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鏡】共產惡壩

2013-07-04 13:10 作者: 古鏡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07月04日訊】大道流布,循環往復。在中國傳統文化的理念中,天地萬物都處在永恆的循環之中,一切的物質與生命無時不在各種循環中更新、代謝、轉化。物質或生命不僅在內部有循環運動,也時刻與外界保持著物質與能量上交換與溝通,從而構成了更大一層的循環系統。宇宙中交織著無數的大小循環系統,而宇宙本身又是一個巨大的循環系統,生命的升降、物質的轉化、能量的流動,上下交溶、層層無盡。

佛經中告訴我們,在三界之內,所有的生命都會依據一定的法則,互相之間發生一種互相轉化的關係,這種轉化就是人們常說的輪迴,它其實是一種生命的業報循環。而中國的五行學說認為,人類生存的這個物質世界,一切的物質都是由五行構成的,金、木、水、火、土相互之間,相生相剋,構成了一個完整的動態循環系統;它使我們這個世界的所有物質保持了一種穩定的平衡狀態。

東西方的醫學研究也早就知道,人類自己的身體也是一個巨大的循環系統:血液循環、淋巴循環、經絡循環、水循環等等,通過這些循環才能提供我們生命所需的營養與能量。而我們的身體也是一個開放的系統,與外部世界時刻在保持著各種層次上的物質能量交換,新陳代謝、吐故納新。這些內部或外在的循環共同維持了人類生命的健康與活力,去腐存真、自我完善。

人類賴以生存的自然環境,更是一個龐大而複雜的循環系統:江河奔流、物候變換、花草榮枯,植被盈縮、大氣流動、雨雪雷電等等,它們都有各自的循環系統,共同組成了我們這個豐富多彩的大千世界。其中人類感覺最明顯的,對人類最重要莫過於水循環。水乃生命之源,離開了水,地球上的生命就會絕跡;水的循環流動給土壤注入了活力與靈氣,也帶走了種種腐敗物質,使我們的生存環境得到淨化。

物質世界如此,對於人類生存的社會環境來說,循環也是一個必不可少的支撐。人類的政治、經濟、文化、信息等諸多領域無不是一個個循環系統。就政治而言,也要維持一個相生相剋的權力循環系統,一旦權力絕對化,失去相互制約的平衡,就會累積弊端、發生腐敗。而政治最大的任務又是要使社會的各項資源得到合理的利用,使各類人才得到合理的流動,使社會財富得到合理的流通,使社會信息得到廣泛的傳播。如此才能使一個社會處於健康的運行之中,使人類的文明穩定持久。

流水不腐、戶樞不蠹,循環產生流動,流動帶來生機。由上述我們可以看出,循環是一個生命或系統能長存於世的重要保障。一旦循環中斷,那麼生命或系統就會陷入逐漸枯死或崩潰之中。人體的循環一旦局部發生阻斷,就會產生腫瘤或潰瘍、病變;自然界如果哪個方面產生循環中斷,就會帶來生態災難,洪水、地震、沙塵等;社會領域如果哪個方面流通不暢,也會發生種種社會危機,更大的會帶來戰爭或種族滅絕。

循環之於世界是如此的重要,所以不管是東方或西方,傳統的文明理念都是要維護我們這個世界的生態循環與社會循環,盡量不讓其發生大面積的阻滯。在傳統中國,他的文明模式一直處於天人合一的狀態中,古代的聖賢們在治理天下時,都會強調道德為本、效法自然、順應自然、因勢利導,使得社會民心都溶入到自然的大循環之中,從而獲得社會人心的有序與平和,也使人與自然更是相生相利、和諧安寧。西方的法治、人權、自由、環保等等理念,也能在一定程度上維持社會與自然的生態循環。

不過這種治世理念卻在近半個世紀以來,在中國遭到了毀滅性的顛覆。一個誕生於西方社會的反人類的政治異端組織——共產黨,一路東來,在六十四年前,神差鬼使般的佔領了中國,從此開始了它們在中國的反自然的政治實踐。中共的政權本身就是一種極端專制體系,一黨獨大、沒有制約,它們可以為所欲為。政權作為一種公權淪為其黨的私權,失去了權力的制衡,這樣的政權就會權力無限膨漲,形成了政治腫瘤。

中共的政治理念從根本不是為了造福社會、治理社會,而是為了控制社會、毀滅社會,從實踐中看,它們的一切政治操作就是阻斷自然生態與社會生態的系統循環,同時無止境的向其中注入毒素,使其自然環境與社會環境逐漸僵化、毒化。最後由於得不到能量的補充,腐敗物質得不到清理,導致整個系統的崩潰性結局。

中共的這種邪惡政治實踐,如果用兩個名詞來說,就是筑壩、投毒。這種壩不僅僅是建立在無數的河流上,它還建在人心上、文化上、經濟上、輿論上。在中國社會,中共筑的壩幾乎無處不在,它使得人心、自然、社會在慢慢的失去活力,走向僵化、枯萎、混亂,而中共的投毒更是加速了這一過程。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中共與生俱來便帶有一種暴力思維與毀滅的意志,這在其《共產黨宣言》早已是直言不諱的。

壩,在正體字中寫為「壩」,其本身就是一種暴力的象徵,筑壩也無疑是一種暴力思維的體現,其目的就是為了攔截目標、製造堵塞。中共自其篡政伊始,就開始在中國的眾多河流上瘋狂筑壩,使得中國陸地上的水循環系統遭到了毀滅性的破壞。一條河流一旦被截為兩段,其整個流域的生態循環體系就會慢慢瓦解,河流也會逐漸死去,成了死水,河流裡的各種生命也會隨之消亡。而中共通過筑壩來得到的那點利益,相比河流的死亡,可以說是微不足道。

幾十年下來,中共在神州大地上筑了幾萬座水壩,有的一條河流就被截為數段,中國成了世界上的水壩王國。無數條河流在慢慢的死去,也相應帶來了中華大地的種種生態災難。曾經哺育中華民族五千年的黃河、長江也未能逃脫其魔爪,兩條巨龍都被先後斷為兩截,它等於截斷了中原大地的兩條大動脈。整個中原生態循環系統的斷裂,無疑是斷了中華民族未來生存的根基。黃河已經死亡,而長江正在痛苦的呻吟,其災難性後果也會愈演愈烈。

在經濟領域,中共的貪腐利益階層就是一條巨大的經濟大壩,阻斷了中國社會財富的流通,由此形成了許多的惡性經濟腫瘤。財富之於人類社會,就像水之於土壤那樣,財富只有流通才能帶來社會效益,才能激發新的能量,才能造福社會。而中共的權貴(壟斷)經濟則是無止境的吞噬社會財富、囤積財富,使得經濟循環被層層卡斷。如此社會的許多領域由於得不到財富的支撐,而陷入癱瘓、失衡,社會動盪與苦難由此而生。

在社會輿論上,中共也是拚命的封口,使億萬國人淪為啞巴。一個人活著就需要說話,特別是社會不公時,就更需要一定的語言宣泄。而中共對言論的控制,則是在無數國人的嘴巴前築起了一條無形的大壩,這條大壩使神州萬馬齊喑,在中共製造的無邊苦難裡,億萬民眾甚至連呻吟一聲也很難發出,他們只能在心裏積攢憤懣。

在現代信息社會裏,信息的流通是至關重要的。社會媒體就像是一個社會的神經系統,信息的正常流通使得社會的各個領域都能看清自己的狀態,發現問題、及時的解決問題。而中共卻在大陸社會徹了一個信息高牆,把許多社會問題的真相遮擋起來。在牆內對民眾灌輸無數虛假的信息,把人們圈在一個完全虛假的現實之中,直到把人帶到崩潰的深淵。大陸社會現在已是病入膏肓,許多人還感覺不錯,就是中共的信息封鎖帶來的罪惡,

中共的政府完全是一個犯罪機構,是中共邪教的作惡工具,除了象徵性的行使一些政府職能外,其主要的功能就是愚弄民眾、魚肉民眾,掠奪民眾,製造社會問題。大量社會問題的拖延、擱置,就會產生了無數的社會癥結,積重難返。對民眾的維權上訪等,中共的司法機構多是拳腳相向、黑牢大刑侍候。這種行政不作為與高壓維穩手段,也是其筑壩式思維的延伸,用暴力來壓制人,以換取政權的暫時穩定,最終把民怨積累成了隨時會爆炸的烈性炸藥。

在大陸的思想文化領域,中共用無神論、進化論、唯物論在人心築起了一條思想大壩,它使得無數人接受不到正確的文化教育,自覺的排斥正教信仰、不信神佛、不做好人,用中共的反人類觀念來衡量許多事物的對錯。這條思想大壩把對天地、宇宙、人文、歷史、信仰等等諸多正見擋在壩外,並對壩內人進行共產魔教的魔鬼理念灌輸,從而使得這片土地上善行日少,惡行氾濫。

中共還在教育領域、城鄉之間、人才流動、官員任免等等許多方面,都筑了許多條的大壩。這一道道無形的大壩,使得整個社會的各階層間,失去了合理的流動與溝通。全國每年上千萬的人參加高考,就是因為中共幾乎堵塞了大部分的社會就業與發展渠道,才會使那麼多的人都在擠高考這樣一座獨木橋,即使擠過去了依然是前途渺茫。每年巨量的農民工進城打工,卻永遠只能是三級公民,他們的身邊有一條看不見的大壩。人才流動、官員任免更是閘壩林立、逆向淘汰,拼爹、拼錢、拼權成了主題。

中共在筑壩的同時,還向社會海量的投毒,造成自然環境與社會肌體的日漸毒化。教科書裡有它們的黨文化病毒,自然界裡有它們無數的化工投毒項目,醫院裡有它們的毒膠囊、毒疫苗、毒針頭,飯桌上有它們的鎘大米、轉基因食品,連孩子們的奶粉它們都不放過。現在的大陸,幾乎已經是全面中毒的魔鬼之地,水源有毒、土壤有毒、空氣有毒、食物有毒、藥品有毒,哪個民族能經得住如此的毒害!

中共就像人體的腫瘤一樣,吸進的是人體的營養,釋放的是病毒,它吸盡了中國社會的財富,養肥了自己、毒害了中華民族。中共雖然不停的筑壩,阻塞社會的正常循環體系,但它們自己的黨組織系統卻一點也不阻塞,特別是做起惡來,效率極高;因為中共的組織系統是完全獨立的。但是它的這套系統是以腐敗、特權等邪惡手段來推動維持的。它把從社會吸取來的財富轉化為危害社會的負能量,並在其系統內循環流動,層層交換放大。

中共幾十年的暴政,已經造成了中國社會的全面崩潰之勢,因為從自然生態到社會生態,從人與自然到中華民族與國際社會,一切的循環都已被阻斷。中國社會不但得不到正向的文明價值促進與加持,反而接受的就是中共魔教理念幾十年的毒害,其呼吸吐納的全是毒素。這樣的社會只能最終走向崩潰、死亡。

從根本上說,共產黨就是一個橫亙在世間的一條大壩,它從思想層面、物質層面割斷了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交流。我們常說中共暴政,其實漢語中的「暴」字已揭示了共產黨的真相:暴字上日下水,中間夾了一個共字。日者,陽也、天也;水者陰也、地也。共產黨的存在,就是橫亙在天地之間的一條惡壩,就是阻斷陰陽交流溝通的一座屏障。它阻擋了人心的升華,阻塞了天人溝通的渠道,它的背後向人敞開的卻是地獄之門。

而今在網上許多國人都在呼籲拆除三峽大壩,其實中國要拆除的何止一個三峽大壩,但即使是拆除數萬個反自然的水壩,也只能緩解中國的苦難而無法根除,因為中共暴政還在。它才是當今中國的災難之源,才是毀滅中華民族、危害人類的毒瘤,才是攔在中國社會的一條惡壩,必要要拆掉它才能從根本上還中國一個清明的天地。

那麼如何拆掉中共這座惡壩呢?它可是武裝到汗毛的一個龐然大物啊。總的說來,不外乎兩種方法,一是西醫的外科手術法,一是中醫的固本培元法。所謂外科手術法,其實就是用武力解決中共,這種方法難度較大,因為國際上很難找到有如此實力的國家願意出兵,國內對共軍策反也缺少可操作性。而且武力拆共,副作用明顯,容易帶來社會的動盪與生命的巨大傷亡,也難以從思想層面完全根除中共之毒。

第二種方法就是正本清源、釜底抽薪,廣傳真相、喚醒民眾,首先從思想層面瓦解中共生存的基礎,清除中共的黨文化毒素。然後培育民族正氣,讓更多的人唾棄中共、退出中共、遠離中共、圍觀中共。中共再邪再毒,也是要操縱人為其賣命的,當普遍的人群都明白真相、退出中共時,當人們都以黨員為恥時,真正死心塌地為中共賣命的邪惡之徒能有多少?到那時中共就會不推自倒、瞬間自垮。

在筆者看來,第二種方法雖然不會立即見效,但其抽絲剝繭之力卻是巨大的,也是中共最為恐懼的,所以它們才會拚命的封堵真相。這種方法容易操作,人人皆可加入,不受條件限制,而且會成幾何級數的倍增。清醒的人越多,中共的勢力就會越收縮,直到人間蒸發。近年來在全球範圍內掀起的傳《九評》、促三退運動,無疑就是這種方法的最佳體現:以正道滅邪道,道解中共於無形。對中共而言,這是一招絕殺手,無解,它的謊言、暴力、統戰等等邪術對此失去了作用,只能坐等被層層解體、慢慢剝盡的下場。眼下那些還在挖空心思想延續這個邪黨狗命的、為其肉麻讚頌的,真的是世上最愚蠢的人,何異於為虎作倀、自取滅亡。

正是:

共產大壩欲遮天,環環相扣不見邊。
截斷江河千萬條,聚斂財富萬萬千。
堵嘴封網砌高牆,高壓維穩造奇冤。
擋住人心通天路,放出群魔弄妖言。
胡說世上無輪迴,拉人無間地獄眠。
此壩不除日為禍,神州莫再有青天。
寄望魔鬼能從良,自欺欺人最可憐。
何如三退揚正氣,救己利國福壽延。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