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維迎:中國經濟會有麻煩 不可避免


【看中國2014年07月13日訊】7月11日,著名經濟學家張維迎教授在《對話張維迎:企業家精神與中國經濟轉型》活動上表示,中國經濟將會面臨較大的危機,如果希望繼續保持良好的增長,我們的改革必須從「功利主義的改革」轉變為「權利導向型改革」,由配置效率驅動的增長方式轉變為創新驅動的增長。對於企業而言,在接下來的經濟轉型過程中,最重要的是「不要受政策的誤導,不要貪便宜拿不該拿的錢」。

中國經濟會有一些麻煩,這是不可避免的

兩個原因:第一是我剛才講的趨勢性的,過去的高增長主要靠借來的,這些後發優勢在消失,下一步我們怎麼繼續維持它。我們不要期待中國再像過去那麼高的增長,5%、6%、7%已經很不錯了,以後變成3%就正常了。如果中國經濟十年後能在3%的速度上,表明我們是很正常的國家、正常的經濟,現在屬於非正常階段。我之前用過一個比喻,用信貸刺激增長就類似抓住老虎的尾巴,只有兩種出路,一種就是你把老虎尾巴放開,老虎把你吃了,或者你追著老虎跑,最後累死。我們現在還抓著老虎尾巴,抓到什麼時候,我覺得累得已經不行了。李克強總理很明白這個道理,但是我們有一些現實的考慮,我們還要抓,但是我覺得非常危險。中國經濟會有一些大的危機,逃不過去,想逃的話會問題越來越嚴重。可以拖,拖到最後,就像抽鴉片一樣,煙癮發作了繼續抽,毛病會越來越大。中國會有一些企業死掉的,人類的發展就是會有一些企業死掉才能發展。說起來你們可能覺得傷心,我太不盡人情了,實際上就是這樣。新的企業、偉大的企業不斷出現,生生死死有一個淘汰的問題,對淘汰者來說就是危機。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企業可能要做好準備。

即使目的正當也不能不擇手段

我們過去的改革都太功利主義,有些東西不可以從功利角度考慮。人活著為什麼是人?拆遷,印度要修個路很難,沒法拆遷,在中國你不拆遷,推土機給你推了就行了,沒有你的二話可說。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嗎?難道我們為了修路快就可以不顧基本的人權嗎?這是不對的。中國至少現在應該認識到這一點,人在落後、貧困的時候有些東西確實不重要,像在農村的時候吃不飽飯,故意偷別人的東西,故意讓別人發現,被別人一送就判刑了,坐牢有飯吃。坐兩年之後又犯錯再進監獄。中國現在解決溫飽的問題了,不能用過去的功利主義思考我們的改革。為什麼我們現在改革,做企業要尊重人的權利,不損害人的利益,給人帶來權利,這是我們中國人必須樹立的一個概念。現在好多地方官員從地方GDP增長的角度來採取政策,思路上就是錯誤的。功利主義就是一切都看結果,只要目的正當不擇手段,我認為目的正當也不能不擇手段。

經濟增長速度減緩不是總理的責任

中國人認為速度掉下來就是總理的事情,但不只是總理的事情,美國總統也關心增長,但不能定一個目標拼了命也要實現。每個人的觀念都應該發生變化,速度掉下來,達不到了,不是總理的責任,如果大家把責任都壓給總理的話,他當然受不了。有一句話說我們沒有辦法改變溫度,可以改變溫度計。如果氣溫高是領導人的責任,最後只能改變溫度計。我們普通人認識事物的觀念要發生變化。當然政府本來有責任,就是政府攬的事情太多,你把所有事情都攬在手裡當然就要負責任。中國為什麼要有產權制度改革?就是要讓每個人對自己的事情承擔責任。體制改革和人的觀念轉變,是相互的事情。

集中力量能辦大事,並不是證明大政府的正當性理由

集中力量可以幹好事,集中力量也可以幹壞事。大躍進,如果大家不集中力量能搞大躍進嗎?不可能,但是它是個災難。從人類歷史來看,凡是政府集中資源去做的事情真的都非常危險,包括現在正在做的好多事情,大家認為是好事的也挺危險的。分散性的可能會犯錯,但不會犯特別嚴重的錯誤。人要避免集中化導致的太嚴重的話題。就像金融危機,2009年美國出了金融危機,一美元的投資要經過多少回合的討論,全國人大都沒討論,總理就可以發布4萬億。

為什麼中國這麼依賴政府?因為我們的權利,太多的投資權、決策權掌握在政府手裡

我說的企業家不是指某一個人,柳傳志或者馬雲,我說的企業家精神是針對中國每個人,我們真的不知道哪個是企業家,二十年前沒有人能知道馬雲是企業家,長得七醜八怪,你怎麼能想像他變成企業家呢?但是他是最偉大的企業家。給企業家自主性,就是使每個人的聰明才智能夠發揮出來,中國必須往這方面走。不讓企業家發揮作用的當然就是政府了,但不能用這個證明你過去是對的。我們在計畫經濟下什麼東西都是政府生產的,政府不生產的話用不了火柴,吃不上鹽,用不上手紙,襪子都沒有,不是那樣的。政府不生產了,讓企業家去生產的話,我們用得更好了。政府現在發揮這樣大的作用本身是不正常的表現,不能當做正常。

建立廉潔政府的目的不是為了把腐敗分子殺乾淨,這不可能

反腐肯定會使地方政府很多官員不踏實,發展還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沒有進行改革。發展不得罪人,改革得罪人,一改革,人家一告你,你就完蛋了,所以大家不會去改革。我們要有更大的戰略思考,中國無論是企業家的問題還是政府官員的問題,我們得有一個戰略性的思考,怎麼解決它,我們不能老在這個包袱下沉甸甸地往前走,那是走不動的。我重複原來說過的一句話,到一定程度可能得採取一個戰略性的思維方式,怎麼能讓大家放下屠刀,立定成佛。抓是抓不過來的,那麼多人怎麼抓,所以我很擔心。所有的國家都出現過這個問題,就是腐敗到一定程度我們要找一種新的體制,我們建立一個廉潔的政府,目的不是為了把腐敗分子殺乾淨,因為這是不可能的。我仍然認為這種思路值得考慮。

改變社會是一種理念,人們要有說話的自由

從歷史上來看,一個國家最害怕的就是最後大家什麼話都不敢說,這樣的話這個政策無論多麼錯誤,它一定會走到底。反過來說如果是一個好的政策,就更不應該害怕別人的批評,因為我們是說理的,他就是講一個話,他沒有任何資源阻止你做任何事情。決策者聽到我這個話會想一下,他對這樣做負面的後果能意識到就好了。由於社會分工,每個人承擔的角色不一樣,我不要求你們非要聽我的意見,我的使命就是說我認為正確的事情,別人認為不正確可以反駁我。

如果政府不功利,企業家就不會太功利

功利主義就是把某一種東西作為目標,所有都圍繞這個。改革的思路整體要改變,我們這個國家整體變得不要太功利主義,功利主義會傷害好多社會道德。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社會穩定壓倒一切,如果把穩定壓倒一切作為一個目標,如果我們不考慮個人的權利,包括憲法賦予他的權利,那這就是功利主義。不考慮個人權利的話,人們得不到公正的對待,這個人的道德就有問題了。這個人有道德的前提是他認為這個社會基本是公正的,如果他認為這個社會本身不公正的話,你讓他有道德都很難。我不是說不可能,但大部分人是很難做到的。我們改革的思路上,本身要做一個改變,不能太功利主義。

企業家不要受政府政策的誤導,只有消費者才是你的衣食父母

企業家就是一個怪物,他要看出個人看不出的東西,如果別人看出了他再看出這樣的企業家是沒有生命力的,但是中國的很多企業家都是看到別人看出的東西,這就不行了。不要受好多政府政策的誤導,溫州的好多企業現在不行了,2009年之後國家刺激,各家銀行找上門來,你在我這兒貸款吧,我的利息很低,兩個村修一個地還有兩家銀行投標,誰的利息低貸誰的款。這些企業拿了好多錢,炒房地產,投資高科技,現在全完蛋了。當時忍住一點,凡是沒多拿錢的企業現在問題都不大。我這是從負面的角度給大家提個醒,正面的角度靠大家自己去努力。很多創新的東西,最終的問題,能不能生存還是消費者買不買單,認不認你。現在很多企業依賴於政府的優惠政策,這是很危險的,只有消費者才是你的衣食父母。

来源:搜狐財經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