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人每年捐四百 窮學生只收到四十(組圖)


1
小喜現在是一名普通的叉車工人。


2
陳阿姨接受採訪。

3月9日報導——《好心人每年捐四百元 窮學生只收到四十元》引起社會強烈反響。昨日記者又得到最新消息,小喜幾位同學的愛心捐款也被截留過。為此,記者趕到中山市找到小喜,進一步瞭解情況。

還有其他學生沒收到捐款

昨日下午,記者在中山市南朗鎮東方工業園一塑料製造廠見到了小喜。見到記者,小喜顯得非常拘謹。聊天時,小喜一直低頭看著地面,而雙手也緊緊攥在一起。談到捐助的情況時,小喜的眼神中流露出漠然的神情。

「其實再談這些事都已經沒什麼用了,我現在只想有個交代就可以了。」小喜說,捐助人陳阿姨說她每年都會向他捐助400元,一共持續了4年,而小喜卻表示自己只收到過一次也就是40元。「我原來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場面,上次採訪因為過度緊張,所以表述有些問題,我不是每年或者每學期收到40元,而是在校期間一共只收到40元。」

小喜介紹,1999年初中畢業後,他進入當地的部隊服役時,曾讓在東莞工作的叔叔與陳女士聯繫,不久,小喜的家中便收到了陳阿姨的來信以及信封裡附帶的20元錢。「加上之前在學校期間收到的40元,我一共收到陳阿姨60元錢。」

在小喜的印象中,一共有3名同學和他一樣受到捐助。情況和他一樣,都是只收到40元捐款。記者隨即電話聯繫了同樣是受捐人的鄧某,他表示自己確實只收到40元錢。該名同學氣憤地說,「實在太不可思議了,400塊只剩下40塊,這相差也太大了吧,我有一名同學還因為學費的問題退學了。」鄧某還稱,學校在給幾名班上同學40元時也發了印製有捐助者的姓名和住址的卡片,並要求每位學生寫好感謝信統一跤給老師。信件寄出後,他們從沒有接到捐助人的聯繫。

愛心捐款就這樣不翼而飛了,陳阿姨在不知情的情況下還繼續給小喜捐款。「我都是通過郵局寄到學校,收信人都是‘陳小喜’,這些錢寄出去後就再也沒有退回來。因為時間太久,沒有留下回執。」陳阿姨還介紹,除了捐款以外,自己還在寄信的時候給他塞了不少錢,不過這些信件從來就沒被回覆過。

據瞭解,按照郵政匯款的流程,如果收款人沒有收到匯款的情況下,匯款應該返還給匯款人,所以,陳阿姨的匯款肯定是有人接收了,但是什麼人收的就沒人知道了。

小喜上高中只差100元

對於一名家庭有困難的學生而言,400元錢可能關係到他是否能繼續上學,如果這些愛心資金沒有到達學生手中的話,很有可能改變這些孩子的命運。

小喜現在是一名叉車工人,「我每個月加上獎金能拿3000多塊錢,」他嘆了一口氣說,如果當時那每年400元的愛心捐款他能收到的話,或許命運可能就不會這樣。「我知道知識能改變命運,但是因為家裡的條件實在不好,所以……」說到此處,小喜停了一下,然後繼續說:「如果當時條件允許,我真的想繼續上學。」

談到自己的學習成績,小喜幾乎興奮地給記者炫耀,自己原來在學校成績非常不錯。「畢業考試的時候,我語文和數學兩門加起來考到了187分!是不是很厲害?」小喜說到這裡的時候抬起了頭,不過隨後又低了下去,沮喪地說:「現在說這些東西還有什麼用,都已經這樣了。」

小喜的捐助人陳阿姨介紹,小喜當年上高中就差100塊錢。「真的就差100塊錢,如果他當時能收到我的捐款的話,他的命運就不會是這個樣子了。」

校長回應某些人炒作

捐出去的錢卻沒到學生手中,這些錢究竟去了哪裡?記者幾番周折,終於電話聯繫到江西省峽江縣戈坪小學胡校長,在電話中,胡校長否認暗地剋扣資金的說法,表示所收到捐助的錢全都發放到了學生手裡。

「捐400塊錢,學生只拿到40元,這是絕對不可能的事情,這純粹就是某些人的炒作。」記者追問究竟是誰在炒作?該校長表示:「這個問題我們也不好回答。」但其介紹,第一期400元錢已經到位,分了5年也就是10個學期,每個學期40元發放到學生手中,並且學生也簽過字了。「都是團委直接發放的,這些都是有賬目可查的。」

對於校長的說法,小喜並不認同,他稱雖然時間過去了很久,但是能依稀記得自己沒有簽過字。為了證實此事,小喜還諮詢了幾個同學,他們也稱沒有簽過字。

四年捐款 只查到一筆

記者瞭解到,昨日江西吉安地區教育部門給陳阿姨打過電話,表示已經找到了陳阿姨的捐款記錄,第一筆40元發給了小喜,其餘部分應該是用來支付小喜剩餘學期的學費。但小喜反映,這筆錢一直沒有用到他身上。

「每個學期200多塊錢的學費還是要自己承擔,學校從來沒有說過有捐款給充抵學費。」小喜稱,每年交的學費都是家裡湊來的。「我們家當時每年收入才幾百塊,如果真的能減免學費的話,家裡也不用為我的學費犯愁了。」同為受捐人的鄧某也表示,為了自己的學費,父親一直四處奔波借錢。

陳阿姨介紹,自己捐款其餘3年錢的記錄依然沒有找到,辛辛苦苦捐了幾年的錢卻只收到一年,並且這一年的費用還沒有全到學生手中,她表示自己今後做慈善一定會更加小心謹慎。

已經成立 兩調查小組

據悉,目前,江西吉安地區已經分別在廣東和江西成立兩個調查小組,正協調配合對本次捐助活動進行深入調查,並在昨日向陳阿姨和小喜瞭解情況。「陳阿姨跟小喜說的話,以及一些相關信息還是有些出入的,有待進一步核實。」調查小組工作人員介紹。

事情已經過去十幾年,相關人員基本都已經調離了工作崗位,找到原始證據非常困難,要想還原整個事件的經過,比較耗時。調查小組正在核實各方面的信息,其中最重要的一點是要找到捐款的證據。「當時陳阿姨說寄的那筆錢沒有證據證明,學校也沒有反映有人拿,深圳的郵局也查不到,現在仍然在查。」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