苻堅與謝安(圖)



謝安畫像。(網路圖片)

公元383年八月,苻堅親自帶領八十七萬大軍從長安出發。向南的大路上,煙塵滾滾,步兵、騎兵,再加上車輛、馬匹、輜重,隊伍浩浩蕩蕩,差不多拉了千把里長。

過了一個月,苻堅主力到達項城(在今河南瀋丘南),益州的水軍也沿江順流東下,黃河北邊來的人馬也到了彭城(今江蘇徐州市),從東到西一萬多里長的戰線上,前秦水陸兩路進軍,向江南逼近。

這個消息傳到建康,晉孝武帝和京城的文武官員都著了慌。晉朝軍民都不願讓江南陷落在前秦手裡,大家都盼望宰相謝安拿主意。

謝安是陳郡陽夏(今河南太康)人,出身士族,年輕的時候,跟王羲之是好朋友,經常在會稽東山遊覽山水,吟詩談文。他在當時的士大夫階層中名望很大,大家都認為他是個挺有才幹的人。但是他寧願隱居在東山,不願做官。有人推舉他做官,他上任一個多月,就不想幹了。當時在士大夫中間流傳著一句話:「謝安不出來做官,叫百姓怎麼辦?」

到了四十多歲的時候,他才重新出來做官。因為謝安長期隱居在東山,所以後來把他重新出來做官這樣的事稱為「東山再起」。

苻堅強大起來以後,東晉的北面邊境經常遭到秦兵的騷擾。朝廷想找一個文武全才的將軍去防守邊境。謝安把自己的侄兒謝玄推薦給孝武帝。孝武帝把謝玄封為將軍,鎮守廣陵(今江蘇揚州市),掌管江北的各路人馬。

謝玄也是個軍事人才。他到了廣陵以後,就招兵買馬,擴大武裝。當時有一批從北方逃難到東晉來的人,紛紛應徵。他們中間有個彭城人叫劉牢之,從小練得一身武藝,打仗特別勇猛。謝玄派他擔任參軍,叫他帶領一支精銳的人馬。這支人馬經過謝玄和劉牢之的嚴格訓練,成為百戰百勝的軍隊。由於這支軍隊經常駐紮在京口(今河蘇鎮河市),京口又叫「北府」,所以把它叫做「北府兵」。

這一回,苻堅率領百萬大軍進攻東晉,謝安決定自己坐鎮建康,派弟弟謝石擔任征討大都督,謝玄擔任前鋒都督,帶領八萬軍隊前往江北抗擊秦兵,又派將軍胡彬帶領水軍五千到壽陽(今安徽壽縣)去配合作戰。

謝玄手下的北府兵雖然勇猛。但是前秦的兵力比東晉大十倍,謝玄心裏到底有點緊張。出發之前,謝玄特地到謝安家去告別,請示一下這個仗怎麼打法。

哪兒知道謝安聽了像沒事一樣,輕描淡寫地回答說:「我已經有安排了。」

謝玄心裏想,謝安也許還會囑咐些什麼話。等了老半天,謝安還是不開腔。

謝玄回到家裡,心裏總不大踏實。隔了一天,又請他的朋友張玄去看謝安,托他向謝安探問一下。

謝安一見到張玄,也不跟他談什麼軍事,馬上邀請他到他山裡一座別墅去。到了那裡,還有許多名士先到了。張玄要想問,也沒有機會。

謝安請張玄陪他一起下圍棋,還跟張玄開玩笑,說要拿這座別墅做賭注,比一個輸贏。張玄是個好棋手。平常跟謝安下棋,他總是贏的。但是,這一天,張玄根本沒心思下棋,勉強應付,當然輸了。

下完了棋,謝安又請大夥兒一起賞玩山景,整整遊玩了一天,到天黑才回家。

這天晚上,他把謝石、謝玄等將領,都召集到自己家裡,把每個人的任務一件件、一樁樁交代得很清楚。大家看到謝安這樣鎮定自若,也增強了信心,高高興興地回到軍營去了。

那時候,桓沖在荊州聽到形勢危急,專門撥出三千名精兵到建康來保衛京城。謝安對派來的將士說:「我這兒已經安排好了。你們還是回去加強西面的防守吧!」

將士回到荊州告訴桓沖,桓沖很擔心。他對將士說:「謝公的氣度確實叫人欽佩,但是不懂得打仗。眼看敵人就要到了,他還那樣悠閑自在:兵力那麼少,又派一些沒經驗的年輕人去指揮。我看我們準要遭難了。」

責任編輯:潤珍

本文短网址: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有奖征文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