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砍向江澤民的四板斧

2013-12-25 09:04 作者: 章天亮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3年12月25日訊】習近平上臺是一件有趣的事。陳雲、王震等中共大佬曾經有一個協議,讓「太子黨」全面接管中共的權力,陳雲的說法是「還是自己的孩子接班最可靠,至少他們不會挖祖墳。」而當時的候選人有兩個——習近平和薄熙來。

於是習近平和薄熙來分別從縣級幹部做起,一路高升,最終到十七大的時候就要見分曉了。這種「儲位」之爭,通常是殘酷的。失敗的一方喪命的機率很高,從秦朝的沙丘陰謀開始,二世胡亥殺了合法繼承人公子扶蘇,一直到眾所周知的曹植七步成詩、隋煬帝殺死楊勇、「玄武門之變」等,無論是主動出擊還是被動自衛,這些刀光劍影都和奪嫡有關。

因此陳雲、王震等在八十年代初,就已經把習近平和薄熙來擺在了勢不兩立的位置。而以薄熙來的性格,他「奪嫡」的手段肯定是無所不用其極的。這不能不讓習近平以及即將退位的胡、溫等人寢食難安,因此胡錦濤和溫家寳從一開始就全力阻擊薄熙來在十七大時上位。

彼時,江澤民已無力改變黨內既定方針,十六大時他無法廢掉胡錦濤,十七大時也無法扶持薄熙來,習近平上位就成了黨內派系的妥協結果。但江澤民畢竟是不放心的。

這次周永康傳出因聯合薄熙來政變而被軟禁,該政變團夥中還赫然有一個中央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箇中內幕讓人深思。徐才厚已經成為中央軍委副主席,就算擁立薄熙來有功,最多也不過仍然做軍委副主席,但失敗就是殺頭的罪過。周永康同樣如是,他曾位居常委,地位已升無可升、進無可進,失敗也同樣要坐牢殺頭,為何冒極大風險去完成一件對自己看上去毫無收益的事?

如我多次撰文指出,這皆與他們欠下的鎮壓法輪功的血債有關。周永康是鎮壓的策劃者和總執行人,其角色無需細述;徐才厚則曾擔任總政治部主任,深深捲入了軍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牟利的血案。

鎮壓法輪功所動員的國家和社會資源超過了一場戰爭,不但軍隊、財政、外交、宣傳、文化、衛生等部門深深介入,就連正常國家運作中無需投入戰爭的公、檢、法、司、民政部門也深深介入。這場戰爭持續了十四年之久,仍然無法結束。這讓中共當權者不堪重負。不但在經濟上難以為繼,在道義上也面臨著四面楚歌,因此稍有正常智商和道德的人,都不願意也不應該繼續背這個黑鍋。

胡錦濤和溫家寳拒絕對鎮壓公開表態支持,這已經讓江澤民憂懼無眠;習近平和李克強也同樣不願意為該罪惡背書,而江澤民的人馬逐漸老去和退休,無法再將習、李死死看住,裹挾他們繼續鎮壓。因此對江澤民、曾慶紅、羅干、周永康、薄熙來等被法輪功公開要求法辦的人來說,讓薄熙來接班是唯一安全的方式。

而這麼做,就跟歷史上那些「奪嫡之爭」一樣,必須盡快且乾脆地幹掉習近平。這一點自王立軍事件爆發後,習近平就已經意識到其嚴重性。為什麼溫家寳要在2012年的人大記者會上聲色俱厲地公開批評薄熙來,為什麼溫家寳死磕周永康,為什麼周永康要釋放溫家寳的所謂「貪腐材料」給《紐約時報》,為什麼周永康已經退休仍要被習近平追懲等等,這些讓外界大跌眼鏡的事件都指向了一個與鎮壓法輪功有關的自洽答案。

因此從王立軍事件後,習近平就狠狠砍了江澤民四板斧——審判薄熙來、停止勞教、成立國安委、雙規李東生。

這四板斧可謂招招致命。審判薄熙來,斷了江系的接班香火;停止勞教,沒收了江系鎮壓法輪功最得心應手的武器;成立國安委、收回江系的權力並廢了江系的武功;抓捕「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則向外界釋放了習近平與江系切割的信號。

因周永康和徐才厚已無實權,對江系來說拋棄他們就是斷臂求生的手段。但李東生這個實權人物被捕,對江系的打擊才更精準和巨大。

預計江系會凝聚殘餘力量,發起對習近平的拚死一擊,我們應該還會有很多好戲可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