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虎妈”培养出俩状元(组图)


中国古代四大贤母:孟母、陶母、 欧阳母、岳母……都是教子有方的母亲典范。其实还有一位,只是近百年来不大提起——宋代的陈母,她培养出两位状元。


(网络图片)

陈母姓冯,嫁给阆州(今四川南充一带)小官吏陈省华为妻,育有三子:陈尧叟、陈尧佐和陈尧咨。在陈母的督责下,三子刻苦攻读,陈尧叟和陈尧佐于太宗端拱二年(公元九八九年)同年中进士,陈尧叟还高居榜首,成为状元。十年后,三子陈尧咨也高中状元(真宗咸平三年,公元一零零零年)—— 一家子出了俩状元,在中国科举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事。

这位状元大哥陈尧叟后来在广东广西做转运使、安抚使,把中原医术带给岭南少数民族,还把苎麻、木棉等经济作物引入两广,对岭南的开发建功不少。他还奉命出使交州(今越南),妥善处理与黎桓政权的关系,为南疆的平安和谐做出过贡献——不知今天两广百姓还记得他吗?

不过状元哥哥的政治功业却赶不上进士弟弟。二弟尧佐一生功绩主要体现在治水方面,曾先后治理过钱塘、黄河、汾河的水患。知滑州时,适逢黄河决堤,他命人造“木龙”以杀水势,建起坚固的堤坝,人称“陈公堤”。——尧佐活了八十二岁,是三兄弟中活得最长的(尧叟五十七,尧咨六十四)。晚年官拜“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相当于宰相。

其实尧佐比尧叟聪明,幼时听父亲给哥哥讲书,哥哥还没弄通,他早已背会了。他还写得一手好字,尤其擅长写笔画肥厚的隶书,号称“堆墨书”。有一回戏子们开玩笑,在一张大纸上涂满墨汁,又在上面点了四个白粉点。人问是什么,回答说:我这是陈大人堆墨书的“田”字!

陈家三弟尧咨也是状元,然而文采不及两位哥哥。他有个业余爱好:喜欢射箭;十发九中,自称“小由基”(养由基是古代神射手)。关于此事,还有个脍炙人口的传说:有个卖油翁见尧咨射箭,说这也没啥,不过是手熟罢了!卖油翁也有绝技:把一枚铜钱覆在油葫芦口上,以勺浇油入钱孔,钱竟不沾油!尧咨本来脾气很大,待人粗暴,见此也不能不佩服,放老头走路。


卖油翁的绝技 (网络图片)

宋朝跟契丹打交道,朝廷希望找一位仪表堂堂又善于射箭的官员陪伴敌国使者,陈尧咨恰好符合这两个条件。真宗皇帝让人跟尧咨商量,尧咨畏惧严母,说得回家请母亲定夺。据说陈母闻言大怒,吩咐“家法伺候”,边打边问:你是状元,咱们陈家父子向来以文章立身,怎么到你这儿为了贪图高官厚禄,竟改换门风不成? (《湘山野录》)——陈尧咨这顿打,挨得可有点冤!

不过另有传说,尧咨当时对真宗说:我是儒生,如今让我改做“武弁”,得让我佩戴金鱼才行。——“金鱼”是一种金质的鱼符,唐宋时只有三品以上的高官才能佩戴。他这是跟皇上讨价还价呢!

又据《渑水燕谈录》记载,尧咨日后到荆南做官,回家探母,陈母问:你在任上有什么德政啊?他回答:荆南是冲要之地,每天开宴,儿都射箭为乐,坐客们没有不佩服的!陈母听了又怒,说:你父亲从小教导你忠孝以辅国家,如今你不行仁政,天天耍弄你这“一夫之技”,你这是辱没先人啊!吩咐家人打板子,连佩戴的金鱼都打碎了!

尧咨到底挨了几回打?是只挨一回而传闻不同,还是挨打本是家常便饭?噎难于考查。不过能培养出仨进士、俩状元的“非常母亲”,肯定有非常的教育手段,这“勤打勤问”恐怕便是绝招之一。

陈家不但母亲厉害,父亲规矩也大。有人来拜望陈父,仨儿子都得在他身后“站场子”。三人当时的官衔分别是“知枢密院”(国防部长)、“值史馆”(史官)和“知制诰”(皇帝秘书)。试想这三位“高干”往那一站,客人还敢多坐吗?无不寒暄两句、起身飞跑!——这多半也是陈老爷子讨厌那些不请自来的俗客、故意摆的龙虎阵吧?

原题目:宋代“虎妈”调教出俩状元 科举史上绝无仅有


欢迎给您喜欢的作者捐助。您的爱心鼓励就是对我们媒体的耕耘。 打赏

看完这篇文章您觉得

评论



看中国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