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毛經典!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圖)



我舉目望去,無際的黃沙上有寂寞的大風嗚咽的吹過,天,是高的。(圖片來源:Pixabay)

三毛小檔案

三毛(1943-1991年),原名陳懋平、陳平,臺灣著名的作家。她是1970至1980年代的名作家,曾發表一系列有關撒哈拉沙漠的所見所聞的散文,因為作品充滿異國情調、幽默與感性,而受到民眾的歡迎。

1、如果你給我的,和你給別人的是一樣的,那我就不要了。——三毛

2、如果有來生,要做一棵樹,站成永恆,沒有悲歡的姿勢。一半在土裡安詳,一半在風裡飛揚,一半灑落陰涼,一半沐浴陽光,非常沉默非常驕傲,從不依靠從不尋找。——摘自《說給自己聽》

3、世界上沒有第二個撒哈拉了,也只有對愛它的人,它才向你呈現它的美麗和溫柔!──摘自《撒哈拉歲月

4、我舉目望去,無際的黃沙上有寂寞的大風嗚咽的吹過,天,是高的,地是沉厚雄壯而安靜的。──摘自《撒哈拉歲月》

5、正是黃昏,落日將沙漠染成鮮血的紅色,淒艷恐怖。近乎初冬的氣候,在原本期待著炎熱烈日的心情下,大地化轉為一片詩意的蒼涼。──摘自《撒哈拉歲月》

6、生命跟人惡作劇,它騙人化進故事去活,它用種種的情節引誘著人熱烈的投入。人,先被故事捉進去了,然後,那個守麥田的稻草人,就上當又上當的講了又講。──摘自《稻草人的微笑》

7、我獨自住在這個老年人的社區裡,本以為會感染他們的寂寞和悲涼,沒有想到,人生的盡頭,也可以再有春天,再有希望,再有信心。──摘自《稻草人的微笑》

8、愛到底是什麼東西,為什麼那麼辛酸那麼苦痛,只要還能握住它,到死還是不肯放棄,到死也是甘心。──摘自《夢中的橄欖樹

9、我喜歡適度的孤單,心靈上最釋放的一刻,總捨不得跟別人共享,事實上也很難分享這絕對個人的珍寳,甚至荷西自願留在家裡看電視,我的心裏都暗藏了幾分喜悅。──摘自《夢中的橄欖樹》

10、我多麼想知道一朵花為什麼會開,一個藝術家為什麼會為了愛畫、愛音樂甘願終生潦倒,也多麼想明白,那些橫寫的英文字,到底在向我說些什麼秘密……──摘自《快樂鬧學去》

11、流去的種種,化為一群一群蝴蝶,雖然早已明白了,世上的生命,大半朝生暮死,而蝴蝶也是朝生暮死的東西,可是依然為著牠的色彩目眩神迷,覺著生命所有的神秘與極美已在蛻變中彰顯了全部的答案。──摘自《快樂鬧學去》

12、人生不要那麼多情反倒沒有牽絆,沒有苦痛,可是對著我的親人,我卻是情不自禁啊!──摘自《流浪的終站》

13、我在找什麼,我在等什麼,我在依戀什麼,我在期待什麼?不敢去想,不能去想,一想便是心慌。──摘自《流浪的終站》

14、燃燒一個人的靈魂的,正是對生命的愛,那是至死方休!──摘自《心裏的夢田》

15、我愛哭的時候便哭,想笑的時候便笑,只要這一切出於自然。我不求深刻,只求簡單。──摘自《心裏的夢田》

16、真正的快樂,不是狂喜,亦不是苦痛,在我很主觀的來說,它是細水長流,碧海無波,在芸芸眾生裡做一個普通的人。──摘自《心裏的夢田》

17、生活,是一種緩緩如夏日流水般的前進,我們不要焦急,我們三十歲的時候,不應該去急五十歲的事情,我們生的時候,不必去期望死的來臨。──摘自《心裏的夢田》

18、我願將自己化為一座小橋,跨越在淺淺的溪流上,但願親愛的你,接住我的真誠和擁抱。──摘自《把快樂當傳染病》

19、西班牙有一句諺語:「如果常常流淚,就不能看見星光。」我很喜歡這句話,所以即使要哭,也只在下午小哭一下,夜間要去看星,是沒有時間哭的。──摘自《把快樂當傳染病》

20、眼前的景色,該是夢中來過千百次了,那份眼熟,令人有若回歸,鄉愁般的心境啊……──摘自《奔走在日光大道》

21、什麼叫草原,什麼叫真正的高山,是上了安地斯高地之後才得的領悟,如果說大地的風景也能感化一個人的心靈,那麼我是得道了的一個。──摘自《奔走在日光大道》

22、人,我們空空的來,空空的去,塵世間所擁有的一切,都不過轉眼成空。我們所能帶走的、留下的,除了愛之外,還有什麼呢?而,愛的極可貴和崇高,也在這種比較之下,顯出了它無與倫比的永恆。──摘自《永遠的寳貝》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