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察擊斃農民突顯惡政暴虐(圖)

2015-05-18 08:23 作者: 淄衣客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警察

【看中國2015年05月18日訊】黑龍江慶安火車站的一聲槍響,使得大多數中國人感到陌生的一個小縣,頓時聞名全國。在槍響後應聲倒下的四十五歲農民徐純合,丟下了年邁的老母與三個幼年兒女後,被這個黑暗的國度徹底吞噬了……。

小人物的生命悲劇,在「偉光正」共產黨統治下的國度裡,從來就不是什麼驚天動地的大事,如果沒有網際網路,他的死,一定會比鴻毛更輕,更無價值與意義。問題倒是,現今的中國數億網民,卻讓暴死於警察槍口之下的徐純合,變成了一個怒吼在網路上的冤死鬼。

大小黨媒為施暴惡警擦地

面對網路上到處燃燒著的憤怒烈焰,以新華社為首的大小黨媒都紛紛跳出來為施暴的惡警擦地了。於是,一個農民攜帶一家老小欲乘火車前往大連金州串親戚,結果卻被家門口的鐵路安檢人員懷疑為外出上訪而阻擋在進站口,當他與安檢人員發生爭執之後,結果被「神勇果斷」的鐵路警察一槍斃命的悲劇,迅速演變成了「黑龍江農民與警察發生衝突搶奪槍枝被擊斃」的維穩故事。

在官方版本故事中,「暴徒」兼「酒鬼」徐純合,不僅死得其所,而且還如願以償了。他那八十多歲「稀裡糊塗」的老母,將被送進養老院養老送終;三個年幼的子女,則被送進孤兒院培養成長;而他那精神病媳婦也給送到精神病院裡去了;其親屬們也拿到了警方的一筆補償金。總之,雖非善死,卻有善終,一切皆大歡喜。

在槍殺了徐純合後,官方迅速編寫出來的這一最新版「人間喜劇」,再次向世人講述了一個經不起質疑與推敲的「事實」:只有在中共領導下的中國,才可能發生「一人犯罪、全家得福」的人間喜劇,連被警察擊斃的暴徒的家屬,都能蒙受黨恩與國恩,那麼,中國的人權狀況豈不比美國好過N倍嗎?

著名公共知識份子吳祚來是這樣理解此故事之意義的:「北韓軍人過境槍殺我中國人,東北警察非常憤怒,當眾槍殺一名中國上訪者。目前,被北韓軍人槍殺的中國邊民家屬與被警察槍殺的中國上訪者家人,都情緒穩定。」

「槍在手,跟我走」

有網民質疑,央視的記者們是否都患了遠視病:四萬里之外的美國警察打死了一個黑人,新聞聯播裡不停轉播;而近在眼皮下的黑龍江警察打死了一個中國人,卻沒見任何動靜。

在《成都商報》上的一篇標題為《活得像廢物一樣的人死不足惜?》的短評中,作者徐瓊寫道:「可惜沒有頭尾的故事不能服眾,……徐純合為什麼阻止其他乘客進站,警察開槍是否符合規定。有意無意被忽略的開頭其實是,車站安檢人員認識徐家人,因擔心他們上訪而阻止他們上車。乘客持票登車,攜行的是老人孩子,又不是易燃易爆品,車站人員哪來權力阻止。這事說大了是侵犯公民遷徙自由,說小了是毀約違約,事後證明徐一家人是去走親戚,當事人被激怒、進而激化事件釀成悲劇的根由恐在於此。」

詩人劉強本用悲愴的詩句寫下「在奇怪的國,奇怪地死去,沒人會覺得是意外。」

在當局要求國人都必須陪著元首一起做「中國夢」的時代,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雖然喊得山搖地動,但紅色江山的接班人,卻在睡夢中都會緊握手中槍。故此,在推特上有人說:「在普遍的焦慮中,沒人有安全感,包括包子帝在內。」

「槍在手,跟我走」,這是姜文的電影《讓子彈飛》中的一句台詞,如今,東北農民徐純合則用他的死亡悲劇再一次驗證了中共政權的殘暴本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