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行4年來增發的幾十萬億「錢」都給誰了?

2012-10-21 03:10 作者: dtrader99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有人說準確的預測經濟和金融市場的未來,是一門藝術加運氣的科學。而準確的預測,又是現代社會暴富的密碼,就像保爾森2007年對賭美國次貸,讓他幾乎是瞬間進帳幾十億。預測的方法很多,現在市面上流行的經濟學有一大堆的「原理」,「規律」,依樣畫葫蘆,順著這些「規律」,就可以推導未來,當然,還可以建立各類數學模型來模擬。天涯就充斥著大量的「按規律推導」之類的忽悠,因為中國主流經濟學舶來的西方經濟學是以「經濟人」的假設為基礎。但這世上,活著的人都是有血有肉,有情有怨,都不是「經濟人」。沒有地基的高樓,只是海市迷幻,所以,這些預測沒有太多的價值。經濟現象和後果,從根本上來講是特定疆界內眾人行為集合的結果和映射,所以,通過自己現實生活中的感受,對周圍的觀察,加上金融市場上的一些經濟數據,來對未來做邏輯推斷,常常是一種簡單,但可靠的方法。我將隨心所欲的寫點我經歷和所見所聞的故事,通過解說這些故事,來討論中國經濟2012和之後的一些年。我歡迎大家也來寫下自己身邊的故事,我也將盡力提供些經濟學的評論。

故事一央行印發的幾十萬億「錢」都給誰了?

巴黎,那個看上去宏偉且富麗堂皇而骨子裡最傲慢的世界大都會,有一條舉世聞名的香檳大道,道路兩旁彙集了世界最富盛名的奢侈品店舖,路易斯威登(Louis Vuitton)的總店就躋身其間。這是一個秋日的傍晚,路易斯威登的總店的兩個大櫥窗在夕陽輝映下變成一對金色的鏡面,隨著你面對的距離和角度,給你一幅變化萬千的香檳大道流金溢彩的黃昏畫圖。我站在路易斯威登總店的門前,有點迷亂,但絕非是被櫥窗的「萬花筒」晃悠的,而是對是否要進店,我做不出決斷。人生一世總有些難以忘懷的經歷,而不同尋常的受辱,驚心動魄的歷險之類,最讓人耿耿於懷。此時,歷歷在目的是10多年前在此遭遇的那場優雅的屈辱。

那是1996年,也是一個秋日的黃昏。我趁出席國際會議之便,來路易斯威登總店,想買個背包作為內弟新婚「最昂貴」的賀禮。推開店門,裡面格外冷清。長長的單邊櫃臺前就一個顧客在東張西望,櫃臺後有三個時尚的金髮售貨女郎,正依偎在靠店門的櫃臺聊天。其中一位高個冷冷的掃了我一眼之後,無動於衷的繼續著她們的閒話。早就聽說法國人的傲慢,但親身經歷起來,更覺「寒氣逼人」,甚至有點想「知趣而退」了。但我是來買包的,不是來領教法國人傲慢的信念,讓我「勇往直前」。不過,我底氣也不很足,因為我兜裡只有600美元,我能買的是這個價格以下的產品,事實上,這也是我準備買路易斯威登包的緣由-相比於其他更奢侈的品牌,如芬迪(FENDI)和古奇(GUCCI),路易斯威登包該是600美元力所能及的。

我沿著櫃臺仔細搜尋,但發現所有的包都沒有價格。於是,我用英文向並不遙遠的幾位女郎打招呼,但猶如對牛彈琴,沒有回應。出於禮貌,我走到她們聊天的櫃臺前,再用英文問道「我能看看那個包嗎?」那個高個女掃了我一眼,一付茫然的樣子,用法語反問道「你在說什麼?」出國前,一位去過法國的朋友曾告誡我,法國人以不講他國語言為榮,即便是英文也不屑一顧。所以,以防不測,要學幾句法語。我用結巴法語再說了一遍我的要求(Est-cequejepeuxvoircesacla?)。回答我的卻是那一臉輕蔑,和她對同伴嘟喃:「又是個窮開心的主兒」(大略的中文意思)。那個時代,作為一個來自貧窮的發展中國家的中國人,這樣的被人輕蔑,被人「踐踏」,在紐約,倫敦,巴黎,羅馬等世界大都會的名牌商店,是不算稀奇的,因為人均GDP才幾百美元的中國人,飯都吃不飽,那有花幾年GDP來買品牌背包的?我兜裡又是只有不到1000歐元,所以徘徊不決。驟然,兩位30多歲的中國女士從我身邊掃過,風風火火的撞開了路易斯威登的店門,這讓我鼓勁,不再猶豫,也伸手推開店門。。。

「先生您好,歡迎光臨!」腳未站穩,親切的問候迎面而來。之所以倍感親切,因為這問候是「國語」。抬眼望去,一個笑容可掬金髮女郎站在店門邊,那一臉媚,那一臉笑,那一臉和藹,那一臉恭維,極像是在迎接「闊佬」。再往裡看,好熱烈:櫃臺前都擠得滿滿。再看仔細點,大多都是熟面孔-和在王府井和外灘見到的一樣面孔:中國人。再仔細聽聽,講的都是中文。我說我想看看新款包,這位金髮女郎看我會幾句英文,便直接把我帶到了樓上的「貴賓室」。貴賓室也有人滿為患的情勢,剛才那兩個年輕女士正優雅的靠在「貴賓沙發」上,一付底氣十足的趾高氣揚的神態,在聽一位金髮女郎用中文推銷限量新款包(限量包價格一般都在3000歐元以上,路易斯威登最貴的限量包「貢品拼包」(TRIBUTEPATCHWORK)價格在4萬多歐元)。兩位很豪邁,且乾脆,無須「勸誘」,一人提起三個包下樓付款去了。我估算了一下,她們兩人手裡的6個包,至少價值2萬歐元。我對此感概不已:這幾年翻天覆地,中國人真的富裕了,豪邁了,更讓唯利是圖的,曾傲慢不可一世的跨國公司仰望了。真讓人揚眉吐氣。但心裏也有不解的困惑,因為我在看到豪華時,總難忘在四川涼山一個鄉村看到的低矮的草房,衣不裹身的小孩。

不久前和同事聊天,講起我在巴黎的經歷,不想一位憤青同事拍案而起:你那買幾個包算什麼闊綽,我鄰居送女兒紐約讀書,150萬美金買套公寓,拍現金;還有,你看看這廣告「郭德綱領跑聖誕檔,最高票價仍舊8800元!」順手遞過了《京華時報》;你知道在XXX(四環裡一個莊園式的餐廳)吃頓一般的晚餐多少錢?人均3000,還不點鮑魚,不點洋酒;再看看這個,順手遞給我另一張報紙:「2月1日,世界奢侈品協會發布報告顯示,這個春節中國富人在境內外砸下近90億美元來購買奢侈品,折合人民幣高達560億。」「消費目標為名表、皮具、時裝、化妝品和香水。」還有,「紐約地產大亨蓋瑞。巴內特在曼哈頓卡內基音樂廳對面新建了一幢能俯瞰中央公園的超級豪華摩天公寓樓One57,房價從600美萬起價,據說有8套公寓賣給了來自中國的買家。」所以,你看到的買幾個包,算什麼有錢?算什麼奢侈?

我語塞,有點「井底之蛙」的難堪,但也刺激我「經濟學的思維」。有人說國人是「未富先奢」,但這樣的少數人極度奢侈的消費現象,可能是另有根源。  在《行為經濟學》中,有個理論叫《心理帳戶》理論,簡單的講,這個理論是說:(1)同樣是錢,但由於來源不同,在人們心目中價值不一樣;(2)人們花錢主要是按自己心理錢的價值來決定的。具體來說,就是辛苦賺到的工資,同獎金,「中彩」的錢,收受的禮金,還有各類灰色收入等在人們收入帳戶中的心理價值是不能等同的。工資是辛苦賺來的,價值最高,所以通常會有「一分錢被扮成八瓣」花的說法。而「中彩」的錢,「禮金」,「不費力而容易到手的錢」,「意外到手的錢(暴富)」等是天上掉下來的,最不值錢。所以,人們花這類錢是最慷慨的。

心理賬戶的基本特徵有兩點,第一是錢在不同帳戶間不能完全替代,叫作「非替代性」。這使人們產生「此錢非彼錢」的認知錯覺,即工資和「禮金」之類的錢不能互換,從而導致非理性的消費行為。第二是心理帳戶有特定的記賬和運算規則,即不只是由交換價值決定,也由「交易價值」決定。交易中的「得與失」,「爽不爽」等「前景理論」中提出的人的決策行為心理,都影響心理帳戶的記賬和運算規則。即,只要能「高興」,花「不值錢」的錢是最爽的。

我上面的故事和這個理論,首先對我們提出了這樣一個問題:在我們這個社會中,少數人獲得金錢沒有經歷艱辛,或者說他們手裡的錢來得容易,所以才如此揮霍,極度無理奢侈,因為對他們而言「錢不是錢」,「錢不值錢」。如果進而再追問,這些不值錢的錢是哪裡來的?這些年我們一天到晚在盯著央行印刷了多少錢,一天到晚都有人在恭維或謾罵央行的貨幣擴張政策,哭訴通脹,但好像很少有人去追蹤2007-2010的4年間發行的22萬億貨幣的去向。在我們這個有錢能使鬼推磨的社會,22萬億可不是小數,如果所有的錢都流入1%中國人的手中,他們人均170萬,10%的人手中,人均17萬,按13億人均平分,每人1。7萬。當央行發行的貨幣流動入少數人手中,他們當然就會大富大貴。問題是,富豪們是如何將央行發行的貨幣收入囊中?  對於這個「致富鏈」我不得而知,我僅僅知道當一張聖誕演出票就能讓近4人脫貧一年(一天一美元),而近3%的人口依然赤貧,央行印刷的人民幣一定只流入了少數人手中,所以他們才如此奢侈,如此揮霍。

當少數人可以用輕鬆的方式,無須艱辛將錢-財富收入自己的囊中,並且無理揮霍和奢侈,這無疑說明現行的分配方式和分配制度存在著合理性的問題,再往下追,是現行的分配方式和分配制度合理性的問題。古人說過,「不患寡,而患不均」,不公平激發不滿,不公平引發群體事件。如我多次提出的,這種極度不公平的分配,這種極度不公平的分配是內需不振,結構經濟調整難調整不能實現的根源。

故事二從公司股價運動看部分出口企業的破產宿命

無論認不認帳,出口的產能過剩都是中國經濟的噩夢。最近讀篇報導:題目是中國太陽能光伏產業要準備過冬。不知道是記者傻還是別的緣由,還指望著憋口氣又能迎來萬紫千紅的新春。當石油價格繼續在100美元/桶上下晃悠,太陽能光伏產業本是前途無量的新興產業,但破產卻是中國這個行業眾多公司的宿命。據彭博的一個分析報告,認為中國現有的330家太陽能光伏企業,最終能剩下15家左右。

在2011年,許多在美國的太陽能光伏行業巨頭已經先後倒地,申請了破產保護,包括Solyndra、EvergreenSolar、BeaconPower和SpectraWatt美國太陽能企業,最近,德國的SolarMillennium和Solon也提交了破產申請。在美國股市上市的中國光伏企業最早是尚德控股,後來先後有十多家相繼登錄成功,其中既有涉及上游多晶硅生產,也有中下游電池及組件生產商,目前光伏產能超額過剩,大多這些企業面臨倒閉的命運。以尚德(STP)為例,2005年12月在美國上市後成為華爾街的「新寵」,股票價格從2006年的18美元一路飆升到2008年初的90美元,結果由於中國太陽能晶片生產過剩,在全球市場的份額上升到了54%,產品價格,如太陽能模板的平均價格在兩年內也下跌了40%。結果,所有在紐約上市的中國太陽能公司上季度都出現虧損。尚德(STP)的股價一落千丈,最低時跌到1.7美元,2012年以來隨著整個股市暴漲,目前也才4美元。這些公司股價暴跌說明市場預期這些公司的生存難以為繼。

而所謂「新興太陽能產業」還有兩個問題:第一是污染問題。在北京的海高會上,專家指出現在世界上80%的太陽能晶元是在中國生產的,但80%的太陽能晶元是在海外運用的。太陽能晶元生產技術不複雜,哪為什麼國外不願生產太陽能晶元?道理很簡單,污染問題太大。我們卻是在「高新技術」,「朝陽產業」的光環下污染山河。而犧牲了環境還不討好,最近美國正考慮中國產太陽能電池「反傾銷」,去年中國對美國的太陽能電池出口總額是150億美元,雖然「價廉物美」但美國人不領情,要懲罰。

2001年,中國光伏電池產量僅3兆瓦,而10年後的2010年就超過8000兆瓦,產量高達全球的50%,居世界首位。近幾年大量資金持續迅速地湧入推動了這個行業的發展,但據預測,光伏產能在2000兆瓦左右,已經足夠2020年的市場需求。過剩6000兆瓦。風能公司也難免困境。國內風電製造業巨頭華銳風電科技(集團)今年前三季度,營業收入同比減少27.3%,淨利潤減少48.51%,主要原因是激烈的市場競爭導致產品銷售價格下降,銷售收入減少,毛利率下滑。在納斯達克上市的生產風能設備的《美國超導公司》(AMSC)很長一段時間慘淡經營,但前兩年搭上了中國風能投資的快車,股價一路走高,2010年初股價還突破43美元,現在和眾多中國太陽能公司為伍成為「垃圾股」(5美元以下)。「高科技」的「新興產業」都如此悲涼,什麼造船,鋼材,水泥,紡織,手機,機電等傳統行業能風光嗎?

過去10多年,中國固定資產投資以40%左右的幅度增長。一個最大的希望是:出口勢頭旺。但現在中國已經製造了世界上60%以上的鋼材,水泥,手機,彩電,鞋,玩具,包箱,。。。即便是100%都歸咱們來製造,在現有基礎上固定資產投資再增加55%就足以,也就是現在投資增長倒計時一年半。把全球的市場都佔有了,以後呢?山再高也有頂,海再深也有底,市場總會有飽和點。過度了,就是經濟學的「產能過剩」。

由於瘋狂的投資,13億人的購買力沒有增長,國內市場在短時間內到達飽和,結果是產能過剩,於是就要依賴出口。為了刺激出口,政府實行出口退稅。因為出口退稅率達13%以上,而存款利率近0,只要能出口,拿到退稅,可以實現13%的收益。這樣,出口退稅實際上是引領瘋狂投資的一個動因。此外,地方政府首長的GDP政績,也是拉動盲目投資的主力。尤其是地方政府以資源-土地為誘餌,資本是絕不會拒絕的。雪上加霜的是人民幣對美元的匯率在美國的政治壓力下不斷升值,國內民工工資隨著通貨膨脹上漲,而一個最新發展,是現在美國等開始拿中國政府參預經濟和中國的國企說事。

最近,美國國務院,財政部,貿易代表辦公室和其他政府部門的高級官員們相繼對遏制中國開闢了一個新的戰場:指責中國政府參與經濟,危害了「公平競爭」。美國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不久前在紐約說:美國希望政府在全球商務交往能夠實現「競爭中立」,她發出警示說,國有企業進入全球市場「不僅僅為了獲利」,也是在代表國家建立並運用其國家力量。美國國務院的最高經濟事務官員霍馬茨(Rober tHormats)跟著直接點名中國。他在華盛頓對一批美國企業說:「「中國模式」造成的貿易扭曲對美國公司不利,對美國就業和競爭力構成了直接威脅」。

上個月在瑞士達沃斯,美國財政部長蓋特納(Timothy Geithner)稱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及其政府的「補貼和扭曲」對中國的貿易夥伴們「非常有害」。而美國總統歐巴馬此前在其國情咨文中也表達了這種觀點。美國貿易代表去年12月在國會說得更直白:「與中國的貿易摩擦正日益可追蹤溯源到中國的產業政策上,這些政策以可對貿易造成扭曲的政府行為來提振或保護中國國有企業和國內產業」。

美國正在開闢又一個新的「遏制中國」的戰場,而這可能是對中國國企生存和在全球擴張的致命一擊。中國的國有企業無處不在且規模龐大,有大額政府補貼以及融資,稅收,監管優惠的支持,是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源泉」,據估計,國企貢獻了中國非農業GDP的一半。如果國企的對外貿易和擴張的手腳被捆綁,那麼中國的產能過剩危機將加劇。

結果,中國製造業中的很多公司破產可能是宿命,而且由於銀行印錢規模的擴大,新的瘋狂擴張繼續上演,所以,現在一些產能過剩嚴重的行業的面臨的,大概不是2007/08年的什麼「抱團過冬」的問題,而是生死存亡的問題了。這既反映了中國製造業的無序發展的惡果,也凸顯未來擴張的限制。一月份我國外貿出口微微萎縮雖然不表明趨勢,但卻是一個警號。以出口為主的製造業部分公司破產,外貿面臨擴張的限度,是中國經濟必然「著陸」的重要根源。

来源:天涯財經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