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出人類道德底線的罪惡何時被制止?(組圖)



伊森‧葛特曼

【看中國2014年12月10日訊】(看中國記者柳成編譯報導)以下文字譯自伊森‧葛特曼(Ethan Gutmann)12月1日發表的「強摘器官和器官販賣」(Forced Harvesting and Trafficking of Human Organs)一文:

我今天要為你講述的故事不是發生在「很久以前的中國」,當我在寫這篇文章時,在中國大陸的土地上,這樣殘忍的事情還在發生,並沒有停止。


中共處決犯人。

讓我們回到90年代中期,那時中國就開始了從被執行了死刑的犯人身上摘取器官的不成文規定。

從中國官方的立場來看,這一切都是理所當然的。被宣判為死刑的犯人,都是犯下了嚴重的罪行,包括(謀殺、強姦、毒品銷售等)。他們被處決後,屍體會被抬到在旁邊等候的醫療車上,就在這部外觀看上去像麵包車的車裡,他們的腎臟和肝臟被迅速摘取。這不算是什麼秘密了,自2006年以來,北京政府已經承認,中國醫院用於移植手術的器官來源絕大部分是從死刑犯身上摘取的,手術移植病人包括很多西方的老年人和中國的富人們。


轉送人體器官。

二十年後,出現了新的劊子手。他們大多數是身披白大褂的外科醫生,從這張照片可以看到,他們手裡拿的是從人體剛剛摘下的器官。自上90年代中期以後,中國的人體器官市場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以前器官來源主要是死刑犯,但之後主要是從良心政治犯和宗教犯犯人身上摘取。根據中國的法律,這類犯人是罪不致死的。這些被摘取器官的人中有西藏的僧侶,有曾在示威活動中搖拳吶喊的維吾爾族活動家,也有曾在街頭散發傳單的法輪功學員。

大量摘取人體器官也需要很多的相關基礎設施。上面這張圖標明的警察局和醫院,還有火葬場等,幾乎牽扯到了整個中國。當然,收集證據是非常困難的,從當事人口中得到證實的,已確立的證據全部已收錄在我的新書《殺戮》中。據中國醫療體系自己的報告,每年中國大約有10,000個移植手術。而每年合法處決的犯人數量都低於5000名,自願捐獻器官由於非常少,可以忽略不計。這就表明瞭有另外一個器官來源。這些數據說明瞭這裡有很多不可告人的秘密,我們在這近20年的轉型過程中,也能找到一些可靠的證人。

在地圖的西北角,你會發現烏魯木齊鐵路中心醫院的位置。

早在1995年,該醫院的一名叫Enver Tohti的外科醫生,被人開車送到了西部山區刑場,在這裡,他的工作就是挑選出一個適合的犯人,用於摘取器官。當一名男子被選出後,槍手故意瞄準這名男子的左側胸部開槍射擊,子彈產生的衝擊力可以起到麻痺作為。醫生 Tohti被要求在現場摘取了該男子的腎臟和肝臟。由於子彈沒打中要害,當Tohti醫生在摘取器官時,這名男子依然是活的,直到器官被摘除後,他的心臟才慢慢停止了跳動。

以共產黨的角度來看,這是一個醫學進步,因為從活體身上摘取的器官移植到病人體內時,所產生的排斥率會大大降低。

1999年,中國國家安全部宣布開始了繼文化大革命之後,最大規模的行動,那就是剷除法輪功。然而,直到2001年,中共閃擊戰不得不變成了地下式的持久戰。據勞教所裡的證人和曾定購人體器官的外國醫生證實,(書中第9章有詳細介紹),中國軍方醫院開始針對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活體摘取器官的手術。

但有重要的一點就是,中國政府摘取器官並非始於法輪功學員,這是後來才發展出現的。最初,中央政府決定利用數量眾多的政治良心犯來作為人體器官的來源,因為這些被關押的犯人,揹負著模糊不清的罪名,處在法律邊緣,也不好定罪。然而,有人可能會為了公正而發問:為什麼中國的執政黨共產黨,有著如此豐富的資源和權力,他們也很渴望得到國際的讚譽,為什麼會冒這樣的風險,做出這樣可怕的事?這也是我們調查的動機之一。我們不僅想知道他們是怎樣在做,而且更想知道為什麼要這樣做。這個問題在我的書中有六章詳細的敘述,而全書共有十章。我在這裡就點到為止,不再細述。


法輪功學員來自社會各階層。

你也可能聽說過,為什麼共產黨要決定剷除法輪功,這是因為當時的法輪功學員已達到了七千萬人,比共產黨的人數多出了5百萬人。然而,對共產黨來說更可怕的是,法輪功來自中國內部,不帶有任何來自西方的理論背景或國外的支持。人數眾多的同一種精神信仰讓中共開始擔心自己的政權。

丁靜是一名法輪功協調員,她不但負責教功,而且也負責把煉功點的垃圾清理乾淨,以確保煉功點的整潔和乾淨。她負責三個煉功點,一是在中國中央電視臺,二是在公安局(中國秘密警察),第三個點是一些高層共產黨官員和他們的妻子們。

以中共的利益來看,丁靜的行為和她所信仰,傳播的功法完全不符合中共黨員們所信仰的馬克思主義鬥爭哲學。法輪功起始於中國國內,煉習此功法的人涵蓋社會各階層,包括知識份子,部隊裡的軍人和統治者本身。而黨內的民族主義者們認為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就是被動,軟弱的,而且是容易被控制的一群精神信仰者。


葛特曼在泰國採訪法輪功學員。

當然,他們的理論是錯誤的。法輪功學員的信仰意志是堅強的,這一點不光表現在被關押在中國勞教所裡的法輪功學員身上,在全球範圍內的法輪功學員們也體現出來這種非凡的意志。這裡有很多照片,證人和親身經歷者們證實了窮兇惡極的中共用盡了各種殘酷,野蠻的手段,想要改變人們的信仰,但都是徒勞。

從50名受難者的資料來看,我推斷出大約有五十萬到一百萬的法輪功學員被關押。截至到2008年,大約有65000名受難者的器官被摘取販賣。我的估計數據已被收錄在我寫的兩本書《殺戮》和《國家器官》中。這些數據也用於美國國會眾議院第281決議案的文本中。

Kilgour和Matas從中國官方給出的相關數字推斷,估計截至到2008年,大約有6萬名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這兩個數據沒有太大的差異。但很明顯,我們所估計的死亡人數都在五萬人以上。

活摘器官
王立軍創辦的「錦州市公安局現場心理研究中心」參與了活摘器官的活動。

中國政府用盡各種偽裝和謊言來掩蓋事實。前政治局委員薄熙來(曾是國家主席的有力競爭者)的屬下王立軍,在2012年叛逃美國使館前,就拍下了多張活摘人體器官的照片。而王本人因為發明瞭一種新的注射式死刑方法還得到過國家公開的嘉獎。王發明的這種死刑方法已使數千名被關押的人士在身亡之前,器官被摘取。

這個利益鏈被發掘後,中國的醫療機構開始試圖創建一個為了公益的理念,也就是為了您的康復,迅速換掉壞死的器官,移植新的,健康的器官。也許你們有些人也曾聽聞過這樣的承諾。在西方,移植醫學會也曾禮貌地拒絕了這類建議。因為他們私下也聽聞器官的來源是來自於被關押的人士和政治良心犯,他們拒絕的原因是他們相信這是真的。

現在,中國政府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行徑還在繼續,前些時候,中國器官經紀人的廣告依然公開放在某些網站上。中國政府曾承諾的禁止西方人士以旅遊為名,實際是來華進行器官移植手術的規定成了一紙空文。如此超出人類道德底線的罪惡何時能被制止?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