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平:天堂裡的「六四」悲歌(組圖)

2015-09-30 08:44 作者: 長平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5/05/30/20150530105957677.jpg
六四老照片(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09月30日訊】假如真的有天堂,蔣培坤和兒子蔣捷連見面了,他們會說些什麼呢?也許蔣培坤會說:「兒子,你媽媽和我已經盡力了,但是這個政權太邪惡。剛開始還有點盼頭,但是希望越來越渺茫,我只能抱憾而來……」

「天安門母親」運動發起人之一蔣培坤,9月27日在家鄉無錫因病去世,享年82歲。他的妻子丁子霖,是該團體的代表人物。他們的兒子蔣捷連,於1989年「六四」鎮壓中在木樨地喪生,時年17歲。

天安門母親」團體共有160餘人,大多是1989年6月中共鎮壓「六四」民主運動受害者的母親或者妻子。她/他們向中共當局提出「真相、賠償、問責」等訴求,堅持26年有餘,當局的回應則是監控、綁架和拘押。

該團體中已有至少38人辭世。蔣培坤的病逝,再一次讓人感到悲涼:公正未能在人世間眷顧她/他們,對學生和平民開槍的政權依然高高在上,人類如何面對自己的良知和文明?

「陷入了失望與絕望之中」

從1995年開始,「天安門母親」在每年的「兩會」前夕,都會致信「兩會」代表委員及中共領導人,強調天安門血案不是政府行為的失當,而是政府對人民的犯罪,呼籲他們承當歷史責任,公開、公正地解決「六四」問題。信函從來沒有得到官方回應。

2013年習近平上臺之後的第一個「六四」祭日前夕,「天安門母親」發表《「希望」已漸漸消失,「絕望」正漸漸逼近》,譴責習近平的所作所為,稱「這使得原先對他抱有政治改革期待的人們,頓時陷入了失望與絕望之中」。

2014年,她/他們發表了最後一封全國「兩會」期間的公開信,信中表示「‘六四’越走越遠,已經望不到影兒了」,譴責中共「你說你經濟發展到世界第二,再過幾年就世界第一,但你剩下的仍然只是懦弱、愚蠢」。不過,信中仍然殷殷寄語「兩會」代表委員:「能不能作出決定並不要緊,大家議論紛紛就是一個進步」。2015年,她/他們停止了堅持20年的「兩會」公開信。

2015/09/29/20150929204055734.jpg
蔣培坤的妻子丁子霖是天安門母親的代表人物

「整個文明人類的恥辱!」

今年5月,我在巴西聖保羅第十四屆國際人權論壇上,聽到阿根廷「五月廣場母親」(Madres de Plaza de Mayo)成員、87歲的維拉·亞拉赫Vera Jarach)的演講。作為一個歷經艱難,但最終勝利的抗爭團體的成員,亞拉赫言辭幽默自信,令人鼓舞。相比之下,更顯出中國政治的幽深黑暗。

和「天安門母親」一樣,「五月廣場母親」開始的訴求也很簡單:「我們的孩子在哪裡?讓他們活著回來!」但是,隨即她們意識到,殺害她們的孩子的,不只是便衣警察,更是獨裁者和他維持的制度,也是全世界對專制統治的麻木不仁,因此她們提出了全球性的人權主張。

今年6月1日,蔣培坤最後一次,和丁子霖共同執筆,代表「天安門母親」寫下「六四」屠殺26週年祭日公開信。信中指出,「六四」事件是中共統治中國後接二連三發生人道災難的延續,從「土改、鎮反」、「大躍進」(實則為「大飢荒」)、「十年文革」到「六四」慘案,數千萬人死於非命。信中認為,「六四」慘案的真相至今仍未大白於天下,「這是整個中華民族的恥辱!也是整個文明人類的恥辱!」

這個世界上有以和平正義為己任的聯合國,還有無數追求公正的國際機構,但是很多時候,他們都選擇對包括「六四」屠殺在內的中共罪行的忽視。我曾當面詢問一個調查阿布格萊布監獄美軍虐囚事件的國際組織,為什麼不去調查中國馬三家女子勞教所裡更嚴重的酷刑,回答竟然是那會有很多的麻煩。聯合國會派專家調查一個非洲小國的人權問題,但是對於公然將坦克開上和平示威的廣場殺人的中共政權,連譴責一聲都顯得膽戰心驚。

也許,在天堂裡,蔣培坤會對兒子蔣捷連承認:「我們得到了全世界很多人的支持,但是希望越來越渺茫。」一個又一個「天安門母親」成員,將悲憤帶進大地深埋,帶到天堂吁告。只要還有一天,世界不能直面「六四」,整個人類談論公平正義都顯得虛偽。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