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活動人士「同城飯醉」令北京不安(圖)



張昆在電腦上查閱一份「新公民運動」的聯繫人名單。

【看中國2013年11月09日訊】新一群草根活動人士現在會定期組織的一個簡單的活動──聚餐,這令中國的威權政府感到不安。

每月的最後一個週末,政府批評者都會在全國20個城市不事張揚地組織同城聚餐,討論司法系統的缺陷和受教育機會不平等等問題。組織者說,這些聚會有意保持低調,但他們的總體目標則不然,這個目標就是為中國民主化奠定基礎。

現年26歲的張昆說:吃飯不違法。我們的口號是:吃飯改變中國。張昆此前是一家廣告公司的員工,在網上碰到了其他活動人士之後,他開始幫助組織聚餐活動。

本週末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將在北京召開,鬆散的活動組織「新公民運動」(New Citizens Movement)為中國領導人帶來了一個新的挑戰。該組織由一位在耶魯大學(Yale)受過訓練的律師牽頭,並且得到了一位知名風險投資家的支持,該組織吸引了中國商業精英和日益壯大的中產階級,這與此前的改革運動不同──以往的此類運動主要由異見人士和被驅逐的人士組成。

他們的聚餐已經演變為不僅限於口頭討論,還被用於組織請願和針對腐敗、不平等和濫用警權問題的示威活動。

迄今為止,中國政府的反應在意料之中。據人權觀察(Human Rights Watch)稱,自3月初以來新公民運動已有18名成員被拘,其中包括該組織的大部分領導者。上週首個與該組織有關的庭審開庭,受審的是三名沒那麼知名的活動人士,他們在安排舉牌合影抗議鎮壓後受到了非法集會以及其他一些指控。

中國政府領導人對於不安局面感到擔憂,大多數普通中國人也是如此。儘管抗議聲音遍佈中國各地,並且時而會發生憤怒的農民或者民族分裂勢力發動的反抗性質的暴力事件,但新公民運動帶來的是另一種威脅,該組織吸引了受過教育、有思想的中國人,他們的興趣在於改變當前的威權政治秩序。

在中國經濟經歷了長達數十年的高增長後,富裕起來的中國人正在將注意力從錢包問題轉向社會問題。社交媒體的爆炸式發展讓城市裡的各類專業人士聯繫在一起,事業的成功和對保護他們所擁有的財富的渴望推動他們對政府的譴責聲音日益高漲,這些指責包括污染問題、審查制度以及侵犯憲法賦予的公民自由等。

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的中國公民社會問題專家高棣民(Tom Gold)說,這就是所謂的「期待上升的革命」,許多人已經受益,現在他們希望履行契約。

新公民運動成員說,他們並不是在鼓勵革命。許多中國人都記得毛澤東時代的暴力政治動亂,並且非常害怕那時的動盪局面重演。該組織傾向於推動中國政治文化逐步改變。

社會評論家陳敏(人們更熟悉他的筆名「笑蜀」)說:中國必須徹底改變,必須徹底轉型,必須從現在的政治鬥爭、你死我活轉向憲政民主,必須從野蠻轉向文明,這一點沒有爭論的餘地,但是在具體的方法和路線上是可以討論的。陳敏曾經撰寫過大量有關新公民運動的文章。

參與這一運動已經很長時間的人士認為,該運動發源自一份承諾書。該承諾書倡導用新的「公民文化」對抗「損害法治的特權腐敗幾乎無處不在」的現狀。這份發表於2010年的《公民承諾》得到了一群改革派人士的支持,其中就包括許志永和王功權。許志永是一名法學教授,從2004年到2007年期間曾在耶魯大學(Yale)做訪問學者。王功權是一名風險投資家,因上世紀90年代末期投資房地產和網際網路發家。

相關訴求逐漸在自由主義傾向的社交媒體用戶中流傳開來。在食品安全事件頻發、腐敗醜聞不絕於耳、惡性事件不斷(比如2011年發生的高鐵追尾致多人死亡的事件)的情況下,這些社交媒體用戶對政府的懷疑情緒日漸增長。

為了能夠彼此之間見上面,這群人去年開始利用吃飯(有些聚餐是常規性質的,還有些是為了某件事臨時組織的)作為聚會的理由,為的是避免引起懷疑。張昆說,這群人希望在聚餐的時候能進行有序的討論,給所有人一個被傾聽的機會。張昆曾在一家廣告公司工作,他十幾歲的時候無意間在一個逃過了審查的日本色情網站上看到了一段「天安門事件」的視頻,這激發了他對政治的興趣。

參加聚餐的人士參考「羅伯特議事規則」提議討論哪些議題──從抗議強征土地到民主治理模式,然後投票表決。每個人都分配了固定的發言時間。「羅伯特議事規則」是一名美國陸軍上校以美國眾議院規則為基礎撰寫的議事規範手冊,出版於1876年。

張昆說:我們想用最民主的做法來吃飯。他說,聚餐的人數有時是幾人,有時是幾十人,去年12月底在北京的一次聚餐有200多人參加。

後來其他的政府批評人士也採用了這種模式,這些人中還包括一些公務員。

一名大型國企的經理說:這樣異見人士可以構建一個全國性的關係網,是很好的。這名經理參加的聚會也採用「羅伯特議事規則」。他自己召集聚餐的部分原因在於,他不喜歡新公民運動所有人AA制的要求。他說:他們的觀點我是同意的,但是我不喜歡他們那樣的AA制。我更喜歡自己請客,要不就太複雜了。

因為中國警方傾向於把未經批准的聚會視作潛在威脅,新公民運動的一些成員把聚餐稱為「同城飯醉」,取其與「犯罪」的諧音。

中共新一屆領導人去年末上任時承諾要打擊普遍存在的官員腐敗現象,這個群體從中看到了機會。去年11月份,他們在網上傳播一份請願書,呼籲中國最高層的205位領導人公開家庭財產。據張昆說,這份請願書在網上不斷被屏蔽,因此這個群體中的一些人開始在全國各地展示這份請願書並收集簽名。

張昆說:原來我們不打算上街,但是他們不斷地封號,加密,不讓我們說話。

這個群體中的成員通過穿戴來表明自己的身份:帶有「公民」字樣的胸章、T恤衫和雨傘。

據權利倡導人士和分析人士說,由討論轉變為採取行動可能促使北京方面採取行動反對該組織。

今年3月份全國人大會議結束後不久,10名新公民運動成員因在北京城區組織示威而被當局拘捕。新公民運動的領導人許志永7月中旬被拘,兩個月後王功權被拘。

高棣民說,中共靠陰謀成長壯大,靠陰謀掌權,中共假設不受共產黨領導的組織一定都是別有用心,這也是一個陰謀。人們談論自我實現的語言。如果你給什麼東西打上標籤,它就會表現出它現實的一面。

儘管這個群體的成員稱他們並不是一個組織,成員們表現出了組織的特點。最近的一個下午,張昆在北京查閱Excel列表上的聯繫人信息,他說這裡麵包括了來自數十個城市的數千名新公民運動成員。他說,包括許志永在內的新公民運動領導人有一份完整的支持者和其他政府批評人士名單,比他的名單長數倍。

張昆說:你告訴我你去什麼城市,我就能在那個城市介紹朋友願意請你吃飯。共產黨不怕你吃飯,但是他們最怕的是哪一天會有很多人吃飯的時候下決定:「好,那我們明天上街!」

儘管遭到打壓,聚餐還是在繼續。張昆說,上週他在京郊宋莊組織了一次有大約20名藝術家參加的聚餐。

不過成員被拘還是打擊了新公民運動。他說,參加定期聚餐的人少了,受到打壓後一些人開始重新考慮新公民運動的非暴力做法。他說:現在很多人已經覺得談和平轉型也沒有意義。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