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沛】《無恥的洋人》與共產奴才沆瀣一氣

2014-09-02 13:29 作者: 徐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二〇〇四年十月二十五日,新華網登載了國際先驅導報駐柏林宣傳員鄭漢根的報導《專訪德國前總理施密特:衡量中國需用中國標準》。此報導的小標題是「我感覺不到中國威脅」,「衡量中國需用中國標準」和「是否解除對華武器禁運不重要」。 

「六四」屠殺後,歐盟禁止成員國把武器出售給中共。這是歐盟和大陸關係正常化的障礙,也是民主憲政與共產暴政的分歧,一直都是媒體的焦點,可是施密特卻在記者說「可是歐中關係還有問題,比如歐盟還沒有取消對華武器禁運」時,表示「這不重要。中國可以自己製造想製造的武器。這個問題更多的是上個世紀的政治情勢留下的,屬於過去的問題。這個問題現在在歐中關係中已經很不重要了。」施密特這麼說,要麼是在迴避矛盾,要麼缺乏眼力,但他卻自以為是,聲稱,「一些西方政治家比我要年輕一代甚至兩代,他們還不夠智慧。另外,許多政治人物對歷史還不夠熟悉,對亞洲國家歷史不熟悉,尤其是對中國。他們對伊斯蘭國家的歷史也不太熟悉。他們是在這種對外國歷史不熟悉的情況下長大的。他們應該多到國外看看。但是他們又常常必須在國內進行選戰活動,不能做這樣的旅行」。 

二〇〇八年,在施密特出面力挺北京奧運後,我終於忍無可忍,專門用德文撰寫了一篇長文,以施密特為例揭露中共在德國的紅色滲透,以彌補當年錯過抗議施密特的機會。我想讓德國人知道,在德國也有反抗共產專制,追求民主自由的中華兒女,而不是只有共產奴才比如關愚謙。 

關愚謙是一九三一年生人,曾給中共領導人做過俄語翻譯。一九五七年,被發配到青海「勞改」。「文革」開始不久再度被整,於是,他於一九六八年偽造護照,從北京搭機逃到埃及,被關進當地監獄。後作為政治難民被營救到德國。一九七七年,四十六歲時,關愚謙獲文學博士學位,開始在漢堡大學任中文教師,並再婚。他的第二任妻子是位德國人,小他十九歲。 

一九八一年,這個被中共通緝的「叛國者」得以重返大陸探親。照理自身的悲慘經歷,足以讓關愚謙認識到共產專制的罪惡。可是他作為德國大學的華人教師,當上一九八一年在里昂成立的歐洲華人學會的常務理事,有了利用價值,便成為中共的統戰對象;而他一得點中共的好處,就好了傷疤忘了痛,就開始恬不知恥地拍中共馬屁,欺騙受眾。 

二〇〇五年十月十日,關愚謙做客人民網強國論壇,繼續兜售他那套媚共言論,雖然他時不時會露出一句真話,比如,他不得不承認,「硬體現在過硬了,但是軟體還跟不上去」。但總的來說謊言連篇。當一網民問,「你在漢堡教什麼?你是作家身份還是學者身份? 」他回答說,「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問題,我先是學者身份,可是到德國這個國家,德國人他們還是有點種族歧視,外國人當教授非常難,所以,我教學為輔,寫作為主,結果我發表十幾本書以後,他們不得不承認我這個教授地位了」。在德國當教授的中國人有的是,關愚謙沒當上教授,是他自己的原因;他明明不是教授,卻偏要說人家不得不承認他「這個教授地位」,實在是可笑可嘆。簡言之,關愚謙與施密特是一路貨色,都在厚顏無恥地欺世盜名, 堪稱白髮五毛。 

在這之前,關愚謙還以歐華學會會長出席「南沙中歐文化論壇」,並在會上發言表示,「我認為在西方領域,最瞭解中國的政治家是施密特先生。他是我最敬佩的人。」 

就像施密特吹捧鄧小平一樣,關愚謙一有機會就吹捧施密特,無非是藉以佐證和抬高自己。中共媒體甚至在對關愚謙的介紹中,也把施密特拉來陪襯:「關愚謙,德國漢堡大學教授,香港《信報》、新加坡《聯合早報》、馬來西亞《星洲日報》專欄作家,曾應邀3次面見前聯邦德國總理施密特」。 

關愚謙還借施密特大嘴向中共討好,混淆視聽。中共媒體上不缺關愚謙對施密特的報導。二〇〇六年十月十三日,鳳凰網上刊登關愚謙的報導《中國須防止社會矛盾激化》。報導開頭說,「上海市委書記陳良宇在9月24日出事當天,德國前總理施密特正在漢堡作有關中國的報告。當主持人提問他,中國經濟快速發展是否會有風險時,他表示,中國領導人能審時度勢,如有危險是來自黨內忽視民情,造成社會矛盾激化。這句話正好應在陳良宇身上。」施密特相信中共是因為他只得到共產黨的好處,而關愚謙差點被中共要了命,可他卻借施密特之名,用中國文化來掩蓋共產黨的暴政,關愚謙稱,「他在報告中,請西方不要用自己的尺度來要求中國,更不要以西方現在的眼光來衡量世界。中國有五千年的文明,當中國人開始使用文字時,西方人還只是遊牧人,連農業還沒有。中國有自己看問題的方法,這幾千年來中國的發展有序,只是過去200年來,遭到殖民主義和帝國主義的干擾,內部發生戰爭,社會呈現亂象,現在終於回到軌道。」 

中國五千年的文明,在共產黨奪取政權後,遭到了前所未有的破壞。世代相傳的文化習俗,從黃曆到節日要麼被取締,要麼被篡改。共產黨濫用國家政權強迫全體中國人接受它的那一套馬列邪說,歡度它在中國的成立日、建軍日和竊國日。漢語也被共產黨變成了它給中國各族人民洗腦的工具。施密特無法認識到上述事實,可以原諒,但一九四九年時已經十八歲的關愚謙,卻借施密特的無知來為中共貼金實在可恥! 

關愚謙還接著稱,施密特「認為,中國目前雖然還打著共產主義、社會主義的旗幟,但實際上,在中國人的思想裡,孔孟佔據了主導地位。中國有自己的治國理念,不需要只有200多年歷史的美國和實現民主也不過才幾十年的德國來指手劃(畫)腳。」確實共產黨在無法用馬列邪說摧毀孔孟之道後,現在又盜用孔子的名義來兜售共產垃圾,抵擋西方對它的指責,配合施密特用中國文化掩蓋共產黨的罪行。 

此外,關愚謙也像其主子一樣仇恨默克爾堅守普世價值,關心中國百姓的人權,因此,他還在上述報導中聲稱,施密特說,「德國歷屆領導人、包括他在內,從沒有向中國提出人權問題。這次默克爾總理第一次到中國,就提出了人權問題。他希望,西方人不要把自己估得太高。」 

在德國的五毛黨幾乎人人都吹捧施密特,並引用施密特來為中共塗脂抹粉。 關愚謙只是其中之一。如果施密特是在德國的最大的洋五毛的話,那麼,關愚謙可以算在德國的最大的土五毛,因為他們都一大把年紀,卻不明事理,以各種藉口,包括借中國文化來美化破壞中國文化的共產極權。(未完待續)

来源:看中國專欄

本文短网址: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榮譽會員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加入看中國會員

神韻晚會
神韻作品
捐助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