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暗度陳倉:踩紅線,建酒店

2013-10-13 12:55 作者: 汪韜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0月13日訊】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公司,卻能在井岡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緩衝區內開建「江西首席旅遊地產」,八年間屢叫不停。

這已非首例。中信集團早已上山,保護區被詬病曾因此調整規劃,為旅遊地產讓路。

「早禾木,4km」——這塊交通指示牌立於江西省井岡山景區的旅遊集散地茨坪鎮路邊。對於當地的旅店老闆、導遊來說,早禾木是一個未曾去過的神秘景點——沒有列入190元的旅遊套票,沒有觀光車直達。

但若打聽售房信息,早禾木便是當地人推薦之處。沿著水泥路,經過兩道關卡,在海拔900米的次原始森林中,掩藏著龐大「旅遊地產綜合體」——井岡天緣國際度假區(以下簡稱井岡天緣)。

山腳下有一個不起眼的界碑「井保緩015」。這意味著,界碑往上都是井岡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的緩衝區甚至核心區,包括早禾木。

我國自然保護區條例規定:禁止在自然保護區的緩衝區開展旅遊和生產經營活動。

2005年至今八年,伴隨著井岡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甚至國家林業局的頻繁叫停,早禾木依然完成了從荒廢的茶園到高檔度假村的「華麗」轉變。而井岡天緣也非井岡山保護區第一次開發旅遊地產。

近日,井岡山正在申報世界文化與自然雙遺產。而正如2012年加入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人與生物圈保護區網路一樣,這個涉嫌違規的開發項目並未曝光。
 

「江西省首席旅遊地產」

這是一個建築面積相當於半個國家游泳中心「水立方」的度假村,2013年5月17日,南方週末記者在井岡天緣看到,這裡正在建設五星級酒店、國際會議中心、總統別墅等,完工的只有瀚澤國際大酒店。早上7點,工人開始忙碌。南方週末記者詢問何時完工,「三個月後。」一名工人回答。

4個月後,一些酒店預訂網站已可預定瀚澤國際大酒店,但酒店的接線員對於散客業務還不太熟悉,稱入住的多是團隊或培訓班。

「接待客人主要是旅行團,散客少一點。」5月17日,酒店前臺一名工作人員向南方週末記者介紹,「這邊屬於井岡山主峰保護區,優勢在於純天然。」

前往井岡天緣的道路上早已掛著宣傳條幅,在工作人員提供的宣傳冊上,這裡被稱為「江西首席旅遊地產綜合體」。

宣傳冊背面印著「發展商:龍升集團」。2013年5月,循著宣傳冊上的地址,南方週末記者兩次前往南昌市星河國際寫字樓,1408號確是「江西龍升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龍升公司)」,但大門緊鎖。從門縫中看進去,前臺桌上空無一物。

4個月後,南方週末記者再次致電公司的南昌辦公室,一位員工稱公司總部已搬到井岡山,這裡負責為旅行社推廣酒店。

作為「江西首席旅遊地產綜合體」的發展商,龍升公司的公開信息卻支離破碎。公司沒有專門網站,只有一些員工都不知曉的「井岡天園」網站。南方週末記者在查閱資料時發現,該處項目名稱混雜,除井岡天緣之外,還有井岡天園、天寳花園等,但這些名稱都指向早禾木開發。

多個信息表明龍升公司成立於2004年,員工稱老闆為「南昌老闆」。但在江西省工商局查不到公司檔案,其工商資料在井岡山市。而井岡山市政府網站的「工商局企業基本信息公開」顯示,其成立時間是2007年9月6日,這與網路公開信息和其員工的表述都大相逕庭。

一個旅遊網登出了酒店的介紹,包括一位王姓男士的手機、QQ號碼。他給南方週末記者發來公司簡介和數張裝修效果圖,稱「我們別墅產權50年,可以對外出售」。
 

茶園變休閑景區

2013年5月21日,南方週末記者致電井岡山保護區管理局保護科,剛提到早禾木,工作人員馬上說「對,現在正在處理這個事」。追問處理何事,他沒再回答。問及酒店營業時,他支支吾吾回答「沒酒店」,是「景區服務設施」。

早禾木的「這個事」,似乎已是公開秘密。公開的政府信息顯示,這是當地號稱投資8億元的招商項目。而在井岡山市政府官員的多篇講話中,該項目都作為政績被提及。

在劉信中看來,這已是井岡山的陳年舊賬。「大興土木!」看到度假區的照片時,這名原江西省林業廳野生動植物保護管理局總工程師痛心喊道。他曾兩次前往早禾木參與項目評審。

1990年代初,劉信中第一次前往早禾木,原因是當地考慮到早禾木地區村民生計,計畫恢復荒廢的茶園。江西省林業廳批復同意在早禾木建立種植業生產基地。

然而隨後數年,出乎劉信中意料的是,種植生產基地開始變身為休閑度假景區。

茶園幾經轉手,最終龍升公司接手。據網上一份落款為龍升公司的《五指峰牌有機茶質量管理手冊》介紹,2005年3月,公司收購茶廠,地址正是「井岡山早禾木」。

而據另一份《井岡天園項目投資價值分析報告》稱,公司與井岡山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等單位簽訂項目合同書,以租賃方式取得本項目1000畝土地開發經營權。「2007年6月,公司通過掛牌出讓方式取得本項目旅遊接待服務中心用地,並取得《國有土地使用權證》,用地性質為商服用地。」

這些網路資料未能從龍升公司處得到證實。一名酒店工作人員稱:「從最初買下這塊地開始,包括路,全部是老闆自己修的,建了8年。」

據當時的一名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回憶,茶園一直由當地林場和村莊管理,「承包沒有通過保護區管理局」,更沒有與公司簽訂所謂「項目合同書」。而對於掛牌出讓土地,「他們說網上拍賣了,我沒有看到。」一位當時保護區管理局負責人回憶說。

不過,從2007年井岡山市發改委下發的《關於核准江西龍升實業有限公司調整井岡山五指峰生態休閑度假景區項目名稱的批復》可以看出,調整後的項目名為「天寳花園」,擁有三萬多平方米的「茶藝加工體驗中心、綜合服務樓、茶泉浴」等諸多服務設施,此外,還有水泥路、遊覽步道、停車場。

井岡山市發改委批准項目單位名稱、建設地點均和現在的井岡天緣完全吻合。

叫不停的開發

上述分析報告中列出了諸多項目立項批復,其中包括「國務院生態旅遊總體規劃(林護髮﹝2006﹞236號)」。這個文件是國家林業局對井岡山生態旅遊總體規劃的批復。據當時參與編製規劃的保護區管理局人士稱,國家林業局欲對各類景點再度進行評審和登記。

劉信中第二次來到早禾木。與第一次只有荒廢的茶園、無人居住的房屋相比,這次他已看到正在修建的鋼筋水泥樓房。劉非常生氣,「我心裏明白,(當初)不能鬆口,批了生態旅遊,就無法控制了。」

當時早禾木開發內容僅與茶園相關。「不要鋼筋水泥,不要永久性建築。」劉信中再三強調。2006年,井岡山的生態旅遊規劃獲得批復。

然而,2008年初,早禾木地區開始拆舊建新。按照2007年井岡山市發改委的批復,建設範圍已超過了國家林業局的生態旅遊規劃。在市政府信息公開平台上,規劃局登出了一幅落款日期為2007年1月1日的「早禾木景區規劃平面圖」,甚至標注了「度假別墅」、「溫泉中心」等與茶藝無關的項目。

「一發現我們就去制止,但是制止不住。」一位當時的保護區管理人員說,「他們說我們沒有執法資格。」管理局多次下文勒令停工,甚至一個星期要去幾趟。但是「很無奈,下了(文件)又不聽你的」。

2008年底,當地茨坪街道辦事處年度工作總結稱:「今年我們加強跟蹤服務工作,目前主體工程已全部完工進入裝修階段」。在谷歌地圖2010年1月13日的實景圖中,四處白色建築已赫然可見。

實際上,井岡天緣暗度陳倉並非一帆風順。2011年和2012年,國家林業局接到了當地舉報,兩次責成江西省林業廳督查。

督查結果要求項目立即停工,「林業廳的態度非常明確,不准搞賓館。」省林業廳當時的督查人員張雄(化名)說。

然而,督查效果不彰。「矛盾在地方。」張雄說,「保護區下放後,領導都由地方任命。」

2000年,幾乎與井岡山自然保護區升為國家級的同時,保護區管理局的權屬從省林業廳直管變為井岡山市政府管轄。2005年,副廳級的井岡山管理局成立,為吉安(井岡山為縣級市,隸屬於吉安市)市政府派出機構,保護區管理局又劃歸井岡山管理局管轄。

劃為地方管轄後,劉信中去「找麻煩」的次數變少了,甚至都不認識後來的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對於開發而言,本來保護區是天然的‘反對派’,現在不是了。」劉信中說。

2012年,龍升公司在網上貼出了大量裝修招標和酒店服務人員的招聘廣告。2013年,瀚澤大酒店的廣告打在了通往井岡山的高速公路上。

重蹈覆轍

張雄曾建議將早禾木調出緩衝區:「但這是一片葉子中的一個圈,劃出來很難。」

實際上,2008年,井岡山自然保護區進行過類似的區劃調整,最大的改變在於茨坪鎮和梨坪村被「摳」出保護區範圍。

茨坪鎮是井岡山原市政府所在地,早已賓館、商店林立,調整無可厚非。梨坪為一個村莊,據當時參與區劃調整的人士透露,調整的最直接目的是為了支持中信集團建設國際會議中心。該人士甚至接到了這樣的指示:「調不回來就不要回來,就待在北京」。

劉信中曾參與過區劃調整的評審,「我很奇怪(為什麼要劃出梨坪),這裡比較荒,現場植被不好,歷來缺水。」劉信中認為梨坪區劃調整的原因是為了置換出植被更好的區域。但在梨坪設定了一個高度線:海拔900米以上不能開發。

2013年5月18日,南方週末記者在梨坪看到,東北角的窪地為中信的國際會議中心及配套的五星級酒店,西北角的高地為補償梨坪村民而修建的白色樓群,剩下一半以上區域由三家房地產公司佔據,「我們只賣現樓」等宣傳標語林立。

三家房地產公司售樓人員均稱從中信手上拿到地塊。地產商的廣告中以《井岡山風景名勝區條例》和「申請世界自然文化遺產」為由,打著「核心景區只拆不建」、「絕版機會」的招牌。

水資源缺乏和污水處理或將成為梨坪的瓶頸。上述中信工作人員稱目前的用水引自茨坪,房地產開發商則說取自山泉水。如果三家房地產商的樓盤全部建成入住後,供水不足將會成為問題。

更為嚴重的是污水排放。一位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稱,中信曾計畫建設污水處理廠,由於梨坪範圍小、地勢低,處理後的污水要排入保護區的核心區,污水處理廠建設因此未通過。據上述中信工作人員介紹,會議中心已於5月10日試營業,目前暫無污水處理廠,「肯定也有一個簡單的污水處理池。」

2013年9月24日,保護區管理局工作人員稱污水處理廠仍未動工,會議中心也沒有開過什麼會。「他們主要搞房地產,也不會虧。」

茨坪鎮的開發也未能停止。雖然當地規劃對樓層作出了限制,但一個由寧波房地產商開發的樓盤已達到了17層。

劉信中依然記得有一年他在井岡山評審了五個項目,其中一個度假村開發項目因為「踩了政策紅線」而遭否決。「那個外地老闆後來還感謝我。」劉信中說。面對當下的井岡山商業開發,他自問了一句:「停下來要多大的決心?」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