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的末日已走在穷途末路上(图)


今年的一月中旬,共党报出了二零一二年的GDP是增长了百分之七点八,在各国纷纷出现负增长,百分之零点几的增长,或勉强增长百分之一点几的普遍情况之下,中国大陆的七点八的增长真的可以是堪称为一枝独秀了,如果这个强劲的增长率是真实的话,那就必然存在着特色的理由,否则这个增长就完全不足以相信了。

至于这个特色的说法,本来就是无稽之谈,经济要发展,首先是国家政治制度的清明、政府的清廉,各级官吏公务员的精炼、责任感和效忠于国家公民的义务感。显然这种政权和这种政权下的政府和官吏、公务员们是不具备的,那么就是全体公民们的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创造幸福生活的巨大的动力所致,这一条显然也不是事实。

当一个政治体制腐败透顶,官吏们贪腐挥霍卷逃钱财的数量等于或者是高于全体公民们全年创造的产值的时候,这个国家的经济就是崩溃了的形势,而绝对不是一个GDP的数字所能概括和说明的,或者说中国大陆的资源丰富,相对的是全球资源的普遍枯竭,那么尽管共党的官员们腐败透顶,民愤日益激昂,依靠着出口资源也可以赚来个富国强民。

可事实却是,中国大陆的资源枯竭了,矿产、金属、木材、粮食、燃料完全指望着从世界各国去购买,全球的资源是在减少,相应的就是价格在年年的攀升,资源购买国的财政压力也就年年的增大。再不然就是中国大陆的高科技自主产品足以垄断世界的市场,同时每年研发更新的新产品又足以风靡全球的购买者们。可事实显然也不是如此。

自主的科技产品几乎是零,工业生产的水平仍然停留在来料加工、照猫画虎的加工厂的程度上。加上贪腐的因素,产品的假冒伪劣毒的因素等等,造成中国制造的产品普遍被世界各国抵制,造成中国人购物都是小心翼翼,甚至宁可购买外国货,再加上普遍的低收入和贫困的原因,于是就造成了产品的巨大的库存积压。

至于被称为是无烟工业的旅游业那就更是惨淡了,极权统治的政治制度,恶劣的人权记录,文化、传统以及人性道德的破坏和泯灭,加上各旅游景点高昂的门票和收费,尤其是共党对自然生态的破坏,所造成的全面严重污染的现状,存在着各种有害物质的灰蒙蒙的所谓的阴霾天气,可以使人民是整个星期,甚至整个月的时间里都见不到晴朗的天空和耀眼的阳光。

在人们的日常生活里,门窗是要紧闭的,出门是要戴上口罩的,老人、病患者和孩子们被劝告不要出门,上班上学的人时常感到喉咙不适、喘气困难、咳嗽多痰,且痰中带黑,甚至还带血,连带着影响着自来水的水质,就连首善之区的北京的自来水普遍的反应是闻起来有异味,烧开后可见到明显的白色水垢,水中的硝酸盐的指标高达每升九毫克。

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北京的密云水库的水是直接喝的,可是到了二零一一年被政府降为是二类水,其实是连三类谁的标准都够不上的。二零一二年底,就连共党都自己不得不承认,全大陆共有四千多家自来水加工厂,而其中的一千多家的出厂水是不合格的。有限度的承认污染事实是一回事,但是这个事实又把全国民众的生命健康置于了何地呢?谁又应该去负这个责任呢?这当然是人祸,谁当政谁就责无旁贷的承担这个罪魁祸首的责任。

近日见到了两位刚从北京回来的朋友,当我问他们这百分之七点八的GDP增长率时,这两位朋友的反应和说法几乎都是一致的。最为一致的都说那是共党的宣传,一位朋友说是能信吗?另一位的说法是绝对不能信。两个朋友另一个最为一致的说法那就是物价的暴涨,几乎一天一个价钱,是应对着中国新年的又一轮物价的暴涨。

以北方人普遍作为早点吃的油饼为例,二十年前是六分钱一个,二零一一年是一块五毛钱一个,二零一二年是一块八毛钱一个和三块钱一个,卖三块钱一个的油饼的早点铺的理由是保证炸油饼的油不是地沟油,卖一块八一个油饼的店铺在用油一事上则是含混不清,这就是说,即便是用地沟油炸出来的油饼的价钱也比上一年增长了百分之二十,是二十年前的三十倍。

一位在北京过元旦的朋友说,他为年迈的父亲订酸奶,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十一日还是两块四毛钱一瓶,到了二零一三年的一月一日就涨到了两块七毛钱一瓶,上涨的幅度为百分之十二点五。二零一一年的冬季,大白菜每斤是六毛钱,鸡蛋每斤四块三毛钱,到了二零一二年的冬季大白菜就涨到了每斤八毛钱,涨幅是百分之三十,鸡蛋则是五块两毛钱一斤,涨幅为百分之十二。

二零一一年,猪肉是十六块钱一斤,羊肉十九块钱一斤,牛肉是十七块钱一斤。到了二零一二年底,猪的脊骨已经卖到了十四块六毛钱一斤,而羊肉是三十五块钱一斤,注水的牛肉是二十七块钱一斤,而牛键子肉是三十八块一斤,就连冬季的取暖费都比上一年增长了近百分之二十。

两个朋友的看法是,所谓的经济增长是由物价的暴涨而取得的,政府仍在贪腐,苦了的是广大的国人民众。记得是在今年的一月初,《京华时报》上刊出了一篇文章说,根据调查发现,中国大陆的共党官员们仅在公款吃喝宴席上的浪费就达到了惊人的程度,而浪费的食品是足够两亿人吃一年的。

在共党进城之初的五十年代就搞过三反五反的运动,其中的一项就是反浪费。中国人是勤俭的,从不浪费,六十年后的今天,终于证实了浪费的是共党们,巨贪也是共党们,当家人是既贪污又浪费,这家的日子也就没法子过了。北京的街头到处贴着宽容厚德的标语,似乎是在要求人民,对共党的腐败要宽容,至于厚德的说法就实在令人无法明白了。

是因为中华民族有厚德,于是就应该宽容共党的祸国殃民,还是指腐败透顶的共党们仍然尚存的一丝的厚德。中华民族从来是心胸广阔,接受一切的文化和传统,宽容一切不同的习俗,但是不会宽容敌人和匪类。具有厚德的是人民,从共党六十多年的所言所行上去查找,根本就找不到德这个字的任何影子。

共党越是要加强领导,中华民族的德就越是在败坏之中,从过去到现在,这个世界上所有的共党政权从来不具有任何的创造力,只具备破坏力,而且是全面的破坏力,破坏的最深的也是最惨烈的那就是对人性道德的破坏,对正义的扭曲,对事实的歪曲和对数字的谎报和造假,共党越是心虚对国民的监控和打压就越严厉。

传统的中国新年还没有到,共党又宣布将在三月的二号和五号分别召开所谓的两会,网上传来的消息说,维权人士胡佳先生又被警告和监控了起来。呼吸着严重污染的有毒空气,应付着年前一天一涨的高物价,善良正直的人们却连过个年的机会都被共党破坏和剥夺了。

但是幸福的人还是有的,面对如此严重的空气污染,就有所谓的专家跳出来说,他研究了世界上所有工业国家以后,发现在这些国家走向工业化的过程中都经历过空气、水和土壤的严重污染时期。这就是说虽然人民在生病、在死亡,但却是好事情,因为中国大陆正在步入工业国家的行列。换句话说就是国家要发展,人们就必须付出生病和死亡的代价。

与其如此,国家宁可不发展,作为政府的第一职责那就是保护人民的生命和健康。五、六十岁的中国人都应该知道,前三十年共党为了个共产天堂,大小运动搞了二十个,死人亿万,这后三十年,为了个所谓的稳定,大大小小的对人民的屠杀镇压又发生了多少起,死了多少人?天堂是没建成,社会不但没有稳定,反而是矛盾日趋尖锐,在这种情况之下,再打出个工业化的旗号去死人,那么杀人越货的土匪行径也就彻底的暴露无遗了。

经济的发展是为了人民生活的幸福、舒适和轻松,当人民苦不堪言的时候又去提出什么宏伟的目标,不但引不起人们的兴趣,反而更会激发人们的反感和愤怒。这就如同当人们在抱怨着一天一涨的高物价的时候,有的朋友则认为,这没有什么,他们的理由是中国人的收入比二、三十年前增加了一百倍,甚至两百倍都不止。

且不提这一百到两百倍已增加的收入是否属实,经济的发展自然也提高了人民的收入,人民收入提高了,反映的是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如果人民收入的提高是为了适应物价暴涨的话,那么收入再高也无法去证明生活水平的提高,况且这二十多年,人民收入的提高其实就是由于急剧攀升的物价而得到的补贴,补贴又拉动了物价的继续攀升,于是就再补贴,物价就再攀升。

如此循环了二十年,人们的收入由二十年前的百十元增加到了现在的几千元,并不是因为劳动的效率的提高而收入得到提高,只是由于收入的提高始终是在反映着对物价攀升的补贴和补助上,同时这种补贴和补助始终是赶不上物价暴涨的比率,于是才造成的民愤。

本人至今仍然记得,在八九年春,北京民主运动期间见到了在北京西四十字路口的岗亭上贴着一幅标语,上面写着“警察也怕物价上涨”。八十年代的中后期,一些个企事业单位的职工们在年底可以拿到由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的年终奖金,由于物价那时开始上涨了,奖金并没有起到提高人们生活的作用,而是被上涨的物价吸收走了,引发了人们的不满情绪。

大屠杀后的九十年代初就又发生了新的一轮物价的暴涨,这个循环一直发展到今天,而且是越演越烈。有识之士们则认为一九四八年、一九四九年的金圆券、银圆券的情形现在已经又再次发生在中国大陆了,物价暴涨、钱不值钱又再度的成为了事实。一个把经济搞崩溃了的政权,国际社会是不敢和他有来往的,就连共党的小兄弟伊朗的流氓政权也同样。

伊朗是个有丰富石油和天然气资源的国家,在二零一二年停止了一项由中国大陆投资一百六十亿美元的油气田开发合同,而在今年的新年伊始,伊朗又取消了一项由中国大陆投资的五十亿美元的天然气合同,伊朗的国家天然气出国公司从二零一一年开始,每年向中国大陆出口三百万吨天然气,这项合同将持续二十五年。

伊朗是个比中国大陆好不了多少的穷国,又正在被国际社会的制裁之中,共党将巨额的资金投入帮他们去搞建设,但却被他拒绝了,这原因是什么呢?伊朗又宁愿向中国大陆出口二十五年的天然气这又是为了什么呢?

共党是巴望着外资大量的进入,但是近十年来,真正投入到中国大陆的外资是少的可怜,已经投入了的外资连续四、五年都是在不断的撤资当中,共党吸引不来外资,却又把巨额的资金投入外国,这又说明了什么呢?奇怪的是,就连穷国都拒绝共党的投资,这不能不说明了共党政权的摇摇欲坠和中国大陆的经济崩溃使得国际社会不得不警惕和小心避免过多来往的原因。

二月的一日共党又报出了三艘军舰在南海演习,但是并没能引起南海争议各国的反应,于是又有人欢呼中国强大了,宣示了主权,可惜是在浩瀚的三百五十万平方公里的南海上,三艘军舰究竟能宣示多少主权呢?在中国北方、西方漫长的国境线以北、以西,被共党卖出的领土又有多少呢?有网民问了,胡锦涛当政十年没打过仗,可是军费开支却是年年增长,于是就由五毛代替胡锦涛去解释说,钱是花在了军事现代化上了。

国防部长梁光烈显然是不同意这一说法,他感叹的说,二百三十万解放军其中是文艺、体育兵占了二十万,后勤、机关兵二十万,超编的军官二十万,超编的政工人员十万,军事院校人员十万,武装人员三十万,而真正作战部队只有一百二十万。梁光烈虽然没有说这一百二十万作战部队是否能作战,更没有提到究竟是防守性的作战,还是进攻性的作战,但是从中朝、中苏、中越这三场都打败了的战争去分析,所谓作战部队的作战能力也是令人怀疑的。

虽然将军们都已是车载斗量,各个身家亿万,可是由一群富翁指挥的军队去保国,那就是开玩笑,保党的机会也是微乎其微,唯一能做的也仅仅是保护他们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已,况且军队是由正义之师和非正义之师的区别,战争更有正义之战和非正义之战的类别,即使是正义之师打一场正义之战,也要由全体国民们团结一致、同仇敌忾、鼎力相助这个大环境的支持。

共党走向了穷途末路,那是因为不得民心,这支不断屠杀人民、且又腐败黑暗的军队的宗旨那是为了保党,党和军队看来都与人民无关,而且是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上,没有了人民作为后盾,党就不称其为党,军队也不称其为军队。

去年走向街头的那群反日狂徒们的疯狂叫嚣不过是自己在出自己的丑,更是丢尽了中华民族的脸面,不过这也是很正常的,处于一个朝代终结前的末期,不少人都会自觉和不自觉的跳出来做一番自我的表演,都带有极强的目的性,至于目的能否达到就又当别论了。

人性究竟是善还是恶这个结论是很难下的,毕竟后天的启蒙和教育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从私有的出现到私有观念的产生也是经过了一段漫长的时间,那也证明了人天生就带有的自私性。基督教提出了爱人如爱己也是证明了这一点,那么中国人爱家,爱自己的亲朋好友,再扩大到爱自己的同胞,爱中华民族。

爱并不连带着就产生恨,但是当发现自己的所爱被荼毒涂炭的时候,恨也就随之而出现了。那就远离共党,对共党说不,做一些促成共党早日垮台的事情,这不仅仅是爱己爱人的本能,更是挽救民族和后代人的大业。没有人不想过上个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日子,这个日子其实就在眼前,但是要靠着每个中国人的争取和努力才能到来的。


贵州省平塘县掌布乡“藏字石”。 2.7亿岁的巨石崩裂惊现“中国共产党亡”
不值得人们深思吗?

 

原标题:中共走在穷途末路上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