擊斃周克華與收復釣魚島

雜談大陸一週要聞(8.12-8.18)

2012-08-18 10:52 作者: 啃咸菜談天下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本週第一件大事,是8月14日早晨6點40分左右,在重慶沙坪壩區童家橋一帶擊斃系列持槍搶劫殺人案犯罪嫌疑人周克華

周克華是一個嚴重暴力刑事犯罪份子,這樣的人不管在哪一個社會裏,都是需要清除的。但是在網上,周克華的名聲卻並不怎麼壞。大家叫他「爆頭哥」。一個「哥」字,拉近了這個暴徒與大家的距離。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現象。為什麼會稱他為「哥」?這說明在今天的社會心理層面,普通小民,特別是下層男青年,對周克華的行為是認同的。這說明什麼?說明我們這個社會已經病入膏肓,下層青年看不到人生的前途,他們的內心深處也和周克華一樣,有橫行江湖,殺人越貨的衝動。這是一種不正常的心理,但這種不正常心理的來源,並不是下層青年自身的問題,而是社會的問題,是我們這個社會病了,這個社會扼殺了下層青年的發展希 望。周克華最早跟著父親在江邊砂場打工,收入極低,地位卑微,心中鬱悶。後來學開車,又因為乘客帶毒進了監獄。中國監獄是個犯罪學校,從監獄出來後,周克 華就成了一個心狠手辣的人,立志與社會為敵了。

這樣一種對生活的絕望之情,目前正在下層青年中蔓延。他們沒錢沒房,想找個女朋友,也不可能找到。現在略有點姿色的女孩子要麼被官員們包養了,要麼到KTV去當小姐了。全部的社會資源都被官僚階層所佔有,小民們流血流汗,也只能混個溫飽。改革開放之初,只要你有勇氣,你也可能掙到大錢,而今天,每一個角落都已經被權力所控制,你沒有背景,你就不可能掙到大錢。在這樣的情況下,每一個人都會有殺人搶劫的衝動。

當然,人的地位不同,說話方式也是不同的,對於有權有錢的那一批人來說,他們是不可能理解下層青年的這種內心衝動的,在他們看來,現在的社會公平得很,正義得很,你們這些賤民就活該生活在底層,你們的收入只配這麼低。中國工人的收入現在比非洲還要低,這是政府故意對下層民眾壓榨的結果。但是我們中國的「高等人」,是不願意承認這一點的。

在中國這兩個階層目前已經不可能達到溝通了,雙方都認為對方沒人性。最後的結局,肯定是下層青年聯合起來,殺光這些上層的高等華人。為什麼一定是這樣的一個結果?因為上層的高等華人們,僅僅有錢,有武裝,但是掌握武裝的人也全是下層的吊絲青年,兩個階層真到了對決的那一天,就會出現大量倒戈,「高等華人」肯定只有死路一條。當然目前還沒有達到對決的那種激烈程度,但是這個社會正在向那個方向發展,而且這個趨勢目前沒有任何力量能阻擋。這兩天看了一個視頻, 敘利亞自由軍佔領了一個政府大樓,從樓頂把政府官員們一個個扔下來。樓很高,扔下來當場氣絕身亡。有些人說以暴易暴,太殘忍。哈哈,那是因為他們不瞭解下層青年們的絕望情緒。我們的下層青年現在就非常渴望把我們的官員從樓頂上一個個扔下去。他們今天不痛恨周克華,反而對他暗含同情,叫他「爆頭哥」,就是這種反抗情緒的一種表現。

當然,反抗也有兩種,一種是盲目的反抗,一種是自覺的反抗。周克華對命運的反抗是一種盲目的反抗,他給民眾造成的恐懼要遠遠超過他給上層高等華人造成的恐懼。這樣無差別的殺戮,對社會進步沒有任何意義,只能加重這個社會的黑暗。本週有一個盜竊團夥,專偷政府部門,與周克華相比,他們對於社會進步的積極 意義倒是要大得多。

本週北大著名垃圾教授孔歪嘴又一次爆粗口:「政府花幾十億上百億修個紅色主題公園怎麼啦?平均到每個人頭上才幾塊錢?納稅人!滾你媽的蛋!你納稅人就 有權指揮政府嗎?你少拿納稅人來說事,我最討厭別人在我面前說我是納稅人我幹啥幹啥的......告訴你,滾你媽的蛋!」孔歪嘴天天鼓吹極左思想,非常崇 拜朝鮮,但是又不願意移民到朝鮮去。我們也要對他說一聲:「滾你媽的蛋!」孔歪嘴要搞的那一套,本質上是極左派專制主義,我們在毛澤東時代領教過這種專制主義。左派和右派,在中國是個混亂的稱呼,其實左派和右派都可以搞專制。蔣是一種專制,極右派專制,被打到臺灣去了。而毛則是另一種專制,是極左派的專制,一樣會害死人。孔歪嘴搞的就是極左派的專制,這個人其實是人民的敵人,只是打著人民的旗號而已。要解決中國的問題,糾纏於左派右派沒有意義,不管你左派右派,沒有民主,官員不能民選,都不會有好結果,我們都應該叫他「滾你媽的蛋!」

本週有一個高級領導,與孔慶東一唱一和。孔慶東主張政府對社會的絕對控制,而最高法院常務副院長、一級大法官瀋德詠則主張對司法的絕對控制。瀋院長說:「各級法院要毫不動搖地堅持黨對司法工作的領導,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動上與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是不知道瀋院長還記不記得憲法第126條這樣的規定:「人民法院依照法律規定獨立行使審判權,不受行政機關、社會團體和個人的干涉。」

不知道為什麼,黨對司法控制得越緊,下級司法官員就越胡來。本週江蘇靖江公安局局長之子也很給力,他母親和鄰居發生糾紛,結果他拿上一把砍刀把一個女人砍倒在地,砍了好多刀。誰給了他這樣的膽量?暴徒在任何一個社會裏都有,問題是為什麼家裡有背景,他們就可以不受懲罰?對這個案件,公安部門的通報是 「刀戳」。中國刀筆吏的水平是我們不能不佩服的,「刀戳」自然比砍人要好聽得多,從這裡就可以看出,相關的人已經在謀劃減輕這位公安局局長公子的罪責了。

周克華殺了人,最後被公安部門擊斃。同樣是殺人者,有背景的人,就可以輕鬆面對。本週在東莞,一位富二代,駕車狂飆,一下撞死四人,撞傷兩人。這讓我們想起了哈爾濱寳馬殺人、杭州七十碼、我爸是李剛等等一系列汽車殺人案。中國富二代官二代飆車其實根本不是什麼交通事故,他們是有意殺害弱勢群體。在他們看來,軋死你們幾個無非賠點錢,好玩啊。在國外,這樣的駕車行為應該定為危害公共安全罪,但是在中國,因為法律是為權貴說話的,他們把這種嚴重危害公共安全的事情一直定為交通肇事。敘利亞自由軍把政府官員從樓上扔下來,有些人說太殘忍。那我問你,富二代官二代,一而再,再而三在大街上飆車,撞死人無數,這 叫不叫殘忍?種什麼因,得什麼果,今天作孽,日後是要還的。卡扎菲死前屁眼裡被插了一把刀,其實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你們對人民殘忍,就不能怪人民將來對你們殘忍!

說起殘忍,我又想起本週看到的一個微博。三名政府官員,從KTV帶走一名16歲女孩,偷偷灌下催情藥,結果藥量過大,在輪姦這名少女的過程中,致其死亡。這個事情至今沒有處理,在官方看來,不過是死了一個下賤的妓女而已。

官員們砍人、搞錢、搞幼女之外,還喜歡群P,前有昆明群P「艷照門」,後有安徽廬江「艷照門」。安徽的兩名當事人合肥學院團委副書記汪昱和他的老婆, 本週受到了處理,兩人均被開除黨籍與公職。但是這裡面有兩個問題,一是其它的幾個人是誰?如何處理?拋出汪昱是不是丟車保帥?二是汪昱屬於聚眾淫亂罪,被開除黨籍與公職,就沒事了嗎?前兩年南京一位教授因為參與換妻,被判3年半,為什麼南京的教授坐牢了,汪昱卻不用坐牢呢?聚眾淫亂罪,這個罪名本身是錯誤的,成人之間,只要你情我願,搞些性遊戲這是個人自由。搞這樣一個罪出來,我是反對的。但是既然你已經有這樣一個罪名了,那麼為什麼在使用的時候,又不能平等對待每一個人呢?難道領導們群P就一定比群眾們群P要高雅?我們的法律一向是為官員服務的,他們不管干了什麼壞事,都能罪減一等。在西方國家,領導亂搞女人才會被攻擊,小民亂搞女人那屬於個人自由。而在我們國家,正好相反。中國真是官員的天堂啊。

永州唐慧被釋放,風潮卻並沒有平息,越來越多的人質疑勞教制度的合法性。勞教制度嚴格說起來是違憲的,憲法規定,只有人民法院才有權對人處以刑罰。而 勞教制度卻讓基層的派出所都有了剝奪公民人身權利的權力。勞教制度起源於蘇聯,是法外之法,和法西斯集中營是同一種性質。這種臭名昭著的制度為什麼一直沒有廢除,說來說去,是領導喜歡這個制度。領導如果討厭一個人,這個人又夠不上犯罪的級別,那就用勞教來修理他。如果勞教也不好用,還有一招就是送他去精神病院。總之,他總有辦法治你。他沒有這些手段,你就不會怕他,他這個官就當得不舒服。希望政府開明一點,能盡快廢除這個勞教制度,犯了法,有法律處罰他就行了,不要再搞勞教了。大清到了末年,也還知道搞了幾項改革,希望我們的政府也能多搞幾項改革。

本週國美電器、蘇寧電器、京東商城三家零售企業宣稱要展開價格大戰。小民們都很高興,認為可以買到便宜貨了。但是後來他們又沒有真正降價。小民們又感 到很失望。其實就算降價也不是個好事。去年以來,中國零售行業利潤大幅下降,許多中小零售企業都以倒閉收場。為什麼這樣?因為人民的購買力日漸萎縮。去年 國家公布的CPI是5%,這明顯是撒謊,我們天天上街買菜,憑直覺也知道至少20%以上,前幾天咸菜聽了郎咸平教授的一個演講,他認為去年CPI至少是 25%,今年上半年CPI至少是12%,下半年還會繼續惡化。通脹是對民眾的公開搶劫,只是中國的老百姓太愚蠢,像一群豬,你只要還有一口飯給他吃,他就不吭聲了。通貨膨脹,錢不值錢,失業人口幾千萬,沒有醫療保險、沒有廉租房、沒有養老保險,千千萬萬的人不敢消費,也沒有能力消費。在這種情況下,零售業 企業生存條件惡化,無奈之中,展開相互的惡鬥,這不是一個好事,這不是正常的商業競爭,這是國家經濟全面走向蕭條的表現。GDP的數據,那是哄傻B開心的,實際上中國GDP增長早就是負數了,今年至少兩位數以上的負增長。我們老嘲笑希臘的債務危機,其實中國的債務危機比希臘嚴重幾十倍,各級政府目前的債 務總量達到了14萬億,一個重慶市的債務就是一萬億。他們不可能還得起這些錢,大部分地方連利息都還不起。這些債務最後一定會通過印鈔票的方式,讓全國人民買單。今年上半年,他們就印了8萬億鈔票出來。到2015年,美國的製造業成本將只比中國高5%,屆時,中國出口製造業將全線崩潰。中國經濟已經完了,已經被這些官員毀掉了。他們會玩不下去的,等他們玩不下去的時候,可能就會被人從政府大樓頂上扔下來,大家只要等著看就好。

8月15日,是抗戰勝利67年紀念日,兩岸三地保釣人士相約登上釣魚島,最後只有香港保釣人士成功登島。當然一上島,他們就被日本政府拘留了,日本人實際上已經控制了釣魚島。保釣這個事,政府並不熱心,他們撈錢還來不及,除了歪腳部習慣性發炎以外,我們看不到政府更多的舉動。當然,其實咸菜對這個事也不熱心。為什麼?因為我想,對中國現在來說,最重要的不是什麼釣魚島,最重要的是需要「內懲國賊」。中國最可怕的敵人不是日本人,而是藏在政府裡的那些姦賊。日本人有什麼了不起?只要我們政府清廉,經濟正常,科技發達,我們一跺腳,小日本就會乖乖把釣魚島給我們還回來;如果政府腐敗,社會黑暗,連周克華這 樣的人都引起廣泛同情,那一切都完了,你就是打,也沒有士氣,只會打成第二次甲午戰爭。

對這次搶登釣魚島事件,微博上有一個笑話:「保釣人士在釣魚島上成功打開了Facebook更新信息。」這個「悲傷的」事實赤裸裸地說明瞭中國對釣魚島沒有達到實際控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