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在中國 不許報導的第四個「紫禁城」(圖)


【看中國記者陳柏霖編譯報導】據英國廣播公司(BBC)9月8日(週六)報導,在中國的記者,經驗法則是,你不可以報導所謂的三T - 天安門(Tiananmen)、臺灣(Taiwan)和西藏(Tibet.)。但事實證明,還有另一個T(Toilet),令中國的監察員心煩。

身為中國富二代的孫傑夫(Jeff Sun)是「中國超級跑車協會」的創始人。他擁有的跑車如此之多,以至於他自己都記不全。

他撓了一下頭,列出兩輛蘭博基尼(Lamborghinis)、兩輛法拉利(Ferraris)、奧迪R8和瑪莎拉蒂(Maserati)。但之後他停頓了很長時間,臉上突然放光,「啊,對了」,他說,「和賓利(Bentley)」。

我們是在報導中國不斷擴大的社會不平等中遇到傑夫的。

中國農民

我們在我曾訪問過的一些最貧窮的社區拍攝 – 在中國那些村莊裡,沒有人曾經擁有一輛汽車,而且幾十個農民共用一頭毛驢來耕地。

中國仍然聲稱自己是一個社會主義社會,具有可怕的審查制度,那麼,它為什麼還樂於讓我們這麼拍攝呢?

幾年前,我曾製作了另外一個系列,關於中國在過去十年中向世界的巨大擴張。

我沒有期望北京政府會喜歡這些影片。我們遇到了一些非常具有同情心的中國人,但我們展示的是其他人的腐敗和殘暴。

節目播出後不久,我收到中國大使館一名高級官員寄來的一封電子郵件,她邀請我去倫敦的一家酒店喝茶。據說大使館喜歡我的這些節目。

在這家上流社會的宏偉的酒店裡,大使館官員告訴了我為什麼。

「我們認為你是公正的」,她說。 「你如實展示了中國人是什麼樣子」。

她呷了一口茶告訴我,世界上其他人似乎認為,中國人沒有像其他人一樣,有著同樣的希望、恐懼和雄心。

「他們認為中國對其他國家是一個威脅,我們希望人們明白,他們不需要害怕我們」,她說。

我的猜測是:我們之所以被允許去探索在中國社會中能看到的不平等,是因為政府認為,作為平衡,我們會再次展現中國人民富有同情心的畫面。

而且,通過展示許多人已經變得很富有,當局認為我們將給出一個中國有多成功的強烈信息。

同時,另外數億人口的貧困,將說明該國仍面臨著巨大的挑戰。

不過,我們並沒有完全逃脫審查。

記者的經驗法則是,你不可以報導所謂的三T - 天安門、臺灣和西藏。我們無意中發現了第四個T。

在官方英文報紙「中國日報」上,我發現一篇社論在緊盯WTO對中國的批評。這裡的WTO不是「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sation)」,而是不太知名的「世界廁所組織(World Toilet Organisation)」。

這「世界廁所組織」已將中國列為全亞洲所有國家中,公共廁所最差的國家。「中國日報」解釋道,作為回應,北京已採取了嚴格的新衛生標準 – 現在不允許在任何公共廁所內有超過兩隻蒼蠅。

「中國日報」認為此問題的嚴重性毫無疑問,它說:「乾淨的公共廁所是文明社會的象徵」。這一對比讓我啞然失笑,我向我們的政府「提醒員」表示我想報導這一廁所風暴。

負責政府「提醒」工作的陳先生,他的職責是確保我們沒有違法當局任何的報導規則。他性格開朗,在我們三週的旅程中是一位輕鬆的夥伴,但現在,他的臉色陰沉下來。

他嚴肅地說,「我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我笑了,以為他只是有點保守。

「不」,他強調。「我真的不認為這是一個好主意。」

我說,這只需要花幾分鐘,僅僅是好玩。

陳消失了一會兒。當他回來時,他說,「很抱歉,賈斯汀,但我不得不告訴你,這個故事你一點也不可以報導。」

事情變得越來越嚴重。我們的中國調停者明顯很焦慮,悄悄提醒我說,如果更進一步的話,陳先生有可能會完全停止我們的攝製。

我正在學習重要一課。中國可能會經歷最令人難以置信的經濟轉型,但並沒有改變中國共產黨的本質。它可以讓你向有閑的富人和赤貧的窮人說話,但會威脅說你讓它尷尬 - 即使是一件像「世界廁所組織」的一些批評之類的小事。

我們已接近我們漫長的旅程的終點,現在負擔不得起讓我們的項目受損。我決定,我不得不對中國的廁所關上大門。

點擊看原文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