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虎媽」培養出倆狀元(組圖)


中國古代四大賢母:孟母、陶母、 歐陽母、岳母……都是教子有方的母親典範。其實還有一位,只是近百年來不大提起——宋代的陳母,她培養出兩位狀元。


(網路圖片)

陳母姓馮,嫁給閬州(今四川南充一帶)小官吏陳省華為妻,育有三子:陳堯叟、陳堯佐和陳堯咨。在陳母的督責下,三子刻苦攻讀,陳堯叟和陳堯佐於太宗端拱二年(公元九八九年)同年中進士,陳堯叟還高居榜首,成為狀元。十年後,三子陳堯咨也高中狀元(真宗咸平三年,公元一零零零年)—— 一家子出了倆狀元,在中國科舉史上也是絕無僅有的事。

這位狀元大哥陳堯叟後來在廣東廣西做轉運使、安撫使,把中原醫術帶給嶺南少數民族,還把苧麻、木棉等經濟作物引入兩廣,對嶺南的開發建功不少。他還奉命出使交州(今越南),妥善處理與黎桓政權的關係,為南疆的平安和諧做出過貢獻——不知今天兩廣百姓還記得他嗎?

不過狀元哥哥的政治功業卻趕不上進士弟弟。二弟堯佐一生功績主要體現在治水方面,曾先後治理過錢塘、黃河、汾河的水患。知滑州時,適逢黃河決堤,他命人造「木龍」以殺水勢,建起堅固的堤壩,人稱「陳公堤」。——堯佐活了八十二歲,是三兄弟中活得最長的(堯叟五十七,堯咨六十四)。晚年官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相當於宰相。

其實堯佐比堯叟聰明,幼時聽父親給哥哥講書,哥哥還沒弄通,他早已背會了。他還寫得一手好字,尤其擅長寫筆畫肥厚的隸書,號稱「堆墨書」。有一回戲子們開玩笑,在一張大紙上塗滿墨汁,又在上麵點了四個白粉點。人問是什麼,回答說:我這是陳大人堆墨書的「田」字!

陳家三弟堯咨也是狀元,然而文采不及兩位哥哥。他有個業餘愛好:喜歡射箭;十發九中,自稱「小由基」(養由基是古代神射手)。關於此事,還有個膾炙人口的傳說:有個賣油翁見堯咨射箭,說這也沒啥,不過是手熟罷了!賣油翁也有絕技:把一枚銅錢覆在油葫蘆口上,以杓澆油入錢孔,錢竟不沾油!堯咨本來脾氣很大,待人粗暴,見此也不能不佩服,放老頭走路。


賣油翁的絕技 (網路圖片)

宋朝跟契丹打交道,朝廷希望找一位儀錶堂堂又善於射箭的官員陪伴敵國使者,陳堯咨恰好符合這兩個條件。真宗皇帝讓人跟堯咨商量,堯咨畏懼嚴母,說得回家請母親定奪。據說陳母聞言大怒,吩咐「家法伺候」,邊打邊問:你是狀元,咱們陳家父子向來以文章立身,怎麼到你這兒為了貪圖高官厚祿,竟改換門風不成? (《湘山野錄》)——陳堯咨這頓打,挨得可有點冤!

不過另有傳說,堯咨當時對真宗說:我是儒生,如今讓我改做「武弁」,得讓我佩戴金魚才行。——「金魚」是一種金質的魚符,唐宋時只有三品以上的高官才能佩戴。他這是跟皇上討價還價呢!

又據《澠水燕談錄》記載,堯咨日後到荊南做官,回家探母,陳母問:你在任上有什麼德政啊?他回答:荊南是衝要之地,每天開宴,兒都射箭為樂,坐客們沒有不佩服的!陳母聽了又怒,說:你父親從小教導你忠孝以輔國家,如今你不行仁政,天天耍弄你這「一夫之技」,你這是辱沒先人啊!吩咐家人打板子,連佩戴的金魚都打碎了!

堯咨到底挨了幾回打?是只挨一回而傳聞不同,還是挨打本是家常便飯?噎難於考查。不過能培養出仨進士、倆狀元的「非常母親」,肯定有非常的教育手段,這「勤打勤問」恐怕便是絕招之一。

陳家不但母親厲害,父親規矩也大。有人來拜望陳父,仨兒子都得在他身後「站場子」。三人當時的官銜分別是「知樞密院」(國防部長)、「值史館」(史官)和「知制誥」(皇帝秘書)。試想這三位「高幹」往那一站,客人還敢多坐嗎?無不寒暄兩句、起身飛跑!——這多半也是陳老爺子討厭那些不請自來的俗客、故意擺的龍虎陣吧?

原題目:宋代「虎媽」調教出倆狀元 科舉史上絕無僅有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