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智囊說「政改」透露的高層底線(圖)

2013-03-10 08:10 作者: 劉曉

手機版 简体 6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近日,在政協分組討論會上,剛剛從中共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位子上退任的、有「中南海智囊」之稱的委員施芝鴻談及了政治改革問題。他表示,黨內對改革有共識,而改革的共識是建立在「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三個原則基礎之上;他透露,目前有建議「設立一個專責體政改革頂層設計的機構,類似十三大後國務院設立的體改委」,他個人傾向支持。他還批評當前左右分化嚴重,已然到了撕裂社會的地步;對此,他認為無論哪種觀點,都必須堅持中共的領導,否則「中國人民不會答應」。

而在會場外,施芝鴻在接受《新京報》記者採訪時承認改革的阻力來自各個領域的利益固化,而深化改革最為重要的兩方面是國家機關權力下放和打破利益集團。

政改

此外,在接受某日媒記者採訪時,施芝鴻則詳細談到了政改必須抓住的三個要點:一是要堅持中國近代史選擇的根本性政治制度,包括政協制度,在此基礎上實行存量優化,而不是另起爐灶;二、應該補中共長期執政、八個民主黨共同參政的「天」,而不是去拆除這個「天」;三、堅持「黨的領導,人民當家作主,依法治國」三原則。而「抓住了這三點,就抓住了改革的要害和方向」。

施芝鴻還表示,中國沒有發生「茉莉花革命」的土壤,原因在於中共廢除了幹部終身制,年輕人有工作,中國經濟發展消除了不少社會發展中的問題。中國不存在反體制、反社會、反中共的政治力量。

顯然,無論是場內的發言,還是場外的表述,施芝鴻所傳遞的最主要信息就是:中共高層對改革達成共識;改革的第一前提必須是堅持中共領導,在此基礎上完善民主黨參政和「人民當家作主」;改革的阻力很大。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將施芝鴻所傳遞的這些信息解讀為中共高層的想法呢?如果從其履歷來看,這樣的解讀是有一定道理的。 

施芝鴻是上個世紀90年代初因鼓吹改革而名震一時的「皇甫平」三人組成員之一,時任上海市委政研室處長。後奉調進入中共中央辦公廳,曾擔任曾慶紅的秘書。2007年,施芝鴻升任中央政策研究室副主任。他先後參與了中共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文件以及十五屆六中全會、十六屆四中全會、十七屆四中全會和十七屆六中全會文件的起草工作。十七大之後,習近平無論是出訪、會見還是調研考察,施芝鴻的身影幾乎都可看到,因此他被外界視為「習近平的智囊和筆桿子」。

僅舉一例。比如,在長期以來圍繞「去鄧化」的討論中,施芝鴻在十八大精神報告會上進行了嚴厲駁斥,稱「鄧小平理論、三個代表重要思想、科學發展觀就是我們摸到的三塊大石頭,這是我們建設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理論基石,我們還將繼續‘摸著石頭過河’,摸出更多更大的‘石頭’」。從習近平十八大後的講話和仿效鄧小平高調「南巡」的舉動看,他的確在堅持追隨鄧小平,施芝鴻所言傳遞了習班底的大政方針。

基於這樣的背景,施芝鴻近期言論無疑在很大程度上也反映了中共高層的想法或者底線,即怎麼改,都不能放棄中共一黨專政。這樣的想法並不新鮮,十八大上之所以達成了短暫的權力平衡,就是緣於空前的亡黨危機。

然而,施芝鴻以及中共高層刻意迴避的是,目前中國所有的政治、經濟、社會、環境、道德等危機,以及所有對良善百姓的迫害、對人權的踐踏正是中共一黨專政造成的;而其所提的「三個要點」故意混淆是非,「三原則」也存在著矛盾之處。

首先,現在的政治制度並非是人民的選擇。六十多年前,中共通過欺騙奪取政權後,不僅撕毀了所有的承諾,將知識份子打倒,將土地收歸國有,將民族資本家的資本無償剝奪,而且還變本加厲地強化一黨專制體制,使至少八千萬中國人被迫害致死。因此,靠國家恐怖主義維持極權統治的中共不是人民的選擇,在政治上也不具備任何合法性的。

其次,文革後在中共面臨前所未有危機之際,為了維護其政權,在鄧小平時期實行了新的經濟政策。可是,畸形的改革開放不僅加大了貧富差距,使絕大多數民眾陷入相對貧困中,而且嚴重破壞了環境,使道德淪喪,同時還加強了政府的強制能力,徹底喪失了社會的公正和正義。顯而易見,這樣背叛人民利益的改革也不是中國人民的選擇。

第三,一個黨與八個「陪伴」黨不具備同等的權力,如何能有效對中共進行監督、制約?八個「陪伴」黨不能由老百姓直接參選,又如何能保證代表老百姓說話?在中共內部利益糾纏在一起之際,如何將國家機關權力下放和打破利益集團的壟斷?

第四,如何能既做到堅持黨的領導,又讓人民當家作主?如果黨的利益與人民的利益相違背,又當如何?特別是當有人以黨和國家的名義,對良善百姓實施迫害、犯下滔天大罪時,如持續十幾年的對法輪功學員、基督徒迫害,甚至將他們的器官活摘,誰來懲罰這個黨和其成員?人民真正能說了算嗎?

第五,誰說中國不具備發生革命的土壤?事實上,中共雖然廢除了幹部終身制,但這並不意味著其在統治方式上有多大改變,一黨專政還是其選擇;而且中國經濟成果的分配不均,很多人並未享受到;中國大學畢業生的就業率也不足70%,經濟的發展帶給人民的幸福感是遞減,此起彼伏的上訪、抗議、暴動就證明火山在醞釀。

難道施芝鴻和中共高層真的相信他們有可以讓中共起死回生的能力?真的相信中共能夠迴避屠殺八千萬中國人的歷史罪惡?能夠迴避害死幾百萬法輪功學員的反人類罪?答案無疑是否定的。

至於讓中共下臺「中國人民不會答應」,施芝鴻顯然是自作多情了。對於瞭解了世界其他百姓生活的中國人來說,對於受壓迫、受迫害的民眾而言,真正有利於中國和中國人的發展的體制和自由民主的社會才是人民所需要的,那就是可以自由的呼吸,自由的表達自己的看法,自由的相信神佛,自由的不受阻礙的看到那些想看的信息,享受著沒有污染的空氣、水和食品,真正的體會到身為「主人」的快樂,而這樣的社會惟有拋棄徹底中共才有可能出現。

目前超過一億三千萬人的退黨、退團、退隊恰恰代表了中國人的心聲,施芝鴻和中共高層們如果無視這樣的聲音,繼續「不走老路,不走邪路」,那就真的是死路一條,這絕非戲言。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