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鬼頭上的女人》:揭露罪惡馬三家

2013-04-27 07:51 作者: 荷蘭在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兩部揭露中國勞教制度真相的記錄片將於近期上映。《小鬼頭上的女人》通過遼寧瀋陽馬三家勞教所被勞教人員的口述,揭露發生在這些女人身上慘無人道的一幕;《大堡小勞教》講述發生在上世紀五十年代四川樂山大堡作業區的勞教慘劇,2600餘名未成年人因為飢餓和虐待等魂歸山林。荷蘭在線記者日前先後專訪了兩片導演杜斌與謝貽卉,和負責兩片籌款工作的胡佳妻子曾金燕。 

首先帶給大家的是《小鬼頭上的女人》專訪,謝貽卉專訪將隨後推出。

馬三家醜聞發酵官方否認

2011年9月,勞教犯王桂蘭在陰道內藏匿了一卷同宿舍學員劉華的《勞教日記》帶出馬三家;2013年2月,另一位勞教犯王振採取同樣的方法把上訪孕婦劉寳玲的求助信帶出馬三家……

4月中旬,中國媒體《Lens視覺》雜誌刊載了馬三家勞教所酷刑真相的深度報導《走出馬三家》。文章披露稱該所對勞教人員普遍採取體罰措施,強迫犯人高強度勞動,很多婦女因此致殘。而比較常見的懲罰手段包括「上大挂」、「老虎凳」和「死人床」等。

該報導發布後立即引發軒然大波,在短短几天內迅速被中國封鎖。前中山大學著名性別研究專家艾曉明在博客中評論道,每一個人性尚存的中國人都聽到了來自陰道的咆哮。陰道,人類享受性愛歡愉的隱秘之處;女人孕育和產出生命的地方;這一次,帶出的是暗無天日的摧殘、羞辱、虐殺——而且,是以國家權力的名義。沒有卡廷森林,沒有奧斯維辛的焚屍爐和槍口;但有安元鼑,有這裡那裡的馬三家。

在輿論的強大壓力下,遼寧迅速成立了由省司法廳、省勞教局和駐地檢察機關組成的調查組,邀請媒體和代表委員參加,對報導涉及的內容進行客觀、公開、公正地調查,據實公布調查真相和處理結果。兩週後的4月19日,官媒新華網和法制網同日發布消息稱,自4月9日以來,調查組通過實地現場勘查,調查結果稱《走出馬三家》一文存在嚴重失實問題。該文大量使用境外「法輪功」媒體惡意攻擊用語,採訪中片面採用某些當事人的不實陳述,報導嚴重失實造成惡劣影響。

杜斌:老子查兒子純屬作秀

《紐約時報》簽約攝影師杜斌將馬三家勞教所的釋放人員的口述史拍成了記錄片《小鬼頭上的女人》,因上訪三度被勞教的瀋陽農婦劉華成為該片「主角」。為什麼起這樣一個片名?在接受荷蘭在線記者採訪時,杜斌說片名的靈感來源於劉華的口述。劉華稱馬三家勞教所從前是一片墳墓,勞教所的警察對她說,地下住的是小鬼,地上住的是被勞教的女人。「我們這些被勞教的女人說,地下的小鬼住的是地上的陽間,而我們住的是地下的陰間,我們就是住在小鬼頭上的女人,陰間和陽間,混合住在一起。」

據劉華向杜斌講述,馬三家關押的女勞教犯被迫超負荷勞動,製造出口到西方國家的商品和中國武警部隊的軍服。她們經常遭受女警察的各種酷刑折磨,這其中包括用子宮擴張器插進嘴內強行灌食、扒光衣服後用死人床捆綁數月、使用電棍擊打乳房插入陰道內電擊和往陰道內灌辣椒麵等等。「在這個地球上,中國勞教制度是侮辱人類最邪惡的制度,我們成了這個邪惡制度的奴隸和人質」。

杜斌向記者介紹,《小鬼頭上的女人》一片共採訪了12位當事人,因為擔心「進去後出不來」,他沒有前往馬三家勞教所採訪拍攝,而是把重心放在當事人的口述上。「我最早是2004年關注開始關注馬三家,當時通過翻牆軟體看到了國外媒體的一些報導,我感覺非常震驚,我覺得有必要用一種方式讓更多的人知道。到2012年底,我決定把這些小人物的口述史做成記錄片。」杜斌向記者如是介紹拍攝此片的初衷。

杜斌表示,中國勞教制度的主要功能已淪為中共政權維穩的工具,無數上訪人、異見人士和宗教人士慘遭勞教。發生在馬三家被勞教女子身上的殘酷一幕,只是全國300多家勞教所的一個縮影,而非孤例。杜斌同時透露,在遼寧成立馬三家調查組以後,數位已被釋放的勞教人員再次受到來自官方的騷擾和恐嚇,警告她們不要接受外媒採訪,她們的住處還遭到警方打砸。「這些事實都說明當局根本沒有認錯的誠意,調查組由省司法廳和勞教局組成,馬三家就是它們自己管轄的,老子查兒子,一家人查一家人,能查出問題嗎?這種調查說到底就是作秀。」杜斌說道。

傳達中國最底層草根聲音

杜斌1972年出生於山東郯城縣,曾在《紐約時報》、《中國社會導刊》等媒體工作。攝影作品《寫出冤情》曾獲第14屆人權新聞獎「攝影特寫獎」,目前已出版《上訪者:中國依法治國下倖存的活化石》、《上海·骷髏地》等著作。因杜斌長期關注上訪群體,有媒體稱其為「最草根群體靈魂附體的代言人」。

「我來自草根,我就是草根,我對底層民眾有一種本能的同情心」,杜斌對記者說:「我之所以長期關注草根群體,是因為中國最底層民眾沒法發出自己的聲音。我以前一般是通過照片和出書的方式來發聲,《小鬼頭上的女人》是我第一次嘗試拍記錄片,記錄片有聲音有圖像,可以讓真相更好地呈現出來。」

來自當局的阻撓也隨之而來。據杜斌介紹,自己近三四個月來,手機一直被官方干擾。杜斌原就職於《紐約時報》北京分社,但自2011年以來,杜斌的外媒攝影記者的許可申請接連被官方拒絕,「我把所有資料都提交給了外交人員服務公司,但他們最後說我不符合相關歸口規定,也不給我書面答覆,說我不符合規定是根據哪一年制定、哪一年通過、哪一年實施的法律?到現在都沒有人能給我一個說法。」

除政治壓力以外,和很多獨立記錄片人一樣,杜斌也面臨著資金來源的問題。胡佳妻子、法學博士曾金燕向杜斌推薦了「聯合製作人」籌款模式,所有買票的觀眾都有機會成為後期加入的聯合製作人,並在記錄片尾設置專門的致謝名單。「國內的獨立電影節連續被取消,馬三家這種行動主義記錄片,若只能在一兩個電影節播放,本土觀眾看不見,是一種浪費。所以我把門票設定得低,想讓更多的公眾捲入記錄片的製作和傳播過程中。曾金燕對荷蘭在線記者表示。

曾金燕同時透露,實地放映除了香港和北京之外,該片9月份還將在日內瓦和英國等地有放映計畫。5月1日的網路放映平臺地址會盡快公布,將對所有公眾公開,並提供下載源頭。目前已經有約300人參與了聯合購票活動。

杜斌對「聯合製作人」模式表示歡迎,他說很多獨立記錄片人沒有任何投資渠道,他們的記錄片無法進入院線,沒有任何經濟回報,「‘聯合製作人’模式對於記錄片人來說是一種經濟上的安慰,可以緩解一定的經濟壓力。」杜斌最後對記者說。

註:
5月1日,兩部揭露中國勞教制度真相的記錄片電影《小鬼頭上的女人》和《大堡小勞教》將在香港和臺灣同步首映。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