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仁濤:公開逮捕江澤民已勢在必行

2015-12-04 11:06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12月05日訊】一、腐敗回潮的根本原因是官員對政權失去信心 

貪污腐敗、道德淪喪幾乎是每個朝代末期的通病,道理很簡單,就是官員從上到下都不再相信這個朝廷還能延續了,能撈就撈的末世心態必然會導致大量貪腐和不作為。

而紅朝末期,江澤民禍亂朝綱、靠腐敗治國,更加重了貪污腐敗,致使民心渙散,而江澤民領著共產黨干的妖魔化法輪功後的大規模活摘器官的罪行,則更徹底摧毀掉了官員對紅朝政權的信心;今天江派搞的各種政變則進一步加深了這種失望成為絕望。

至於還有人說體制內不知道江澤民這個活摘罪行的話,那不過是自欺欺人的鬼話,越高級官員越清楚江澤民搞的第二次文革的罪行和危害,這種納粹罪行帶來的後果只能是納粹黨的毀滅,所以朝廷內外才對這個體制徹底失去信心。當大家知道這個共產黨注定要完蛋的時候,也就加劇了官員貪污和裸官化,所以說當前再怎麼反腐依然會有所謂的腐敗回潮和不作為,因為共產黨再怎麼喊「自信」也沒用了。其實《九評共產黨》這本巨著早已徹底解體了共產黨信仰,所以再在共產黨內打轉已是毫無出路。

二、立即公開逮捕政變的江澤民能恢復官員對執政者的信心、奠定轉型基礎

與其繼續喊什麼這個自信那個自信,還不如來個實際行動:立即公開逮捕江澤民。只要公開逮捕了江澤民,當今中國執政者的威望就能馬上爆表,就能立刻使官員對執政者們樹立起信心來。這種來自心裏的信心要比光喊口號式的要有作用。而對於一個已經徹底失去信仰、全面腐敗的政府來說,出現一個有民望的執政者也算是未來走向民主法制的有利條件。否則政局必亂,而亂局是江派希望的,越亂越好,亂才能逃避掉清算,亂才能趁機奪權。

而從政治角度看,對政治領袖的信心是可正用也可反用的;在當今中國亂局下,如果有一位孫中山先生那樣有威望的政治領袖站出來,公開逮捕政變的江澤民、清算江澤民的罪惡,結束當今政變的動盪政局,像結束清朝帝制那樣結束共產黨的獨裁統治,那不是很好嗎?!畢竟當今中國沒有臺灣蔣經國那個時候的民主架構和權威,是需要一位得民心的國家元首來領導處理掉禍亂中華的江澤民和共產黨。

看看過去,江澤民為什麼要搞九常委制從而架空胡錦濤呢?他為什麼想誘騙習近平允許徐才厚當常委呢?還不就是因為江賊害怕中國出現一個強有力的政治領袖,從而也必然會結束江賊搞的第二次文革、清算其活摘罪惡嗎?因為不結束並清算第二次文革也就成不了強有力的政治領袖。敵人越害怕的不才是其死穴嗎?

談到對政治領袖的信心,會擔心毛澤東式的個人崇拜,其實這是不瞭解當今政局;當今中國民智已開,《九評共產黨》傳遍中國,再想通過宣傳搞出個毛皇帝來忽悠大家維持共產黨統治已是不可能的了;兩億人公開退黨團隊的背後是代表了更龐大的敢怒不敢言的群眾,所以即使毛澤東再世,面對如此強烈的民意,估計他也會馬上丟掉共產黨的旗子,重新喊出「我是三民主義的信徒,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學生。」,所以有什麼好擔心的呢?其實這個擔心還不就是因為沒看懂《九評共產黨》,沒真正明白《九評共產黨》和兩億人三退的歷史意義和巨大作用嗎?不管怎麼樣共產黨都要滅亡了。

而且現在的紅朝才是最獨裁的體制,所以目前來看這個不是主要問題;未來中國走入民主法制,不管是三權分離還是三民主義的五權憲法,都會從機制上限製出現獨裁者。所以有人擔心習近平要成為皇帝,那是不必要的擔心,甚至這樣說法有的是江派想從輿論上把習近平醜化抹黑而已,因為之前我們就說了,共產黨干的活摘器官大罪已經摧毀了共產黨的一切執政合法性,繼續頂著共產黨的帽子執政其實還是在替江澤民背這個活摘器官的黑鍋。未來是注定沒有共產黨了,大家還擔心什麼呢?

對於當今執政者來說,其實真的也是無路可走:要麼就是保黨、保江,不管是保黨還是保江,都是一樣要背活摘罪惡的黑鍋,最後還是死路一條;就算想保黨、保江,可是內部的王立軍、令完成們又已經把這些活摘器官的證據接二連三的送給美國國際社會了,為了自保,體制內的大多數也只能選擇拋棄江派,來個一清二白的新朝廷更容易執政。而現實中,習、李上臺以來的種種動作已經表明他們的施政路線就是要結束並清算第二次文革。

所以說目前對於現政權的執政者們來說,再怎麼反腐都無法恢復官員對共產黨的信心了,任何改革都既會被江派利用搞政變,也會被已經失去信心的官員無所作為的耽誤掉。而盡快公開抓捕政變的曾慶紅、江澤民,用實際行動來從新樹立官員和民眾對當今執政者的信心已是走向未來的關鍵。當官員對執政者產生信心,意識到在開創新局的時候,是會抵消一些末世情結,是能停止一部分的貪污腐敗、不作為的,也能凝聚更多資源、帶動更多人來投入建設未來民主、法制中國的。

而公開抓捕政變的江澤民,更能震懾鬼魅,把江派人心打散後,則軍隊改革才能更加順利進行。在徹底結束和清算掉江澤民搞的第二次文革後,這個國家元首必然也會超過蔣經國的威望,帶領中華民族走入大復興。

三、理智分清習近平和中共的關係才能看懂當今中國政局

有位外國朋友突然很興奮講:我總算看懂今天中國政治了。這幾年我一直認為中國政府得了精神病,一會幹一件好事,不久就又幹一件壞事;經常如此,讓人覺得中國政府是精神分裂;但現在我總算明白了,原來,中國政府裡面分成兩幫人在拚命打,一幫人希望把政府變好,另外一幫人就馬上干件壞事想來捆綁住那幫人,想讓他們一起墮落。習近平是第一幫人的代表,而江澤民則是那幫壞人的代表;所以今天中國政局要一分為二的看,江派希望大家把習近平和中共、江派混同一起,這就是他們現在幹壞事的目的。

確實如這位朋友所說的,大家如果把習近平看做國家元首,把他和中共區分開看就更容易看懂今天的政局,江派再幹壞事也就騙不了大家。在某些部門的權力沒有被習近平從江派那裡全部收回來之前,部分部門裡面還是有搗亂的因素在,比如宣傳部、公安部、人大、甚至一些軍隊將領都在江派的控制下,其幹出一些栽贓的動作我們是應該要理智分清的。

當然習近平現在依然還是頂著共產黨總書記的帽子,這是形勢的需要,目前也是必須的;趙紫陽、胡耀邦、戈爾巴喬夫也都曾帶著這頂共產黨總書記的帽子;這個帽子不是好帽子,但看帽子下面的人的行動才是關鍵;不要盲目為了反帽子而反,否則會上了江派的當。畢竟打江、抓江的人我們是應該給掌聲而不是反對的。

有人盲目套用戈爾巴喬夫的模式,認為習近平應該學戈氏主動放棄軍隊的領導等做法。我不知道這個人是真不瞭解國內險惡的形勢,還是在替江派設圈套。面對江派政變集團歇斯底里式反撲,習近平放棄軍隊的領導,放棄其現有總書記的權位,那就等於自殺,等於交權給正在政變奪權的江派,那中國必然會陷入過去歷朝新舊更替階段的那種動盪模式,這種模式只會讓有錢、有資源的江派逃脫掉清算,甚至換個偽善民主的身份繼續禍害中華。

戈爾巴喬夫簡單的宣布解散蘇共,而沒有去徹底清除掉蘇共的罪惡,其實是放棄了帶領全國走上復興的最大資源;這條路如果原封不動的照搬到今天的中國來,就是一場災難。當然我們不是為了清算而清算,展望未來,是應該講和解和原諒,如果誰能在推動抓江、去共過程中出了力的,我們是更要區分對待;歷史終歸已經成為歷史,有些事必須要看淡才能解開民族的心結,中華民族才能繼續前進;但妖魔化法輪功後的活摘器官這個反人類罪惡是必須被清算,否則未來哪有法制和民主可言呢?

四、習近平不是蔣經國,必須首先要徹底清算江澤民政變集團,否則會被復辟

蔣經國搞民主開放黨禁是順應世界潮流的偉大壯舉,證明了中華民族完全有能力走民主模式,但分析他的環境相對來講是屬於水到渠成的,國民黨奉行三民主義,本身民主架構和底子已經有了,蔣經國雖然在臺灣也是一黨獨裁,但其獨裁的目的卻是為了對付紅色共匪,而不是為了個人利益,而且蔣經國在當時屬於一言九鼎的,沒有今天中國這麼邪惡的江澤民政變集團。在面對活摘器官罪犯的歇斯底里的反撲,在沒有徹底清算掉江澤民政變集團前,什麼都做不了,也不可能做成;之前江派太子薄熙來唱紅打黑想來奪權的政變就差點成功了,想想多麼複雜、多麼可怕。

民國大總統袁世凱的復辟是需要我們警惕的;而且過去這麼多年來,我們也知道江派曾慶紅派了大量特務混入國內外的民運等裡面,所以另類政變不是沒有可能的。

也就是說簡單認為開放黨禁就能實現民主的想法是不瞭解中國實情,盲目激進要求立即放權是不會得到民主,反而會落入邪惡的江派的圈套中。還是之前說的,清算活摘器官的江澤民政變集團,才是進入下一步民主的基礎。否則那才可能是只換了一件衣服的江派假民主真復辟。

五、今天體制內不出個習近平,也會有個王近平、李近平

至於有人還在擔心說不要太指望習近平,過去這麼說是有些道理,但到了今天,其實就是沒看透最新政局了;今天,體制內不出個習近平,也馬上會有個王近平、李近平出來干類似的事,因為體制內已經被江派折騰的無路可走:要麼抓江自救,要麼跟江一起陪葬。

習、李上臺以來,就在努力的和以江澤民代表的中共罪惡做切割。在江派張德江、劉雲山們的瘋狂攪局下,習近平、李克強依然強硬的關閉了迫害法輪功的勞教所,釋放了大量法輪功學員;習、王出手抓了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李東生,本身就是在向中下層官員宣告自己的政策已經和過去不一樣了,希望大家不要站錯隊,希望站錯隊的能改過自新、將功補過;逮捕和審判了活摘器官骨幹的薄熙來、周永康,用反腐敗和搞政變等罪名抓了一系列參與了江澤民第二次文革的迫害元凶,這一系列的做法都是在昭示全國,曾經深受第一次文革迫害之苦的習近平今天要結束第二次文革了。

只是江澤民的第二次文革搞的危害遠遠超越第一次文革,連大規模活摘器官都幹出來了,而王立軍、令完成又已經把這些活摘罪證交給美國,所以保黨已經保不住了,只能保權保國了,所以要結束第二次文革就只能把共產黨和江澤民一起陪葬才能擺平,否則自己的派系都難脫身。

到了現在,習近平們可以說已經勝券在握了;而三年反腐的量變積累也到了質變的階段。所以目前立即公開逮捕搞政變的江澤民已經是勢在必行,依此樹立對執政者的信心和威望就成為開創新局的關鍵一步。未來,在結束並清算第二次文革後,憑藉這個撥亂反正的桂冠,習近平們才能震懾住其它雜音、才有威望更容易的去實現真正的民族復興。

在帶領中國走上民主法制之路的時候,實現撥亂反正的執政者也是有責任和義務擔任未來新政府的國家元首,這樣才能讓大家安心。因為要防止江派的袁世凱,否則換一個不清不楚的人上來做國家元首,民眾也不安心,畢竟江澤民政變集團的子孫爪牙還不少,在沒有制定針對活摘罪犯們的《除垢法》之前,一個清算了江澤民的國家元首是最有資格的、也最清楚如何做的。畢竟清算了江澤民罪惡的這個桂冠可不是隨便給人的,那是要用這個青史留名的桂冠來穩步帶領中華民族走上復興之路的,民族復興才是重點中的重點,清算是復興的需要。

中國歷史上朝代的更替也演繹了「大亂之後必有大治」,江澤民禍亂中華,污蔑、栽贓、迫害億萬法輪功學員、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種史無前例的大惡、大亂過後,我們是有理由相信中國必有大治,中華民族的復興指日可待。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