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飼養2匹汗血寶馬 每天與馬呆10小時(圖)



汗血寶馬「阿赫達什」。

【看中國2014年01月31日訊】小時候,郭紅光就喜歡跑到山頭看各種動物;21歲,隻身離家出外打拼的他,無意間來到天津武清區的國家汗血寶馬中心,從此與馬結緣;現在,他是兩匹「國禮」汗血寶馬——「阿赫達什」和「阿爾喀達葛」的專職飼養員。「我養的這兩匹寶馬,是天津最高貴的無價之馬!」郭紅光驕傲地說。

成為汗血寶馬專職飼養員

頭戴牛仔帽,腳蹬馬靴,身下是一匹「三蹄踏雪」的高大黑馬,面前的郭紅光像極了一個美國西部牛仔。被郭紅光輕輕撫摸時,馬兒也揚起頭顱,享受地蹭蹭郭紅光的手心,無比親昵。突然,郭紅光一拉馬繩,雙腿一夾馬肚,黑馬頓時狂奔起來,留下一席塵土蕩漾空中。

「我從小就喜歡動物,喜歡跑到山頭看牛啊羊啊什麼的。」郭紅光今年32歲,陝西咸陽人。與馬結緣是在2002年,21歲的郭紅光走出家鄉闖蕩外面的世界,機緣巧合之下,來到位於天津市武清區的國家汗血寶馬中心,並在這裡紮下了根,跟著老飼養員學習如何餵馬、洗馬、遛馬,學習如何騎馬、馴馬,學習如何跟馬交流。

2002年下半年,土庫曼斯坦總統尼亞佐夫把一匹汗血寶馬當做國禮贈送給我國領導人,名叫「阿赫達什」,四個馬蹄中三個均為白色,前額還有白色「廣流星」紋。郭紅光幸運地成為它的專職飼養員。「我從沒見過這麼漂亮的馬,比其他的馬足足高出幾十公分。」從此,郭紅光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衝到馬房,一邊給「阿赫達什」餵食,一邊給它舒服地順毛。「開始跟我不熟,它經常咬我的衣服。慢慢的,我撫摸它時它會用頭蹭我的臉和手,我知道它喜歡我。」

2006年,土庫曼斯坦再次送來一匹名叫「阿爾喀達葛」的汗血寶馬,一樣的三蹄踏雪,一樣的英俊高大。郭紅光成為它的飼養員,直至現在,他已經照顧「阿赫達什」11年,「阿爾喀達葛」7年。

每天跟汗血寶馬呆十小時

「馬兒看似高大,其實很敏感,只有不斷跟它親近交流,它才會依賴信任你。」養馬的過程中,郭紅光付出了許多的耐心和心血,「我每天跟馬待在一起的時間有十個小時,想不親近都難。」

「馬兒每天包括夜宵在內的四頓飯是必不可少的,早上6點早飯,中午12點午飯,傍晚6點晚飯,晚上12點夜宵。」汗血寶馬的吃食是東北特級牧草和從國外進口的特級苜蓿,為保證營養均衡,還要搭配胡蘿蔔、燕麥、玉米等「粗細糧」。馬吃完飯後就是訓練時間,帶著馬奔跑,跨越障礙。「要成為一匹有身價的馬,除了天生的血統,還需要適當的訓練保證它們良好的身體素質。」

一天時間裏,郭紅光最喜歡的就是刷馬。「每天刷馬的次數有三四次,用毛刷把馬身上沾的木糠等雜物給刷掉,還要摳蹄子,馬蹄縫隙之間的泥土糞便都要摳掉。」郭紅光說,「刷毛時我會問它們‘你今天好不好’‘今天心情怎麼樣’‘有沒有感冒’,還會匯報我自己最近幹了什麼,會說很多話。」雖然馬兒不會說話,但是只要它們看著自己,他就覺得其實它們很懂自己。

新年願望

最想看到寶馬

能夠三世同堂

汗血寶馬產於土庫曼斯坦科佩特山脈和卡拉庫姆沙漠間的阿哈爾綠洲,是經過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馬種之一,目前數量只有3000匹左右。市場上汗血寶馬身價最高可達上千萬美元。「阿赫達什」和「阿爾喀達葛」作為「國禮」馬,更是珍貴的無價之馬。

如今,1994年出生的「阿赫達什」已經20歲,2001年出生的「阿爾喀達葛」13歲。一般馬的平均壽命是25年,兩匹馬兒已經在慢慢變老。「阿赫達什」和「阿爾喀達葛」在天津已有多匹「混血」兒女,2012年,中心採用現代繁殖技術,為阿爾喀達葛進行了汗血寶馬純種繁殖。2013年,阿爾喀達葛有了8個純種「孩子」——「七女一男」,這也是兩匹「國禮」馬的第一批純種後代。「我已經陪伴了‘阿赫達什’和‘阿爾喀達葛’十幾年,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把它們照顧好,看到它們兒孫成群,最好三代同堂。」

来源:城市快報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