藏人這樣的鎮壓。周恩來也對達賴喇嘛做了一些輕描淡寫的解釋,比方說理塘,解放軍被包圍了,我們去空投糧食,實際上那就遠不止空投糧食。

畫外音:2009年6月30日,達賴喇嘛在印度達蘭薩拉接受李江琳專訪時回憶了50多年前在印度和周恩來的會晤。周恩來給他帶來了毛澤東「六年不改」的口信。

達賴喇嘛說:「1956年我在德裡的時候,周恩來和賀龍來看我。其實本來他們可以透過印度政府,但是他們來印度主要是為了見我。見我的時候,周恩來說:「毛澤東主席親自決定西藏的民主改革推遲六年,六年以後,什麼時候改革,再去考慮。」

達賴喇嘛說,當時賀龍還親自到他在德裡住的地方來,並對他說了這樣一番話:「雪山獅子如果在雪山上是獅子,但是這個獅子到了平地,會變成一條狗。」

李江琳:總的說來,周恩來對他的談話就兩個精神。第一個是向他表示中央的精神,你們要叛亂,我們就堅決平叛,這是硬的一手;軟的就是我們可以承諾,我們六年不改。以後要改的話,一定經過你們的同意。同時他跟尼赫魯也有過兩次談話。在這個談話中對尼赫魯也施加了一些壓力,胡蘿蔔加大棒,使得尼赫魯變成不願意接受達賴喇嘛的流亡。這時候他沒辦法,他只能回去。

四省藏區的大屠殺

李肅:也就是說當年中國上層的決策是用強力的鎮壓來推行改革。

李江琳:對。中國的民族政策在1958年循化事件之後有一個重大改變。改變了原來一直都強調地方幹部要重視民族宗教問題,到了58年的時候,整個的政策理論改變了。改變成為民族問題的實質是階級鬥爭問題。當它被納入階級鬥爭的理論框架以後,所有的反抗、抵抗——這種抵抗不一定是武裝抵抗,包括藏人逃亡,就是說我不接受人民公社,趕著畜生跑了,可以說是消極抵抗,都被認為是叛匪。只要是叛匪,那麼就成了階級敵人。於是消滅他們就是正當的,符合他的理論的。所以在它的理論框架下,對這些的解釋是符合它的思維方式。

李肅:你剛才提到了一個青海省的循化事件,你說在那個之後,政策有重大轉變。那次事件是什麼事件,為什麼能夠造成政策的重大轉變呢? 

李江琳:循化它不是一個藏族自治縣,它是一個撒拉族自治縣。它主要的居民是以信仰回教的,就是伊斯蘭教的撒拉人為主,其中大約有兩萬居民是藏人。中共要開始在這些地方成立牧業合作社,因為農業合作社是第一步,牧業合作社是第二步。成立合作社的時候,他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為了防止藏人的反抗,就把民族宗教上層人物用學習班、開會等等名義扣押起來。這時候他們扣押的一個重要人物是誰呢?是副縣長,我們翻譯得不準確的就叫作活佛,加乃化活佛。這位活佛,藏語叫仁波切,他曾經當過班禪喇嘛的老師,年幼的時候。所以他在藏人中有非常崇高的威望。他被叫進學習班裡面,被關起來了。藏人要求釋放他。大批的藏人、幾千人趕到縣城,把政府的大樓包圍起來,要求釋放他。同時撒拉族裡面有大概兩個人,他們組織了一些人。撒拉族人也在反抗合作化,他們也加入。這個過程中就失控,發生了搶劫,發生了把土改工作團的組長打死,發生了一些暴力事件,然後青海省委就把這個當作一個叛亂來對待。於是就派了兩個團的解放軍,有的說是一個團的民兵,一個團的解放軍,總之武裝力量是兩個團,在半夜的時候渡過黃河,把縣城包圍起來,然後就開槍。當時要求釋放仁波切的藏民實際上是沒有武器的。

李肅:有多少人呢? 

李江琳:據說有幾千人。詳細的不是太清楚。這場被稱為平叛的戰鬥大概打了四個小時。解放軍打了四個小時才發現,對方沒有還擊能力,幾乎沒有還擊能力。這個事件過後,我們所知道的數據,在內部資料中,是在這四個小時中,以藏人為主的死傷人數是700多。隨即當天下午就開始大搜捕。一個下午抓了2000多人。其中主要是撒拉族人,也有好幾百藏人。這個就是循化事件。這個循化事件裡有一個現象就是藏人和撒拉人死傷700多。那麼中方死傷多少人呢?據我所知是7個,而且沒有解放軍的傷亡。這就說明對方是沒有還擊能力的,而且死的是幹部、工作組的這些人。它是在戰鬥之前發生的事情。不是在戰鬥過程中發生的事情。所以循化事件就起實質而言,應該是一場大屠殺。

李肅:如果說循化事件是打死的多數是平民,在藏區進行的鎮壓行動被打死的是不是也是平民?還是說不是平民,真正的是叛匪了?

李江琳:我不用叛匪這種詞。我用的詞是武裝人員和非武裝人員。為什麼用這個概念?藏人在歷史上一直是有武器的,尤其是牧民。牧民幾乎是每家都有槍。沒有槍就沒辦法生存。放牧的時候一家人,他們叫做藏圈,幾戶人家,有時候是一戶人家,直到現在還是這樣。他們會在方圓幾十里地的時候就有一戶人。他放羊,或者放他的氂牛的時候,草原上有狼,他必須要能夠保護自己。沒有武器他是很難生存的,所以他們家家都有。而且歷史上還有各個部落的衝突。有的時候也會造成武裝衝突。不是說解放軍來了他們才有槍,他們本來就有槍。那時候還沒有收繳,他們還有武器。於是這些部落有武裝反抗的;也有人少、槍少,他們覺得他們無法反抗,於是他們就武裝逃亡。他們逃亡的時候,在路上解放軍追他們,他們出於自保,會跟解放軍短暫的交火。這種情況都有。但是這些情況最後一概都被稱為叛匪。當被稱為叛匪的時候,他們還劃成了全叛區、半叛區。劃成全叛區的地方格殺勿論,不管男女老少。還有一點,大部分的人後來不是死於戰爭本身,而是死於監禁。戰場上抓的人後來全部被關進監獄。青海還有一個很惡劣的事,叫防叛。

李肅:防止叛亂。

李江琳:這個部落我哪怕繳槍了。我承認我不打。我也打不過,我也不打。你說繳槍我就繳槍,你說合作社我就合作社,也沒能倖免。

李肅:順著政策走也沒有倖免。

李江琳:也沒有倖免。他們的男人,青海的很多部落,特別是像果洛和玉樹,這一類的被稱為全叛區的地方,他們的部落中,成年男性,18歲以上,60歲以下的成年男性被全部抓走了,導致這些被抓走的人中大批死於監獄。從目前來看,僅僅是1958年用在青海的飛機就有600多架次。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不是用於運輸物資,而是用於直接作戰,用於轟炸和掃射。到了59年3月,這個戰火實際上燒到了離拉薩只有100多公里的地方。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