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權未果 知名人士組後援團施援青樹村(組圖)

2012-09-07 10:21 作者: 楊蓉真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造成房屋損毀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造成水源污染

【看中國記者楊蓉真採訪報導】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從1990年開始開採至今已給當地帶來巨大的環境污染災難。水源污染、水資源枯竭、耕地荒蕪、房屋損毀、疾病等問題逐年浮現。村民幾年維權收效甚微。近日有心人士成立《湖南省漣源市青樹村村民維權法律後援團》,希望透過社會力量的干預,引起更多的關注,更有效的維權。

收買與打壓 維權流產

開採青樹二礦始於1990年。在缺乏環保措施的情況下,問題不斷浮現:地層下陷,造成房屋傾塌、受損嚴重;地下淡水資源枯竭,水資源遭到嚴重污染;稻田變為旱土,影響農作物耕種;採礦粉塵,導致居民罹患呼吸道疾病、硅肺,而污染的水源導致腎結石,居民健康受到嚴重影響。

然而經濟利益使得礦場與有關當局不願停產。2000多位村民為了自己的健康和給子孫留下好的環境,毅然於2006年開始透過村民代表進行維權。但多年來,因為村代表被以各種形式維穩:給予錢財、物質、干股收買;對村民威脅、關押、拘留等,使得整個事件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獲得改善。

村民謝正香表示:我們這裡現在很黑暗。一些有關係的、有背景的他們就用錢來收買,以前我們的前支部書記曾經給我們維權過,但後來被楓坪鎮政府和礦產老闆謝建業收買了。致於沒有背景的村民,則給扣上無理取鬧的帽子。

謝正香的說法得到另一位村民謝冬青的印證。他揭露:「大概是2006年左右,我們村原來也有過集體維權的經歷。當時我們村的支部書記叫梁順成,現在已經過世。他收集了群眾的身份證,說要上訪,告狀。結果被煤礦收買了,入了一百萬的干股,這件事情就了結了。」

「還有漣源市委常委、市委辦主任謝永東的弟弟也搞了一次集體維權。我們也都贊成他搞。結果煤礦和楓坪鎮企業辦的官員找了他,把所有維權的人都收買了,入了股份,他們也不搞了。現在謝永東的弟弟反過來做村民的工作,叫我們不要搞了。」

謝冬青還透露,我們有一個村民叫梁嫦娥。今年4月份,因為房屋毀壞了去煤礦維權,結果在政府官員的逼迫下喝了農藥。當時,梁嫦娥阻住礦井,不讓煤礦開採。礦場動用派出所的警察來抓她。梁嫦娥告訴他們:你們不給我處理我就不上來,今天我死也要死在這裡。現場的政府官員劉權就說:要死就隨她死吧!

「就這樣,梁嫦娥喝下了農藥。現在還在住院,問題也得不到處理。政府官員、警察、煤礦老闆沒有受到任何法律追究。」謝冬青說。

收買、威脅、打壓,村民的力量被瓦解。長期關注該村維權的作家馬蕭表示:「這就是為什麼一直很難動員村民的原因,村民們都害怕他們又一次被別人利用。」後援團的成立也在於希望能讓村民得到更多外界的關注,讓他們看到希望。

社會干預起監督作用

今年8月,在一些著名律師、維權人士的支持下,由湖北前民選人大代表姚立法、新時代致公教育研究院院長周鴻陵兩人發起成立了《湖南省漣源市青樹村村民維權法律後援團》,並由北京維權律師李靜林擔任法律顧問。後援團首批成員有30多位知名人士,包括維權律師、作家、音樂人、公民等。

《湖南省漣源市青樹村村民維權法律後援團》成立後,將提供村民多方面的協助。首先對農民的現況以及政府方面進行切實的調查,後續則整合不同方面的力量,起到聯合干預的作用,讓眾多的人、不同的人來參與這樣一個權益維護的事件。

兩位發起人都表示,除了提供法律上的協助,也將透過媒體進行宣傳。周鴻陵:這個團隊是一個整合的力量,除了法律專業,也可能是社會輿論的支持,會起到很多方面的作用。中國社會事件集中表現在中國地方政府對民眾老百姓利益的一種侵犯。後援團的成立是希望讓這樣的一個事件公眾化,讓更多的人來關注它,讓更多的人發出訴求,起到讓社會輿論監督的作用。

另一位發起人姚立法表示:自己是基於對中國最弱勢的群體「農民」的一種關注與協助。他希望讓農民看到希望,瞭解到還是有人願意真心而且義務地在幫助他們;此外,希望引起社會上更多人的關注,以及更多人用行動來參與;另一方面,對官方也會產生一定的壓力,使他們在處理問題時公平、公正、依法,而不能讓權力太大,不要渺視法律,只看重他的權力。他認為後援團的成立,在這三方面都會是一個正面的影響。

法律顧問李靜林是基於眼見自己的老家環境被破壞的傷痛與義憤:「只要是關於環境破壞的案件,我能夠說一句話的,我都願意發聲。」雖然這一切也許做得太晚,對環境的破壞不可逆轉,而且可能收效甚微,但他表示「總要有人站出來說話,有人站出來說話總比沒有人站出來說話好。」

無水可喝、無田可種、無屋可住

照片上黑黑的水,傾斜、龜裂的房屋與荒蕪的農地,不難想像這十幾年,青樹村如何從一個曾經是青山綠水的田園變為透著死亡氣息的村落。

村民梁建冬、謝正香都指出:這個煤礦帶來的最大的危害是水污染。「我們的淡水資源沒有了。我們現在都是自已打水井。但是,打的水井裡面的水也是黑黑的,污染很嚴重。我們燒水的水壺上面都有一層厚厚的白色礦物質,村民健康受到嚴重的影響,患腎結石病的特別多。」

梁建冬的丈夫即患有腎結石。她說:「患上幾年了,原因是喝了受到污染的水。鎮政府和煤礦沒有給我們任何治療費用和賠償。我們現在都不敢喝這些水了,都是買水喝。買礦泉水,因為現在整個村莊很多村民全都喝礦泉水。」

其次是空氣污染問題。謝正香說:煤礦的煤塵污染、毒氣排放污染。煤礦的煤灰、瓦斯氣體沒有任何處理就排放在空氣中,對呼吸道造成直接傷害,比如,支氣管炎。

對農田與房屋的破壞也很嚴重。梁建冬:因為煤礦開採的影響,現在田埂都塌掉了,地表也沉陷了。我們的水田全部不能種了,我們的房屋全部毀掉了。

村民謝冬青充滿了無奈:「現在我們的房屋全部毀掉了,不能住了。但是我們沒有辦法。他們說國家來賠給我們,問題是他們賠的那點錢能解決問題嗎?我們家是170多平方米的房屋,他們賠的那點錢能蓋一幢新房子嗎?但反正現在我們也沒辦法,他們當官的說了算。」

艱辛的維權路

面對種種生存基本需求遭剝奪的情況,謝冬青表示:「我們的要求也不高,第一是要水喝;第二是房屋要賠償,該拆除的要拆除,該賠償的要賠償;第三是水田要能耕種;第四、污染要防治。這些訴求都是合理的。」然而這樣基本的權利卻得不到應有的回應。謝冬青說:「我們已經到湖南省政府上訪了6次。省政府很重視,要婁底和漣源市政府處理。地方政府也說可以處理。但是靠政府官員來處理,是非常困難的。這兩級政府官員只要有錢進,煤礦有紅包給他們,他們就不管。現在的情況是我們要水喝沒有了、要房住沒有了。」

曾遭到暴力毆打及漣源市公安局行政拘留一星期的謝正香表示:「我們維權他們就抓、就打。他們還威脅我們,說你們要上訪的話我們就要堅決依法打擊,就要抓人。這是鎮政府的幹部對我說的。」此外,政府官員不允許他們接受記者採訪。

梁建冬:我們維權也沒有用。地方政府站在煤礦一方,至於我們這些村民的死活他們是不管的,他們都是一起的。政府官員在村民面前從來是沒有實話的。

謝冬青透露:自己和70多歲的母親都曾因要求煤礦老闆進行房屋賠償,廠方不予理會,被警察以破壞煤礦生產的名義抓捕,關了一個星期。「我母親後來在拘留所裡患病了。他們賠了三千塊錢,就這麼算了。」

對於這樣的打壓,他感到無奈:政府官員抓人是從來沒理由的。反正老百姓也拿他們沒辦法,他們是當官的。現在在我們婁底、漣源地區,只要有錢,只要政府官員指使一句,隨便抓人都可以。這個老百姓是沒辦法的。他還揭露:除了抓人,政府還打人。對村民用酷刑(毆打、罰站、不讓睡覺)等。

為子孫後代維權

梁建冬:我們希望這個礦井能夠關掉。我老公雖然在煤礦上班,但是關掉煤礦我們的房屋就不會壞了。不過我們的淡水資源永久地消失了,環境也污染了。至於工作和就業的問題,現在什麼地方都能掙錢,這個問題並不是我們最擔心的。

謝正香表示:即便政府官員威脅要抓人、打人,我們準備繼續去上訪、去北京上訪。她說:「我希望這個煤礦能被關掉,這樣對我們這些村民和後代有好處。」

謝冬青:我們準備到北京去投訴。如果再解決不了,回來就去攔煤礦。老的少的一起上,和鎮政府和派出所對抗。到時候那些老的就一塊上,要死就死。我們也沒辦法了,只能這麼幹。

他認為政府官員告訴他們「讓國家來處理」是拖延的策略。他說:「現在就是拖,情況就是這樣。」他希望煤礦要停止生產。他說:「不管你的煤礦是六證齊全也好,是哪個中央領導批的也好,你們不能把我們子孫後代的活路都給斷了。」

而那些賺了錢的煤礦老闆們,不擔心子孫面臨這樣的問題嗎?謝正香:「煤礦的老闆在這裡掙了錢,在婁底、長沙都買了房子,不住在村裡。而我們受污染,但沒有錢只好住在這裡,他們掙了錢就離開了。」

有關單位的態度

9月6日,《看中國》記者撥打多位政府官員的電話詢問處理青樹村煤礦問題,包括漣源市委常委、市委辦主任謝永東,漣源市信訪局局長劉潮建,漣源市楓坪鎮黨委書記曠慶賢,電話不是沒人接就是表示在開會。

漣源市信訪局複查辦公室曾先生表示:「專門有人銜接就可以了,你們可以同信訪人去銜接。」

漣源市楓坪鎮人大主任李忠明接到電話時,先是詢問「你哪裡?」,得知是記者後,即很慌忙地說:我正在開會,你等會再打過來,隨即挂斷電話。

而青樹二礦礦長謝建業接到電話後,很生氣的說:「這個不跟你講了。」立即挂斷電話。

體製造成維權艱難

對於青樹村維權為何沒有斬獲,作家馬蕭認為:在於沒有正常的渠道。他說:「絕大多數維權事件普通公民的投訴都是合理、合法的,甚至是在逼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才會去維權。但是,這些維權事件絕大多數都很難解決,因為這個制度並沒有為解決問題提供正常的渠道。」

此外,越是利益糾葛,難度就越大。他說:「像青樹二礦的污染和破壞這樣的事情,涉及到更大利益範圍的維權難度就更加困難。」「最大的難處還是在於制度本身,比如政府公權力的不透明、不受監督,以及警察權力的濫用,這些都導致了問題的產生和積累。」

他還指出,現行的官場升遷機制也使得政府和官員責任感缺失,使問題不能有效地處理。像青樹村村民的生活用水問題,前任楓坪鎮黨委書記李正祥說在2009年下半年可以解決,但是他的承諾沒有兌現,中途就調任了。後來的黨委書記曠慶賢又承諾在2012年下半年解決,但是又傳出他馬上要調離的消息,只好又交給下一屆黨委。

雖說青樹二礦的污染和破壞都不是在曠慶賢任期內發生的事情,因此很難對他進行責任追究。但馬蕭認為:「解決生活用水這樣的小事情都處理不了,不僅僅是官員自身行政能力的問題,同時也是整個制度存在的問題。」

他希望政府方面能夠真正承擔起責任。排除阻力,落實和解決問題,這是一個現代政府應當履行的起碼義務和基本職責。

一位長期觀察大陸政經形勢的人士分析:近來中國大陸曝光越來越多的地陷災難,這些問題在城市是因為城市地下工程缺乏科學規劃、科學施工所造成的,他們在規定的時間必須把那些錢用完,因此造成一湧而上,盲目規劃、盲目施工。在農村則主要是一些採煤大省,像青樹村這樣的問題已經是普遍狀況。其本質問題都是「追求經濟利益和公權力被私有化」。公權力本來是謀公眾利益的,但現在所有的公權力都是在謀求官僚利益。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耕地荒蕪,稻田變為旱土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耕地荒蕪,稻田變為旱土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房屋開裂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房屋損壞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地下水污染,村民不敢喝這些水了,買水喝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廢棄的蓄水井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水污染嚴重,不能飲用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污水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污水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未經處理的污水隨意流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湖南省漣源市楓坪鎮青樹村青樹二礦

附:村民維權 姚立法等成立法律後援團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