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家:江澤民自稱"烏龜、神經病" 滿堂驚呆

2016-06-14 11:51 作者: 于飛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列印 特大

【看中國2016年06月14日訊】1989年的六四前夕,江澤民封殺上海《世界經濟導報》,導致全國學潮迅速升級,遭趙紫陽批評。江澤民驚慌失措,到處求救。知名作家沙葉新撰文披露,自以為投機失敗的江澤民,一度倍感惶恐想給自己找台階下,在上海市委一次座談會上竟然罵自己壓力太大有了「神經病」,甚至將自己比成「烏龜」,令在場者目瞪口呆。

今年6月9日,海外自由亞洲特約評論員高新在其文章《江澤民是個典型的機會主義者》中說,從有關六四的記載完全可以看出,江澤民在被推舉為中共總書記之前的種種表現,足以證明他事實上是一個非常典型的機會主義者。而在「六四」後,江澤民一直把趙紫陽對《導報》事件的表態作為其支持學潮的一個「罪狀」,這是江澤民最終淪落為「六四」鎮壓幫凶的第一步,也足證江是個不折不扣的落井下石的小人。

文章稱,1989年4月26日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發表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的社論,公開把學潮定性為「動亂」。江澤民把這看作方向標,連夜召開上海市委的緊急會議,作出了對《世界經濟導報》進行整頓的決定,《導報》總編欽本立被停職。江澤民的這個行動激化了矛盾,引起社會各界憤怒,導致學潮迅速升級為社會各階層廣泛參與的民主運動。

文章中披露,趙紫陽當時剛從朝鮮回國後,聽了關於全國形勢的匯報後,就認為「《導報》事件」引發的全國性抗議事件證明上海方面把事情搞糟了,搞被動了。令江澤民感到自己責任重大。於是,他一方面在上海對欽本立表示安撫,一方面與部下商討解決辦法。

幾天後,江澤民被召進北京參加中央政治局會議時,一度曾向趙紫陽求救。當時中共政治局會議的多數與會者因為無法判斷鄧小平那裡到底是什麼態度,所以也都認為江澤民這下捅了漏子。江澤民在全體政治局和書記處成員中,見人即滿臉堆笑,以哀求的目光希望平時同他表面關係還算不錯的幾個人替他打打圓場。

在五月初的一次政治局委員碰頭會上,江澤民看到仍然沒有人站出來替他辯解,就趁李瑞環去廁所時立即起身追了出去,在廁所裡向李瑞環討主意。參加政治局會議後回到上海,江澤民一度曾經動過給欽本立「賠個不是」的念頭,因為此時他一度對形勢判斷走樣,誤認為趙紫陽可以靠和平方式平息學潮進而提升其總書記的權威。

有知情人士在海外發表的記實文章亦證實,1989年5月2日,趙紫陽與民主黨派座談時有人報告說:「上海市委統戰部來人告訴他,上海市的江澤民有意下台階,希望中央統戰部幫助做些工作。」趙隨即回答說:「江澤民既然有此要求,你們統戰部可以幫助想想辦法。緩解矛盾。」

大陸知名作家沙葉新曾撰文披露了江澤民「緩解矛盾」的這段特殊經歷。文章說,《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激起軒然大波後,江澤民感到難以自拔。5月16日下午2時,江澤民在康平路市委會議室召開上海部分知識份子座談會,曾慶紅、王滬寧等三、四十人出席。

文章記載:「會議一開始,江澤民便說北京和上海的形勢非常嚴峻,他做為市委書記,壓力甚大,以致精神不濟。說著說著,他突然冒出一句話,說他最近有神經病,而且說了兩三遍,聽得我們莫名驚詫。我想,他可能是想說他精神方面有點毛病,或者是想說他有「精神病」;而「神經病」一詞在江浙滬地區意同「瘋子」,他肯定是用詞不當,說錯了。」

文章稱,更不可思議的是,江澤民說到學潮以來,他進退兩難,舉棋不定,就用上海話作一譬方,他說他像烏龜(上海話念「烏巨」)一樣,頭伸出來一刀,頭縮進去一刀。這顯然不倫不類,比喻失當;男人無論如何也不會說自己是烏龜的!

沙葉新認為,江澤民之所以如此失態,想必是近日以來,疲勞過度,意亂心慌,以致慌不擇言,辭不達意。否則像江這樣極愛表現的人,不至於有如此語病和口誤。語言是內心的外化,從中也可以看出當時江的內心紛擾,如熱鍋之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退党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