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無恥的洋人》在德國之聲的表現


僅從二〇〇七年三月到第二年三月,德國之聲中文節目就採訪報導了桑德施奈德十多次。在三月十六日的訪談《德國「中國通」談中國的內政外交政策》 中,桑氏的表現還不反常,可能因為他面對是一位靠申報政治庇護留在德國的原大陸記者。德國之聲中文網的導言是,「中國對外宣稱‘和平崛起’,對內建設‘和諧社會’,而對某些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而言,凡此種種都是中國出現不和諧音符的象徵。德國外交政策協會主席桑德施耐特就是他們當中的一位」。 

可是接下來桑氏好像就開始與黑伯勒在德國比賽誰更會拍中共的馬屁。九月二十三日德國之聲中文網採訪他的標題已是《再訪「親華專家」桑德施奈德教授》。凡中共媒體或受中共操控的媒體稱為「親華專家」者必定是媚共專家。這次採訪桑氏的又是一個匿名的五毛。土五毛這樣介紹洋五毛,「德國外交協會的中國問題專家桑德施奈德教授曾多次接受德國之聲的採訪。他對中國崛起的看法客觀、冷靜,受到中國聽眾和網友的讚揚。而在德國,他不時受到媒體和其它中國問題專家的批評,說他對中國過於友好。」誰也不可能批評洋五毛「對中國過於友好」,這是土五毛在混淆中共和中國,試圖把媚共專家包裝成「親華專家」。 

接下來土洋五毛便借德國之聲一起抹黑西方媒體,混淆自由世界與共產中國的本質區別和根本矛盾。 

土五毛說:「此間媒體充斥了對中國的消極報導。翻開這兩天的報紙,你會讀到‘中國黑客襲擊西方政府部門’、‘美泰警告來自中國的危險玩具’這樣聳人聽聞的標題。這是媒體的炒作嗎?還是中國確實是一個比較願意犯規的遊戲夥伴呢?」  

洋五毛答:「中國並不比其它國家更愛犯規。……中國目前所處的發展階段出現產品質量問題,這是很正常的。日本、臺灣也有過類似的現象。」 

二〇〇七年九月默克爾在總理府會見達賴喇嘛,這本來是德國的內政,但中共及其喉舌卻干涉德國內政,不遺餘力地攻擊默克爾。潛伏在德國之聲的中共黨支部也一馬當先,大力傳播洋五毛對默克爾的批評,雖然支持默克爾的人更多。這也是德國之聲淪為中共之聲的一個明證。 

三個月之後,張丹紅對此還耿耿於懷,並專門撰寫報導《從「前進」到「冰點」:德中關係如何修復》,表示,「德國總理默克爾9月底在總理府會見了達賴喇嘛,引起中國強烈不滿。德中關係迅速降溫,日趨緊張。北京中斷了多項與德方的雙邊會談,取消若干文化交流項目。中方認為,默克爾總理作法最欠妥的是,她在會見達賴喇嘛前不久才在中國進行國事訪問,但是隻字未提她這一會見安排。默克爾總理此舉對德中關係造成的影響比想像的嚴重得多。」在這篇綜合報導中張丹紅又借桑氏之口批評默克爾。張丹紅還有意把提倡價值觀外交的「亞洲戰略」說成「其中把中國看作成首要的競爭對手」。以默克爾為首的德國政治家怎麼會把中國看成是「首要的競爭對手」?德國一直到二〇〇九年,每年都向大陸無償提供七千萬歐元的「發展資助」。為了詆毀默克爾捍衛普世價值,五毛什麼謠言都能造。 

到了二〇〇八年三月,西藏人再次起義後,德國之聲中文節目則於三月十八日發表添油加醋的報導《桑德舌戰西藏問題:假如發生在巴伐利亞德國會怎麼做》,其導言為,「3月18日下午,德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德國外交研究會會長桑德施奈德教授進入德國電視一臺‘每日專題新聞’網路版聊天室,與讀者談西藏問題。他說,中國漢人絕對支持西藏屬於中國,包括臺灣人;西藏人也並非全部想法一樣;假如中國支持巴伐利亞獨立,德國也會禁止干涉內政;德國大多數民眾認為中國辦奧運是錯誤,說明對中國的恐懼佔了上風。德國之聲記者整理並翻譯如下」。 

從原文來看,學院派洋五毛的水平比潛伏德國之聲的土五毛水平高,因為他沒那麼肉麻。不過,桑氏面對讀者的各種問題,總有話可說,但他視中共為中國人的合法代表並要西方屈服於中共暴政的立場不變。土五毛則想利用洋五毛之口把德國民眾抵制人權惡棍舉辦奧運詆毀成德國人害怕中國強大。 

德國之聲中文節目時常會被中共封鎖,但對洋五毛的報導會被中共媒體廣泛轉載,比如二〇〇七年七月三十一日的專訪《桑德施耐德談中國軍事:究竟是誰威脅誰》也獲得如此青睞,雖然標題變了,有的是《德國之聲訪桑德施耐德:視中國為敵者終將成敵》,有的是《德國之聲:這對北京來說確實是發動戰爭的理由!》。而二〇〇八年十月二十二日張丹紅對桑氏的專訪《默克爾訪華前夕桑德施耐德談中國和德中關係》更是得到中共媒體的廣泛轉載和報導。《香港文匯報》也不僅轉發了這篇採訪,而且在《默克爾訪華前張丹紅復出德國之聲》的標題下,加了顛倒因果,扭曲事實的按語。 

中共高級統戰人員

二〇〇八年五月,旅德社會學博士王容芬第一個首先撰文公開批評德國之聲中文節目,指出其對達賴喇嘛的報導混亂、失實 。之後她還發表多篇文章介紹圍繞「丹紅門」的正邪較量,其中包括針對上述張丹紅與桑氏的「二人轉」的評論《香港文匯報、德國之聲和德國統戰人物聯袂出擊,對德國總理訪華施壓》。 

王容芬在評論中不僅分析了「二人轉」的內容,還透露,「桑德施耐德早已成為中共高級統戰人員,名字不時現於《人民日報》。桑氏在眾多採訪中為中共外交和軍事政策說話,稱 ‘誰對中國採取對抗的策略,將中國視為威 脅,甚至是敵手,那麼歷史的經驗表明,中國最終也就會變成他的敵人。’其新著《全球對手 — 中國的崛起與西方的無能》警告西方,不要把中國的和平發展逼向武力對抗。」 

桑氏在二〇〇七年發表的這本書立即得到中共媒體的報導。三月十五日,中國網就轉載參考消息的報導《桑德施奈德新著摘選:西方如何應對中國的挑戰》。可想而知,桑氏確實是被統戰的高級洋五毛。總之,桑氏希望德國不要老指責人權惡棍,要承認中共的成功模式,要與中共暴政和平共處。對此中共媒體表示,「埃伯哈德•桑德施奈德是德國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他在自己的新著中強調:中國的崛起並非必須導致西方的沉淪,另外,一個穩定的東方也符合西方的利益。」 

桑氏也被中共媒體引用,在《國外熱議「中國道路」及其啟示》中說, 「德國著名中國問題專家、德國外交政策協會研究所所長桑德施耐德今年1月對記者說:‘中國發展的成功和失敗其實就只有‘一線之隔’,走錯一步,結果可能是災難性的,而這其中的關鍵就是‘保持穩定’」。 

一邊製造人禍,一邊高喊「穩定壓倒一切」的中共需要洋五毛來為自己站臺! 

綜上所述,德國之聲中文節目就是在土五毛與洋搭檔的唱和中被赤化成中共的傳聲筒。洋五毛自然會力挺受到懲罰的張丹紅,也會像中共一樣抹黑對手,顛倒是非,把土五毛打扮成受害者。 

德國之聲是唯一一個由德國納稅人供養來宣傳人權民主自由的公法媒體,但以張丹紅為首的中共黨員卻把中文節目變成了土洋五毛的碰頭點。如果不是張丹紅護共心切,在德國媒體上露出真面目,沒人會想到去檢查德國之聲的中文節目。既然發現德國之聲成了媚共之聲,身為德國納稅人,流亡華人當然要奮起聲討,自然也會得到中德兩國民主力量的支持。 

韓寒說,「五毛誤國」,其實五毛主要誤人,首先誤己。在德國的五毛與在大陸的五毛一樣,會因投靠中共而一時走紅,但免不了被人們恥笑,被歷史淘汰的下場。 

但願德國的五毛黨還能在人們的恥笑中,棄共從善,改過自新。(未完待續)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