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末日已走在窮途末路上(圖)


今年的一月中旬,共黨報出了二零一二年的GDP是增長了百分之七點八,在各國紛紛出現負增長,百分之零點幾的增長,或勉強增長百分之一點幾的普遍情況之下,中國大陸的七點八的增長真的可以是堪稱為一枝獨秀了,如果這個強勁的增長率是真實的話,那就必然存在著特色的理由,否則這個增長就完全不足以相信了。

至於這個特色的說法,本來就是無稽之談,經濟要發展,首先是國家政治制度的清明、政府的清廉,各級官吏公務員的精煉、責任感和效忠於國家公民的義務感。顯然這種政權和這種政權下的政府和官吏、公務員們是不具備的,那麼就是全體公民們的自力更生、奮發圖強、創造幸福生活的巨大的動力所致,這一條顯然也不是事實。

當一個政治體制腐敗透頂,官吏們貪腐揮霍捲逃錢財的數量等於或者是高於全體公民們全年創造的產值的時候,這個國家的經濟就是崩潰了的形勢,而絕對不是一個GDP的數字所能概括和說明的,或者說中國大陸的資源豐富,相對的是全球資源的普遍枯竭,那麼儘管共黨的官員們腐敗透頂,民憤日益激昂,依靠著出口資源也可以賺來個富國強民。

可事實卻是,中國大陸的資源枯竭了,礦產、金屬、木材、糧食、燃料完全指望著從世界各國去購買,全球的資源是在減少,相應的就是價格在年年的攀升,資源購買國的財政壓力也就年年的增大。再不然就是中國大陸的高科技自主產品足以壟斷世界的市場,同時每年研發更新的新產品又足以風靡全球的購買者們。可事實顯然也不是如此。

自主的科技產品幾乎是零,工業生產的水平仍然停留在來料加工、照貓畫虎的加工廠的程度上。加上貪腐的因素,產品的假冒偽劣毒的因素等等,造成中國製造的產品普遍被世界各國抵制,造成中國人購物都是小心翼翼,甚至寧可購買外國貨,再加上普遍的低收入和貧困的原因,於是就造成了產品的巨大的庫存積壓。

至於被稱為是無煙工業的旅遊業那就更是慘淡了,極權統治的政治制度,惡劣的人權記錄,文化、傳統以及人性道德的破壞和泯滅,加上各旅遊景點高昂的門票和收費,尤其是共黨對自然生態的破壞,所造成的全面嚴重污染的現狀,存在著各種有害物質的灰濛濛的所謂的陰霾天氣,可以使人民是整個星期,甚至整個月的時間裏都見不到晴朗的天空和耀眼的陽光。

在人們的日常生活裡,門窗是要緊閉的,出門是要戴上口罩的,老人、病患者和孩子們被勸告不要出門,上班上學的人時常感到喉嚨不適、喘氣困難、咳嗽多痰,且痰中帶黑,甚至還帶血,連帶著影響著自來水的水質,就連首善之區的北京的自來水普遍的反應是聞起來有異味,燒開後可見到明顯的白色水垢,水中的硝酸鹽的指標高達每升九毫克。

在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北京的密雲水庫的水是直接喝的,可是到了二零一一年被政府降為是二類水,其實是連三類誰的標準都夠不上的。二零一二年底,就連共黨都自己不得不承認,全大陸共有四千多家自來水加工廠,而其中的一千多家的出廠水是不合格的。有限度的承認污染事實是一回事,但是這個事實又把全國民眾的生命健康置於了何地呢?誰又應該去負這個責任呢?這當然是人禍,誰當政誰就責無旁貸的承擔這個罪魁禍首的責任。

近日見到了兩位剛從北京回來的朋友,當我問他們這百分之七點八的GDP增長率時,這兩位朋友的反應和說法幾乎都是一致的。最為一致的都說那是共黨的宣傳,一位朋友說是能信嗎?另一位的說法是絕對不能信。兩個朋友另一個最為一致的說法那就是物價的暴漲,幾乎一天一個價錢,是應對著中國新年的又一輪物價的暴漲。

以北方人普遍作為早點吃的油餅為例,二十年前是六分錢一個,二零一一年是一塊五毛錢一個,二零一二年是一塊八毛錢一個和三塊錢一個,賣三塊錢一個的油餅的早點鋪的理由是保證炸油餅的油不是地溝油,賣一塊八一個油餅的店舖在用油一事上則是含混不清,這就是說,即便是用地溝油炸出來的油餅的價錢也比上一年增長了百分之二十,是二十年前的三十倍。

一位在北京過元旦的朋友說,他為年邁的父親訂酸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還是兩塊四毛錢一瓶,到了二零一三年的一月一日就漲到了兩塊七毛錢一瓶,上漲的幅度為百分之十二點五。二零一一年的冬季,大白菜每斤是六毛錢,雞蛋每斤四塊三毛錢,到了二零一二年的冬季大白菜就漲到了每斤八毛錢,漲幅是百分之三十,雞蛋則是五塊兩毛錢一斤,漲幅為百分之十二。

二零一一年,豬肉是十六塊錢一斤,羊肉十九塊錢一斤,牛肉是十七塊錢一斤。到了二零一二年底,豬的脊骨已經賣到了十四塊六毛錢一斤,而羊肉是三十五塊錢一斤,注水的牛肉是二十七塊錢一斤,而牛鍵子肉是三十八塊一斤,就連冬季的取暖費都比上一年增長了近百分之二十。

兩個朋友的看法是,所謂的經濟增長是由物價的暴漲而取得的,政府仍在貪腐,苦了的是廣大的國人民眾。記得是在今年的一月初,《京華時報》上刊出了一篇文章說,根據調查發現,中國大陸的共黨官員們僅在公款吃喝宴席上的浪費就達到了驚人的程度,而浪費的食品是足夠兩億人吃一年的。

在共黨進城之初的五十年代就搞過三反五反的運動,其中的一項就是反浪費。中國人是勤儉的,從不浪費,六十年後的今天,終於證實了浪費的是共黨們,巨貪也是共黨們,當家人是既貪污又浪費,這家的日子也就沒法子過了。北京的街頭到處貼著寬容厚德的標語,似乎是在要求人民,對共黨的腐敗要寬容,至於厚德的說法就實在令人無法明白了。

是因為中華民族有厚德,於是就應該寬容共黨的禍國殃民,還是指腐敗透頂的共黨們仍然尚存的一絲的厚德。中華民族從來是心胸廣闊,接受一切的文化和傳統,寬容一切不同的習俗,但是不會寬容敵人和匪類。具有厚德的是人民,從共黨六十多年的所言所行上去查找,根本就找不到德這個字的任何影子。

共黨越是要加強領導,中華民族的德就越是在敗壞之中,從過去到現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共黨政權從來不具有任何的創造力,只具備破壞力,而且是全面的破壞力,破壞的最深的也是最慘烈的那就是對人性道德的破壞,對正義的扭曲,對事實的歪曲和對數字的謊報和造假,共黨越是心虛對國民的監控和打壓就越嚴厲。

傳統的中國新年還沒有到,共黨又宣布將在三月的二號和五號分別召開所謂的兩會,網上傳來的消息說,維權人士胡佳先生又被警告和監控了起來。呼吸著嚴重污染的有毒空氣,應付著年前一天一漲的高物價,善良正直的人們卻連過個年的機會都被共黨破壞和剝奪了。

但是幸福的人還是有的,面對如此嚴重的空氣污染,就有所謂的專家跳出來說,他研究了世界上所有工業國家以後,發現在這些國家走向工業化的過程中都經歷過空氣、水和土壤的嚴重污染時期。這就是說雖然人民在生病、在死亡,但卻是好事情,因為中國大陸正在步入工業國家的行列。換句話說就是國家要發展,人們就必須付出生病和死亡的代價。

與其如此,國家寧可不發展,作為政府的第一職責那就是保護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五、六十歲的中國人都應該知道,前三十年共黨為了個共產天堂,大小運動搞了二十個,死人億萬,這後三十年,為了個所謂的穩定,大大小小的對人民的屠殺鎮壓又發生了多少起,死了多少人?天堂是沒建成,社會不但沒有穩定,反而是矛盾日趨尖銳,在這種情況之下,再打出個工業化的旗號去死人,那麼殺人越貨的土匪行徑也就徹底的暴露無遺了。

經濟的發展是為了人民生活的幸福、舒適和輕鬆,當人民苦不堪言的時候又去提出什麼宏偉的目標,不但引不起人們的興趣,反而更會激發人們的反感和憤怒。這就如同當人們在抱怨著一天一漲的高物價的時候,有的朋友則認為,這沒有什麼,他們的理由是中國人的收入比二、三十年前增加了一百倍,甚至兩百倍都不止。

且不提這一百到兩百倍已增加的收入是否屬實,經濟的發展自然也提高了人民的收入,人民收入提高了,反映的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如果人民收入的提高是為了適應物價暴漲的話,那麼收入再高也無法去證明生活水平的提高,況且這二十多年,人民收入的提高其實就是由於急劇攀升的物價而得到的補貼,補貼又拉動了物價的繼續攀升,於是就再補貼,物價就再攀升。

如此循環了二十年,人們的收入由二十年前的百十元增加到了現在的幾千元,並不是因為勞動的效率的提高而收入得到提高,只是由於收入的提高始終是在反映著對物價攀升的補貼和補助上,同時這種補貼和補助始終是趕不上物價暴漲的比率,於是才造成的民憤。

本人至今仍然記得,在八九年春,北京民主運動期間見到了在北京西四十字路口的崗亭上貼著一幅標語,上面寫著「警察也怕物價上漲」。八十年代的中後期,一些個企事業單位的職工們在年底可以拿到由幾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的年終獎金,由於物價那時開始上漲了,獎金並沒有起到提高人們生活的作用,而是被上漲的物價吸收走了,引發了人們的不滿情緒。

大屠殺後的九十年代初就又發生了新的一輪物價的暴漲,這個循環一直髮展到今天,而且是越演越烈。有識之士們則認為一九四八年、一九四九年的金圓券、銀圓券的情形現在已經又再次發生在中國大陸了,物價暴漲、錢不值錢又再度的成為了事實。一個把經濟搞崩潰了的政權,國際社會是不敢和他有來往的,就連共黨的小兄弟伊朗的流氓政權也同樣。

伊朗是個有豐富石油和天然氣資源的國家,在二零一二年停止了一項由中國大陸投資一百六十億美元的油氣田開發合同,而在今年的新年伊始,伊朗又取消了一項由中國大陸投資的五十億美元的天然氣合同,伊朗的國家天然氣出國公司從二零一一年開始,每年向中國大陸出口三百萬噸天然氣,這項合同將持續二十五年。

伊朗是個比中國大陸好不了多少的窮國,又正在被國際社會的制裁之中,共黨將巨額的資金投入幫他們去搞建設,但卻被他拒絕了,這原因是什麼呢?伊朗又寧願向中國大陸出口二十五年的天然氣這又是為了什麼呢?

共黨是巴望著外資大量的進入,但是近十年來,真正投入到中國大陸的外資是少的可憐,已經投入了的外資連續四、五年都是在不斷的撤資當中,共黨吸引不來外資,卻又把巨額的資金投入外國,這又說明瞭什麼呢?奇怪的是,就連窮國都拒絕共黨的投資,這不能不說明瞭共黨政權的搖搖欲墜和中國大陸的經濟崩潰使得國際社會不得不警惕和小心避免過多來往的原因。

二月的一日共黨又報出了三艘軍艦在南海演習,但是並沒能引起南海爭議各國的反應,於是又有人歡呼中國強大了,宣示了主權,可惜是在浩瀚的三百五十萬平方公里的南海上,三艘軍艦究竟能宣示多少主權呢?在中國北方、西方漫長的國境線以北、以西,被共黨賣出的領土又有多少呢?有網民問了,胡錦濤當政十年沒打過仗,可是軍費開支卻是年年增長,於是就由五毛代替胡錦濤去解釋說,錢是花在了軍事現代化上了。

國防部長梁光烈顯然是不同意這一說法,他感嘆的說,二百三十萬解放軍其中是文藝、體育兵佔了二十萬,後勤、機關兵二十萬,超編的軍官二十萬,超編的政工人員十萬,軍事院校人員十萬,武裝人員三十萬,而真正作戰部隊只有一百二十萬。梁光烈雖然沒有說這一百二十萬作戰部隊是否能作戰,更沒有提到究竟是防守性的作戰,還是進攻性的作戰,但是從中朝、中蘇、中越這三場都打敗了的戰爭去分析,所謂作戰部隊的作戰能力也是令人懷疑的。

雖然將軍們都已是車載斗量,各個身家億萬,可是由一群富翁指揮的軍隊去保國,那就是開玩笑,保黨的機會也是微乎其微,唯一能做的也僅僅是保護他們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已,況且軍隊是由正義之師和非正義之師的區別,戰爭更有正義之戰和非正義之戰的類別,即使是正義之師打一場正義之戰,也要由全體國民們團結一致、同仇敵愾、鼎力相助這個大環境的支持。

共黨走向了窮途末路,那是因為不得民心,這支不斷屠殺人民、且又腐敗黑暗的軍隊的宗旨那是為了保黨,黨和軍隊看來都與人民無關,而且是站在了人民的對立面上,沒有了人民作為後盾,黨就不稱其為黨,軍隊也不稱其為軍隊。

去年走向街頭的那群反日狂徒們的瘋狂叫囂不過是自己在出自己的醜,更是丟盡了中華民族的臉面,不過這也是很正常的,處於一個朝代終結前的末期,不少人都會自覺和不自覺的跳出來做一番自我的表演,都帶有極強的目的性,至於目的能否達到就又當別論了。

人性究竟是善還是惡這個結論是很難下的,畢竟後天的啟蒙和教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從私有的出現到私有觀念的產生也是經過了一段漫長的時間,那也證明了人天生就帶有的自私性。基督教提出了愛人如愛己也是證明了這一點,那麼中國人愛家,愛自己的親朋好友,再擴大到愛自己的同胞,愛中華民族。

愛並不連帶著就產生恨,但是當發現自己的所愛被荼毒塗炭的時候,恨也就隨之而出現了。那就遠離共黨,對共黨說不,做一些促成共黨早日垮臺的事情,這不僅僅是愛己愛人的本能,更是挽救民族和後代人的大業。沒有人不想過上個風調雨順、國泰民安的日子,這個日子其實就在眼前,但是要靠著每個中國人的爭取和努力才能到來的。


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藏字石」。 2.7億歲的巨石崩裂驚現「中國共產黨亡」
不值得人們深思嗎?

 

原標題:中共走在窮途末路上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